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97章 天下锦绣问天山(爆)

第97章 天下锦绣问天山(爆)

    李乘风绝对没有想到,他随性做出的举动,会产生这么多一连串的波澜和变化,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连串的变化最终导致一场可怕的风暴即将席卷而来,最终改变了整个灵山派。

    “少爷,藏剑阁行不行啊?”苏月涵一脸担忧的看着李乘风,两人一大早从藏锦阁出来,穿过藏锦阁的山门,在问过了藏剑阁的位置后,两人便朝着三个山头之外的藏剑阁走去。

    传送阵李乘风不敢去用,一来他不知道传向藏剑阁的传送阵究竟在哪里,二来,他就算知道在哪里也未必敢去。

    李乘风道:“好歹也曾经是‘灵山四天阁,独尊唯一剑’的藏剑阁嘛,破船再烂,也有三根钉。”

    “可他们会收留我们么?”苏月涵眉宇皱在一起。

    李乘风笑了笑,道:“藏剑阁这次连选拔大典都被排挤在外,你说我这个两关第一的弟子叛阁来投,他们会不会喜出望外?”

    苏月涵道:“可是,他们不会怀疑么?”

    “怀疑什么?怀疑我是内奸么?”李乘风婆娑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蹙着浓密的剑眉“我这么浓眉大眼,怎么看都不像是内奸吧?”

    苏月涵哑然失笑:“人不可貌相,要是能从外表就能看出来,天底下就太平无事啦!”

    “精辟!”李乘风点着头,他忽然扭头看着苏月涵,笑道“那你呢?在你的外表下,又藏着什么?”

    苏月涵心中砰砰乱跳,好在她经验丰富,足够镇定,她低下头去,脸颊飞起一抹羞红:“少爷真坏!”

    李乘风哈哈大笑,快步走到前面,步伐轻快,丝毫看不出他肩膀上背负着巨大无比的压力。

    苏月涵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乘风,她觉得自己还是看不太清这个大少爷的本质,他时而轻狂张扬,时而冷静沉稳,时而粗野放荡,时而风流倜傥。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他的外表下,究竟潜藏着怎样的灵魂?

    从藏锦阁下来,李乘风等人光下山便用了半天,正所谓望山跑死马,看起来只有三个山头,但走起来,真是险些把李乘风的脚给走断。

    离开了藏锦阁的主峰锦绣峰后,出了锦绣山,进入到接邻的山,这里便是藏锦阁的九环山,以山峰九起,跌峦起伏而闻名,是藏秀阁师叔师伯们居住的地方,寻常人根本无人敢去。

    李乘风这般胆大包天之人也只敢远远的小心翼翼的从山脚下开辟出来的山路悄悄前行,唯恐藏锦阁的师叔师伯们知道了李乘风的所作所为后,雷霆大怒下山来将李乘风劈成齑粉。

    待绕过了九环山后,入目的便是灵山派的主山祖庭所在:问天山。

    这座山瑰丽雄奇远远超越了李乘风的想象,这时候他才真正的理解什么叫做:万古雄风无双地,天下锦绣第一山!

    这是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山峰!

    李乘风一眼看去,问天山三叠三折,只见山上有流淌的瀑布倾泻而下,发出轰隆的雷鸣,远远的看去彩虹横跨,云雾缭绕,七彩斑斓,美轮美奂,堪称一折山水一折诗,山水随诗入画屏。

    有山的地方便要有水,只有山没有水,或者只有水没有山,就如同只有琴没有弦,或者只有弦而没有琴。

    这问天山上,山雄奇瑰丽,为血肉骨架,水曼妙灵动,为灵魂神魄,而最为灵妙的便是这山上的水。这水在山上为云,在山之巅为雨,在山之峰为雾,在山之涧为泉,在山之壑为岫,在山之谷为岚,在山之崖为瀑。

    这水千变万化,便如同琴架上琴弦演奏出的千变万化的音乐,让人心旌摇动,神魂俱醉。

    “灵山秀水,名不虚传啊!”李乘风看得呆了,如此美景,简直如痴如醉。

    哪怕是苏月涵这样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也震得说不出话来。

    这股水从漂浮的山峰一直飞落下来,化作涓涓细流,落在下面的山体上,然后从四面八方款款而下,最终汇聚在山脚下化为灵水河。这条河蜿蜒盘旋,在经过灵山派一代又一代的修行人改造下,它变成了一条围绕着灵山各大山峰流淌延绵的碧波秀带。

