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74章 灵山大典金帖废

第74章 灵山大典金帖废

    苏月婵和李乘风将马匹找到了一家客栈的马厩处寄存,由于之前李乘风的表现,倒也无人敢在价钱上狮子大开口。

    灵山派山脚下的街市繁华宛如一个小镇,这里买卖贸易极其繁华,既有吆喝日常生活用品的货郎,又有吆喝买卖各种法宝材料的大买卖商,一路上看得李乘风和苏月婵目不暇接。

    两人逛完街市,沿着蜿蜒的石阶一路上山,苏月婵一路上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少爷……”

    李乘风像是料到她想要问什么,便道:“你是想不通,那一口血是怎么吐出来的?”

    苏月涵道:“少爷你该不会真的是内伤吐血了吧?那可不得了,一会灵山派大典,虽说你是有金帖的,但还是要过考核关的。”

    李乘风笑了笑:“跟这两个家伙,我犯得上自己陪上个内伤么?吶,是这个……”他随手往她怀中一扔。

    苏月涵眼见一个黑影扔了过来,她伸手一接,却见手中抓着的却是一个用肠衣包裹,用肠线缝好的血袋,里面装着的血液还在晃荡。

    苏月涵惊愕道:“少爷,你还随身带着这个啊?”

    李乘风笑了笑:“你家少爷我十岁就开始闯荡江湖了,没点江湖伎俩,怎么在道上混?”

    苏月涵撇了撇嘴,道:“少爷说得自己好像那些小门小派跑江湖的老油条混子了。”

    李乘风笑道:“难道我不是么?”

    苏月涵道:“可是奴婢觉得少爷很有学识呀,跟那些出口成脏的江湖混子不一样。”

    李乘风笑了笑:“跑江湖呢,不读点书,那就是没见识没文化,不会有人瞧得起的。不会江湖伎俩呢,又容易被人欺负。”

    苏月涵哼了一声,道:“奴婢觉得呀,是少爷怕骗不到钱吧?”

    李乘风也不生气,他哈哈笑了起来。

    两人说说笑笑,走了约莫四五百米,忽然间眼前密林一空,前方高处是一个巨大的石坪,石坪四角分立四根石柱,每个石柱的顶端都斜插着石头雕刻而成的武器,分别是李乘风在山下的旗帜上所见到的:一把剑、一鼎炉、一枚簪和一卷书。

    李乘风和苏月涵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神中都透着一丝紧张和期待。

    拾阶而上,李乘风来到石坪处,这才发现这四根石柱十分巨大,约莫有四五十米的高度,站在石柱下面抬头看去,只一会儿便脖子发酸。

    在石坪上,此时已经站满了人,李乘风略一打量,却见密密麻麻怕不有两三千人。

    在石坪的正中央有一处石台,石台分两个台阶,间隔三四米,最顶处站着一名长袍老者,袖口镶着三道蓝边,他长髯及胸,双眼微闭,枯瘦的脸颊上颧骨高耸,法令纹如同沟壑一般延伸到嘴角处,再勾着嘴角往下用力的耷拉下来,冷峻威严,不怒自威。

    在下一阶的台阶下,站着两名年轻男修士和一名年轻女修士,其中靠左的男子面容英俊,但神色中满是不耐,他看着台下攒动的人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袖口处镶三道青边;而右侧男子则一脸散漫,他目光游离,打着哈欠,他袖口处镶着两道青边。

    居中的是唯一一名女修士,她目光锐利的看着台下,眼神中透着高傲与轻蔑,她袖口处也镶着两道青边,正是之前出现在大师姐身边的那名女修士阿绣。

    他们三人虽然神情各异,但姿态却保持着最为帅气的姿势,尤其是他们各自身旁都漂浮着一件法宝,分别是一把铁尺、一把娥眉刺以及一尊玉印,这三件法宝分别游走在各自的主人身旁,如鱼似鹤,如龙似凤,很是扎眼,显然是在吸引这里的候选人注意力。

    在两个台阶下,还站着一名修士,身着修士长袍,袖口绣着两道绿边,正是孙博义。

    李乘风看着这些飞旋的法宝,忍不住一时间心头有些发热:自己何时能有通天彻地的神通,能有上天入地的法宝来保护自己的家人呢?

