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9章 石柱之中藏天道

第49章 石柱之中藏天道

    李乘风在半空中飞快的跌落着,他双手依旧在拼命的乱抓着,丝毫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但他什么也抓不住,直到他忽然身子猛的一震,浑身五脏六腑像是被一把铁锤狠狠砸中,他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苏月涵在跌落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控制了自己的身躯,让自己跌落的速度较慢,她眼见李乘风摔入谷底的水潭后,自己身形在即将摔在水潭的那一刹那,她突然间定在了半空之中,紧接着她身形漂浮了起来。

    这个娇俏玲珑的身形漂浮在水潭的水面上,她一只脚轻轻点在水潭上,在之前李乘风砸出的波纹中又点出一圈小小的波纹。

    苏月涵四周看了一眼,却见水潭的水面上缭绕着淡淡的雾气,在她后方是长满青苔的崖壁,再更远一点的地方则是雾气弥漫,看不清楚究竟。

    苏月涵低下头,看了看水潭,她微微蹙眉,随后又很快展眉开来,她冷哼了一声,道:“算你命大!”她一抬手,水面忽然飞出一个人影,正是摔晕过去的李乘风。

    苏月涵一挥手,李乘风便重重摔在水潭的碎石岸边,此时的李乘风浑身皮开肉绽,形容惨不忍睹。

    “要不要救他……”苏月涵盯着这个嘴贱之极的家伙,有些犹豫“如果他是叛仙转世,应该不会死在这里,如果他不是……那我救他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苏月涵理直气壮的踏水而行,来到岸边,然后蹲了下来,俯视着昏迷的李乘风,她伸出手指,在李乘风的脑门上点了点,道:“喂,下回还嘴贱不嘴贱了?”

    “哼,料你以后也不敢了!”苏月涵手指在李乘风脑门上弹了个崩崩,嘿的一笑“敢戏耍你姑奶奶,这便是下场!”

    她说着,忽然间李乘风的七窍中缓缓流淌出鲜血来。

    苏月涵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苏月涵伸手想要去摸李乘风脉搏,可刚接触到,又缩了回来,上一次她无意中触发到李乘风体内的护体仙气的恐怖情形让她记忆犹新,她可不敢再次触发。

    可眼见李乘风七窍流淌的鲜血越来越多,她心中越发的挣扎犹豫:他这是要死了么?

    不,他是转世叛仙,他不会死的!

    他可是……

    嗯?等等,就算是转世叛仙,也是会死的吧?若其不然,那朝廷当初就不会下绝杀令了!

    如果自己没救他,他又真是转世叛仙,那……会有什么后果呢?

    苏月涵忽然想到一个很令人深思的问题:他又做了什么,让仙界视他为叛徒,欲除之而后快呢?

    苏月涵盯着李乘风看着,她想了想,深吸一口气,她洁白的皓腕一抬,纤细的葱指微微捏了一个指诀,几滴晶莹剔透略带蓝色的水滴缓缓出现在她的手指尖,滴溜溜的转着。

    可没等苏月涵进行下一步,李乘风的体内忽然异样陡生。

    一股淡淡的金光从他体内丝丝的流淌而出,像蚕吐丝一样一点点的将他包裹了起来,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被金丝包裹的蚕蛹,只能微微透过金丝看清楚他的身形。

    而这些金丝荡漾着,一点点向四周蔓延着,岸边所有的绿色植物忽然间开始簌簌作响,一开始这声音如同春蚕噬叶,沙沙作响,紧接着这声音越来越大,变得悉悉索索,四周响声不绝。

    苏月涵惊得站了起来,她警惕万分,法术护体,紧张的盯着四周!

    让苏月涵瞪大了眼睛的事情发生了,这周围无数的绿色植物开始疯狂的生长,它们的绿叶、蔓藤像是有生命一样不停的向李乘风所在的位置爬去,一旦接触到他的身子后,便瞬间枯萎,肥大的绿叶一下枯萎成了风吹可碎的破叶,粗壮的蔓茎也一下缩成了干脆易碎仿佛风化过的茎条。

    但这四周的绿色植物依旧潮水一般朝着李乘风涌去,似乎要用一波接一波的绿色波浪将李乘风淹没!

    ……

    李乘风从悬崖上深深的往下坠落,在猛的撞击到水面时,他身子猛的一沉,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纯粹的漆黑的场所之中,四周满是浓墨一般的黑暗。

    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人恐惧心慌,李乘风四周看了一眼,他无法分辨东南西北,更无法分辨自己置身何处,他大声喊了一声,听到的却是四周阵阵的回声。

    李乘风抬起头来,这才在头顶遥远的天际看到一丁点儿的光亮,这一点点的光亮仿佛一盏明灯高悬当空,在指引着什么。

    借着这一丁点儿的光亮,李乘风可以勉强的辨认出这空旷无边的黑暗旷野之中伫立着十根巨大无比的石柱,每根石柱都参天而立,巨大无比,李乘风甚至无法想象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力能够开采雕刻成如此巨大的石柱。

    李乘风惊恐而茫然的站在这石柱之中,他忽然间想起自己上一次做梦的时候,在那金碧辉煌,威严雄壮的宫殿之中也曾经看到过十根巨柱!

    正当李乘风在猜测这十根巨柱与之前看到的石柱有什么关联的时候,天空中那一点点光亮忽然投射下来一道光柱,这道光柱正好笼罩在其中一根石柱之上,瞬间将这石柱照亮。

    李乘风惊疑不定的朝着这根石柱走去,他上下仔细打量着这根石柱,却见这根石柱被雕刻分成四个长方形方块区域,每一个方块区域之中都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底部的字李乘风还勉强可以辨认,但每个字凑在一块都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显然这是一段文章,从底部开始阅读是根本读不懂的。

    而在每一个方块区域的间隔区中,则雕刻着精美的图腾花纹,李乘风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这根石柱的图腾花纹与他在宫殿之中看到过的一样,是花草的图纹。

    李乘风越发觉得眼前这个情形有些吊诡,为什么自己会连续做两个相似的梦?这十个石柱到底又是什么,上面雕刻着什么东西?

    李乘风想了想,一咬牙,顺着这根石柱往上攀爬上去,好在他身手矫健,石壁上又有不少雕刻出来的石壁凹槽供他攀爬。

    这样爬了许久,李乘风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攀爬到了顶端,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这时候才发现周围其余的九根石柱远高于这根石柱,而头顶天空的那一点光亮则依旧遥遥远在天际,遥不可攀。

    借着天空照下来的这一束光线,李乘风努力辨认着这上面的字,他低声念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是故不足胜有余,天道胜人道!天地之道,人兽鸟虫,花草树木,皆为万物,既为同宗,亦为同源……”

    李乘风努力辨认着上面的字迹,他越看越发现上面记载的和他上一次看见的是完全一致的!

    上面记载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里,到底又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些疑问潮水一般向李乘风涌来,让他如坠云雾。

    =====================

    新的一周要开始啦,筒子们,需要你们的支援呀,花花在哪里,收藏在哪里,评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