    李乘风在这里与苏月涵迷醉的看了一会风景,歇息了一会后,便又继续前行。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后,渐渐的也出了问天山的地界,开始往藏剑阁所在而去,此时李乘风渐渐发现,这一路上的风景开始出现了变化。

    如果说藏锦阁带给人的感官是奢靡是富丽堂皇的话,那问天山给他的感觉就是雄奇伟岸,瑰丽璀璨,堪称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山。

    那么藏剑阁地面的山脉,带给他的感觉便是苍凉雄劲,冷厉如锋!

    一座座山峰在李乘风的眼前拔地而起,它们有的山顶上覆盖着皑皑白雪;有的高耸入云看不见头;有的则是光秃秃的石山,山上一座座嶙峋石峰似万剑穿天,似千臂撑云;还有的山上一片郁郁葱葱,古松怪树绕峰连坐,千姿百态,给人无限遐想。

    这些山峰让李乘风第一时间领会到一种灵山天小青山大,山山都立青山外的雄峻之感。

    此时已经快接近傍晚,走了一天的李乘风和苏月涵很有些疲倦,李乘风不断的为苏月涵加油打气:“快了,我们就快到藏剑阁的鹫峰山了。”

    “少,少爷,鹫峰山,是什么山呀?”苏月涵小脸红扑扑的,即便行李已经让李乘风背了大半,她还是显得累得够呛,额头上密密麻麻满是细汗。

    “我昨夜听他们说,这是藏剑阁修行的地方,相当于是藏锦阁的锦绣峰。”李乘风喘了一口气,眉宇间透出几分兴奋之色。

    苏月涵弯着腰,扶着膝盖,唉声叹气道:“到底还有多远呀?少爷,咱这也太遭罪了吧?说不定藏锦阁的师兄未必……”

    李乘风打断了苏月涵,道:“藏锦阁的师兄和藏秀阁的师姐们我并不担心,我真正担心的是战齐胜。这个家伙并不像是表面那样张狂愚蠢的一个人,他在成安表现出来的癫狂更像是在做戏,有意传递给世人一个疯狂的纨绔子弟的形象。”

    苏月涵奇道:“这又是为何?他就不怕污了自己名声么?”

    李乘风道:“他只怕就是想要自污,以求自保!”

    苏月涵有些明白了:“他怕自己的哥哥对自己产生忌惮?”

    “也许吧。豪门家族之中的争斗,我们哪里想得到?但我觉得应该如此了。”李乘风拍了拍苏月涵的肩膀,道“继续走吧,快到了。”

    苏月涵苦着脸跟着李乘风继续往前走着,她一边走,一边道:“要是藏剑阁的那些人也害怕这个战家公子,把你交出去了,怎么办?”

    李乘风想了想,说道:“不会,我有办法说服他们。”

    “什么办法?”苏月涵连忙问道。

    李乘风笑了笑,道:“现在不好说,到时候如果真发生了,你便知道了。不过你有一点说的很对,咱们这样贸然上门,的确是很容易惹人怀疑啊,要是有个投名状就好了。”

    李乘风话音刚落,便见这迤逦山岭,蜿蜒盘旋,峰峦叠嶂的山路之间忽然蹦出两个人影来,这两个人影穿着灰色长袍,右边胸口处镶着一把剑尖朝上的利剑,正是藏剑阁的徽标,他们两人一个是袖口镶着两道红边,一个袖口镶着一道红边,一个袖口镶着两道红边。

    这两人一指李乘风和苏月涵,一人一句,开口喝道:“呔!站住!”

    “此路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过此路!”

    “留下买路财!”

    李乘风、苏月涵:“……”

    我去,不会吧?!

    李乘风目瞪口呆:我他娘的不会是已经出了灵山派吧?这什么情况?

    ==============================

    今天第三爆!所有红包爆发更新,俺都补上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