    “肃静!”

    场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并不大,但如同远处传来的晨钟暮鼓,浑厚入耳,震得人胸中一荡,脑海清明,场上原本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一静。

    说话的正是藏锦阁的孔云真,他眯着眼睛,锐利的目光微微扫视了全场一眼,道:“今日乃我灵山派选拔大典,正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有源源不断的新血补充进来,我们灵山派才能继续发展壮大!今日我灵山派广集天下俊才,还望诸位多加努力,修行路长,今日便是起点!”

    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一种无比热烈期盼的目光看着说话的孔云真,虽然他周围没有缭绕的法宝,但是他站在高台上的地位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都渴望成为那样一个人,高高在上,为众人所仰视。

    “我们灵山派选拔大典,有三关,三关全过者,可立刻被收入门派,除藏秀阁以外,可自行挑选天阁以选择修炼方向;三关过两关者,可酌情被天阁挑选,有一定落榜几率;三关过一关者,同样酌情被天阁挑选,有较小入选几率;而三关全不过者,则说明不具备修行资质,文教大考才是你们的出路!”孔云真缓缓的说着,台下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唯恐错过一个字去。

    这是他们改变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关头,鲤鱼跳龙门,能否一跃成龙,便在这三关!

    “这三关,决定着你们是做人上人,还是做人下人!”孔云真声音冰冷而严厉,台下众人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背脊,用一种打量和满含敌意的目光开始打量着四周。

    孔云真缓缓的说着:“虽然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但世间行当三百六十!行业分三教九流,世人分三六九等!是上天,还是入地,便在这三关!老朽言尽于此,还望诸位闯关努力,好自为之!”

    他话说完,站在台阶最下方的孙博义上前高声道:“现在,参加大典的列位出列!仆从、伴当不要跟随,所有行李包裹不许携带!”

    人群中哗哗的走出将近一半人,李乘风与苏月涵对视了一眼,苏月涵将一个贴身的小包裹接了过来,李乘风想了想,他多留了一个心眼,从包裹中悄悄取了些肉干和一个小水囊藏在身上,苏月涵小心的帮李乘风遮挡遮掩着,然后对李乘风举了举握紧的双拳,道:“少爷,你一定能赢的!”

    李乘风微微点头,由于身怀金帖,他显得比这里绝大多数人淡定许多。但谁也没有留意到的是,苏月涵手指尖悄悄流淌着一抹极淡的盈盈蓝光,它宛若流苏,在接触到李乘风身子后便嗖的一下钻入了他的衣服之中消失不见。

    苏月涵则面色如常,但她抓着包裹的手却借着包裹的遮掩悄悄捏着一个指诀。

    跟着这些人一同出列,李乘风拿眼一看,这里依旧约莫有一千多人,但女子数量极为稀少,约莫只有十几人。

    李乘风知道,能够有资格来参加修行门派大选的,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才有资格来,随便一个乡下种地的,那别说一会闯关,就是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寻常人家必须要交得起每年的供奉,才有资格参加大选,这次选不上,下此可以再来,直到这人死去或者自己放弃为止;而那些交不上供奉的,则必须由当地父母官举荐,此人有功名在身,品德兼优,这才可以来参加。

    否则,一个大字不识的泥腿子,入了修行门派,别说修行道理能不能够理解,连图谱上面的字都不识,又如何修行?

    所以说这里虽说只有一千人,但这一千人已经是五湖四海,八方各地筛选出来的精英人物,接下来三关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而女子则因为文教理念根深蒂固,家中愿意并且舍得让她出来离家修行的本来就在少数,而心存志向,有意修行的更是少数,而有资格有资质修行的,那更加是凤毛菱角。

    这些人出来后,孙博义看了一眼他们,高声道:“我知道你们当中有金帖,也有人告诉你们,持金帖者,可免试入围!今天,我便要告诉你们,这次大选,金帖作废!”

    =================================

    鲜花在哪里,评论在哪里,收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