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6章 欲擒故纵女人心

第66章 欲擒故纵女人心

    少年戒之在色,中年戒之在斗,老年戒之在贪。

    年轻人血气方刚,气血翻腾,最是欲望旺盛的时候,这时候的年轻人犹如翻滚的沸锅,不仅锅内水汽充足,压力强大,而且锅外也是火焰旺盛,一撩便沸腾喷薄。

    论修行,这个时候便是修行的黄金年龄,因为人体的精气神都处于人生的最巅峰,若是能管住自己的欲望,将每日沸腾翻滚的气血控制压抑下来,转化为精元,那自然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如果到了中老年,肉体鼎炉已经衰老,这个时候人的气血转化为精元已经是事倍功半。

    毕竟李乘风是最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这时候的年轻人无一不是一撩就着的野兽,李乘风多年行走在青楼,一直“守身如玉”这在大齐绝对是异类。

    十八九的大小伙还没结婚的,那真心不多,别的地方不说,成安城十五六岁的大小伙娃儿都满地跑那都是寻常事情,十二三的姑娘当街抱着娃儿奶孩子,那也是不绝于路的景象。

    若不是谢氏严令管得紧,李乘风又因为遇到了刘芷汐,一门心思只想追求这位梦中女神,只怕李乘风早就沦落为“孩子他爸”了。

    别的不说,至少家中的丫鬟绿珠便是早早给他备下的通房丫鬟,李乘风若是愿意,那绿珠自是任君采撷。

    看着眼前的窈窕佳人,李乘风若是一丁点儿想法都没有,那他绝对是天字第一号圣人,肾亏的圣人。

    李乘风脑海中天人交战一番,暗道:刚刚跟自家老娘说了半天,回屋这丫头就送上门来,莫非是个试探?嗯,定然如此!若是自己流露出半点念想,只怕自家老娘就要临时悔改了。

    想到这里,李乘风大义凛然,一脸正色的说道:“谁让你来的?”

    苏月涵低垂着脑袋,羞答答一如凉风丁香,水月暗荷,她轻声道:“服侍少爷,乃是奴婢职责。”

    李乘风似笑非笑道:“我们李家什么时候有这条规矩了?”

    苏月涵眼帘微颤,轻声道:“少爷几番救了奴婢的性命,奴婢无以为报,只好……”

    “以身相许?”李乘风心中砰然一跳,赶紧敛了敛心神“在我跟前,你少来这一套!悬崖关头开你一个玩笑都能翻脸的丫鬟,这么大的脾性,我可不觉得你是那种会轻易以身相许的人。”

    苏月涵猛的抬头,眼神中透露着被看穿的惊恐,她抓着衣襟的五指越攥越紧,忽然咕咚一声跪了下来,她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李乘风,声音透着哀婉和决绝:“少爷,救命!”

    这个反应让李乘风有些措手不及,他伸手去搀扶她:“你这不好好的么?”

    苏月涵带着哭腔,道:“奴婢心里面清楚,这一次虽然与少爷同甘共苦,共了患难,家中许多人念奴婢的情。可奴婢看到的,和知道的都太多了,有些事情奴婢想忘也忘不掉。家母虽然心善,可她发起狠来,连小宝哥哥那样从小跟着少爷的人也能赶出府中。奴婢这样的人,一定会被家母打死灭口的!少爷若是可怜奴婢,便救奴婢一救吧!”

    说着,苏月涵磕头下去,李乘风赶忙拦住,不由分说将她拉了起来。

    李乘风上下打量着苏月涵,心中暗道:这个丫头……厉害啊!难怪能独自漂泊这么久,还能独善其身。

    李乘风打量着苏月涵:“这番话是谁教你说的?”

    苏月涵低着头:“是奴婢自个儿琢磨的。”

    李乘风笑了笑道:“我以为什么事情,原来是因为这个。你放心,我娘她……”

    不等他说完,苏月婵便脸色一变,要继续跪下去磕头。

    李乘风赶紧拉住,无奈道:“好啦,我早就跟我娘说好了,过两天我便去参加灵山派的大典,我有金帖在身,必定选中,而你,便是我的伴当,与我一同前去灵山派。”

    苏月涵一愣,随即大喜,又要磕头:“多谢少爷救命之恩!”

    李乘风拦着,佯怒道:“我们李家不兴动不动便磕头。你好好收拾一下吧,到时候跟我一同去灵山。”

    苏月涵眉开眼笑,看着再也没有之前凄凄惨惨的模样,她笑道:“奴婢就知道少爷不会丢下奴婢不管的。”

    李乘风笑着看着苏月涵道:“你不也没有丢下少爷我不管吗?”

    苏月涵不知怎的,猛一下想起李乘风在水潭中被无数黑鱼噬咬,却将自己推出水面的情形,她心中一颤,强笑道:“是少爷一直对奴婢不离不弃,奴婢才没有做什么呢。”

    李乘风笑道:“有机会时,不杀不害,不背主邀功,这便是深恩!少爷我承你的恩情。”

    苏月涵心中猛的一震,她有些不自然,下意识想要逃离李乘风的身边:“少爷,时候已经不早了,少爷若是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奴婢伺候,奴婢这便先去歇息了。”

    李乘风笑道:“去吧。”他注视着苏月涵迈着小碎步离去,微微笑了笑。

    修行的路上想来苦难颇多,有这么一个机灵聪慧俏丽可人的女子,想来日子要好过许多。这位几经波折终于决心勇闯灵山派的李家大少想着未来的修行日子,忽然有了几分憧憬和期待。

    而出了门的苏月涵同样嘴角微微翘起,她颇有些自得的在夜色中打量了一下这个偏安一隅的李府,深沉的夜色中白墙黑瓦化成了伫立阴影,它们并不高大,看起来一跃便可翻过,很符合苏月涵现在的心境:自己征服过诸多豪门大族,只在西北战家的镇狱龙王手中才吃过亏,区区破落李家,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男人,哪有不好色的?以自己的姿色和手段,定然可以将这愣头青玩弄于股掌之上!

    至于那什么楔语谶言……哼,区区凡夫俗子的些许手段,也想迷惑我?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也许她这个时候会感动得涕泪横流,但下一刻她的感受便会截然不同。

    从水潭离开后,苏月涵渐渐从震动中恢复过来,她从那个被撼动灵魂的伤心女子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的千面妖。

    李乘风则躺在自己床上,寻思着未来的计划。

    自己到时候去了灵山派,会不会有人来刻意试探自己的身份,战齐胜到时候与自己成为了同门,他又会如何反应?

    自己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李家死了这么多的人,这一笔账,还要好好的跟这位战家的四公子算上一算!

    想到这里,李乘风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容中透着几分杀气与峥嵘。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