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84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第84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三关绝对不允许有一人连续三关第一,这是灵山派的潜规则,第一关、第二关都是可以操作影响的,但第三关是无法操作影响的。

    因此想要操纵名次,只能是在第一关和第二关中,但第一关和第二关虽然每次考核的形式不同,但考核的核心指向却是相同的:第一关考核修行人的鼎炉与毅力,身体越是强壮,意志力越是坚韧的,名次越前;第二关考核修行人的意志与心境,越是淳朴,越是坚定的人,名次越前。

    但这两类考核很容易造成一类人迅速的脱颖而出,那便是:武士!

    一个自幼习武,从小打熬身体,经得住三九严寒的磨练,扛得起三伏酷暑的折磨,年年月月下来本就容易打熬出极强的肉身鼎炉和强韧的精神意志。

    所以,越是强大的武士,越是容易在第一关和第二关拿到极佳的名次,很容易出现第一关和第二关连冠的强人。

    因此,第一关和第二关就必须要进行名次操控,否则万一这位连冠的强人在第三关又是一个天赋异禀的潜力天才,那灵山派就等于将主动权拱手让人,万一这人来个:灵山派不过如此,爷不玩了。

    那灵山派的颜面往哪儿搁?

    孙博义连动手脚,也根本不怕被人瞧出来,因为操控名次,保证没有人能够连冠,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做的。而比起他修为低下的哥哥孙博仁,弟弟孙博义可以说是个修行人才,尤其是在幻术一道的确有独到之处,年轻一代当中也是无人小觑的。

    孙博义自信满满,欧阳绣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孙博义指着远处云海中的李乘风道:“你且看,我略施小计,这小子现在已经坠入云海心魔之中,估计马上就要坠落云海了!这第二关呀,我看他是过不去了。这关过不去,第三关我再找个借口不让他参与,那一切便水到渠成,赶他下山任谁也指摘不得!”

    欧阳师姐眼见李乘风的身形在云海之中缓缓下沉,她微微点头,道:“倒是没看出来,这小子心智还挺坚强,还能坚持这么久。”

    孙博义笑道:“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欧阳师姐目光投向另外一人,道:“这便是战家的四公子?”

    战齐胜此时也蒙着眼睛,塞着耳朵,一步一步缓缓向前,与其他人不一样,他几乎每一步都走得十分稳当,虽然速度较慢,但他身形极稳,最多也就是有时踩下去时身子微微一晃,但很快又恢复平衡稳定,稳步向前。

    欧阳师姐目露欣赏之色,道:“果然是名门之后,心志坚定,异于常人,了不起!”

    孙博义讨好的笑着:“这还只是龙凤狗猪中的猪,这便已经如此了得,可想而知,那龙凤,又是何等天人之姿?”

    欧阳师姐淡淡的说道:“战家数百年来雄踞西北,根深势大,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孙博义笑道:“欧阳师姐觉得这战家四公子,会否便是这第二关的头名呢?”

    欧阳师姐微微颔首,道:“看来便是如此了,他毕竟离终点最近了。”

    两人说着话,却浑然不知被困在幻境中李乘风此时异变陡生!

    在幻境中,吞入李乘风的猛鹳仰头一声咆哮,声震天地,在它的腹中突然之间射出一道金光。

    这猛鹳低头看着,发出阵阵恐惧的嚎叫声,它两只爪子拼命去抓自己的腹部,可它的腹部却不断射出越来越多的金光,紧接着,这只猛鹳忽然间身形炸裂开来,血肉之躯碎成无数碎块,在它腹中位置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形,这人浑身绽放着刺眼的金光,极其刺眼,几乎将整个世界全部掩盖,他立于金光之中,看不清相貌,只能看清身形的轮廓,和额前一只金色竖瞳正在发出炽烈金光。

    这只金色竖瞳此时正在缓缓闭拢,这金光也随之消散,待金光收敛后,这人显露出相貌,正是李乘风。

    李乘风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茫然,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之前无论是那个白裙飘飘的绝代佳人,还是恐怖的魔物猛鹳,还是自己老娘的身形,又或者是鸟语花香的后花园都消失不见,此时只有一个遥远的放着白色微光的大门伫立在他的眼前。

    李乘风朝着大门一路而去,此时他一路顺畅,再无阻碍,只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李乘风便走到了这扇门的门口,他眼见这扇门只有门框,凭空伫立在这四边不靠的云海之上,门中白色的波光流淌涌动,他伸手触碰了一下,却感觉像是触碰到了水波一般。

    李乘风想了想,迈步上前,身形消失在了门框之中。

    这一穿门,李乘风顿时感觉到脚下一空,身形往下坠落,李乘风大惊失色,可不等他反应过来,他便摔在了地上。

    李乘风刚跌落在地上,云端上方的孙博义和欧阳绣便听见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他们顿时脸色一变。

    “有人到终点了?”欧阳师姐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不可能啊,这战家四公子,不还在这里吗!”

    此时的战齐胜离终点还有四五十米的距离,他依旧在缓缓的稳步向前。

    欧阳师姐和孙博义面面相觑,欧阳师姐道:“莫非,我们错漏了其他人?”

    孙博义下意识向李乘风的位置看去,却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孙博义笑道:“应该不是那个小子。”

    欧阳师姐道:“今年倒是有几个资质不错的家伙,只不知道这第二关的第一名会是谁?”

    孙博义赔笑道:“欧阳师姐随我一去便知。”

    两人身形一闪,消失在半空之中,再出现时,却是出现在一间巨大无比的石屋之中。

    这个石屋呈环形,正中朝东的位置伫立着五个石台,居中一个石台高高耸起,为最高,顶处有有一张座椅,看不清全貌,但给人感觉威严不可侵犯,在这石柱之侧,分别立着左右各两根石柱,依次平齐,上面各有一把座椅,但规模大小都比居中的座椅要小得多。

    在这五个石柱的下方分别是一级一级的石阶,分为七阶,每一阶石阶都为环形,层次分明,阶级明显。

    在石阶的下方是一块圆形场地,场地中央放着一个三人抱的鼎炉,鼎炉之中插着九柱长短不一的香。

    在鼎炉下方躺着一个用布条蒙着眼睛的男子,此时正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他伸手扯下布条,茫然四顾。

    孙博义和欧阳师姐一看,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这不是李乘风,又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