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59章 大难不死有大难

第59章 大难不死有大难

    李乘风这一次没有做任何的梦,他苏醒的时候发现此时已是深夜,他卧在一处篝火旁,身上盖着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些衣衫,看起来有些短紧,并不合身。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自己置身在一个狭窄的石洞之中,跳跃的火焰将石洞烘烤得十分温暖,他的身影更是被火光倒影在岩洞的墙壁上,时不时的因为火苗的扭动而轻微晃动着。

    这……又是没死?

    李乘风想起了什么,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脚,发现自己脚部的皮肤都比其他地方的要白上许多,像是新长出来的。

    李乘风双眉紧锁,若有所思。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外面飘来一阵扑鼻的香味,李乘风肚子便咕噜噜的叫唤了起来,他翻身起来,两步冲了出去,便见苏月涵正一边翻滚着烤架上的兔子肉,一边啃着一条烤好的兔子腿。

    “啊……”苏月涵瞧见他,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少爷,你醒了?”

    李乘风披着衣服,坐在她旁边,盯着她,一言不发。

    苏月涵瞧着他的眼神,使劲嚼着的嘴巴停了下来,她甚是委屈道:“少爷……你的还没烤好。这个奴婢已经吃过了,你……”说着,她假惺惺的递过兔子腿,那神情分明是在说:我客气一下,别吃,别吃!

    李乘风何许人也?

    这位大少毫不客气的夺过兔子腿,道:“我不嫌弃你!”

    苏月涵暗自咬牙:可我嫌弃你呀!

    苏月涵勉强一笑,只好将满腔忿怒发泄在尚未烤好的烤肉上。

    “味道不错啊。哪儿弄的?”李乘风点着头,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新衣裳。

    苏月涵有些发怯,道:“奴婢……奴婢是偷来的。还请少爷责罚。”

    李乘风瞥了她一眼,道:“哪儿偷的?”

    苏月涵道:“离这儿两里路有一家农户,我在那儿偷的。”

    李乘风笑了笑:“你把我拖这里来的?你拖得动?”

    苏月涵勉强笑道:“一点一点拖。”

    李乘风放下手中兔子腿,目光锐利的盯着苏月涵,道:“那我身上的伤,是你治的?”

    苏月涵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是,是……”

    李乘风沉声道:“说!说清楚!”

    苏月涵咬着嘴唇,手指搓着衣角:“是少爷自己治好的。”

    李乘风目光一凝:“说仔细点。”

    苏月涵怯怯的看着他,道:“少爷身上有一股奇光,它从你体内流淌出来以后,这四周的花草就不断向你涌来,然后长在你的身上,慢慢的你的伤……就好了。”

    李乘风心中猛的一震:看来,那两个梦并不是凭空出现!那两个梦……显然是别有所指!

    李乘风下意识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暗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到底是什么人?

    夜色之中,四周传来低低的虫鸣声,李乘风呆默无言,苏月涵在一旁也悄无声息的陪坐着,只有火堆处噼里啪啦的灼烧声不断响起。

    “少,少爷……”过了一会,苏月涵怯怯的呼唤了一声。

    李乘风回过神来,道:“什么?”

    苏月涵试探道:“少爷真的不是转世神仙么?”

    李乘风的脸色一下变得很是难看,他勉强笑道:“定然不是。”说着,他脸色一变,对苏月涵道:“以后此事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及,否则有杀身之祸。”

    苏月涵吓了一跳,连忙点头。

    李乘风与苏月涵叮嘱着,自己则连吃东西都顾不上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暗自琢磨:若是能生死而肉白骨,那自己可就厉害了。

    可是,这力量要如何使用出来呢?

    李乘风想了想,终究是没有当着苏月涵的面尝试着运行一下他记下来的功谱。

    苏月涵在一旁一边烤着肉,一边悄悄打量着李乘风,见他脸色阴晴不定,便道:“少爷……”

    “嗯?”李乘风回过神来。

    苏月涵道:“奴婢看你脸色甚是不好,可是在担忧家母他们?”

    李乘风叹道:“都有吧。”他看了苏月涵一眼,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容貌俏丽的女子脸色白得吓人,双唇几乎不带血色,他吓了一跳:“你怎么搞的?弄成这个样子?”

    苏月涵勉强一笑,道:“就是累着了,睡一觉便好了。少爷,咱们这次大难不死,日后必有后福呀!”

    李乘风苦笑道:“我看啊,大难不死必有大难才对呀!”

    “哈?”苏月涵吓了一跳“这是从何说起?”

    李乘风看向成安城的方向,眼睛微微眯起,他语气平淡,但声音中却透着杀机:“你觉得,这西北才有的魔物猛鹳会是凭空出现的吗?”

    苏月涵道:“少爷,你的意思是……”

    李乘风轻轻叹了一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就说这大难之后,必有大难才对啊!”

    苏月涵怯怯道:“那少爷,咱们就逃远一点?想来战家也不可能追到天边去。”

    李乘风摇了摇头,道:“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逃不掉的!”

    苏月涵低声道:“可……那可是战家呀!”

    李乘风微微笑了笑:“你见过拱桥么?”

    苏月涵撇嘴道:“少爷,奴婢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

    李乘风道:“那你知道不管多么巨大,多么高的拱桥,它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只要你能找到那个弱点在哪里,然后把那一块石头抽取出来,这巨大的拱桥立刻就会坍塌!”

    苏月涵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李乘风拍掌道:“到底是有家学的。”

    苏月涵来了兴趣,她放开了烤肉的木棍,追问道:“那战家的弱点在哪里?”

    李乘风伸手抓住烤肉开始翻滚着,他干脆利落道:“不知道!”

    苏月涵气结,用一副“那你说个屁呀”的神情看着李乘风。

    李乘风笑了笑,道:“总会找到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到床头自然直嘛。”

    “啊?”苏月涵愕然道“少爷,你别欺负奴婢读书少,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李乘风挤眉弄眼道:“不啊,人到床头也自然直的嘛,难道你每天跪在床上睡觉的?”

    苏月涵忍俊不禁:“少爷真贫!”

    李乘风将烤肉取了下来,使劲闻了闻,一脸陶醉道:“香啊!”

    苏月涵眼巴巴的看着,脑袋使劲点着:“嗯嗯,香死了!”

    李乘风道:“那我再多吃一点,你多闻闻。”

    苏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