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0章 疯癫痴狂认狗儿

第40章 疯癫痴狂认狗儿

    赵小宝的离开让李乘风闷闷不乐,心情沉郁,连带着来给他上药的两名丫鬟都倒了霉,李乘风少爷脾气发作,将她们拿来的药物全部都摔了出去,弄得满屋都是刺鼻的金创药味。

    “滚,给我滚出去!”

    咣当一声,书房内又传来一声怒喝以及玻璃摔碎的声音。

    两名丫鬟一脸愁苦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情的看着从屋内逃出来的另外一名丫鬟。

    “少爷这是怎的了?”

    “是啊,从来没见少爷如此发作过呀。”

    “怕是因为小宝吧?”

    “唉,家母也是的,为什么非要赶小宝走?”

    “嘘,噤声!”一名丫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小声说着,她们齐齐看向一旁。

    “怎么回事?”绿珠走了过来,身后跟着新来的苏月涵。

    当头的一名丫鬟微微一蹲,道:“绿珠姐姐,少爷……发脾气呢。”

    长得胖一点的丫鬟赶紧道:“是呀,摔坏三个药罐了。”

    最后一名矮个丫鬟道:“就剩最后一个了,再摔坏就得去药房买了。”

    绿珠微微蹙眉,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来李家的时间比赵小宝还长,赵小宝对于她便如亲弟弟一般,可眼下也不知道家母是如何想的,为何就一定要将赵小宝赶出家门去,难道就是为了杀鸡儆猴么?便是自己跟着谢氏十多年的感情苦苦相求也不顶用,只能是将自己一些体己的钱在送赵小宝出门时偷偷塞给了他。

    绿珠伸手接过最后一个药罐,道:“给我。”但她还没接过,便听见身后一个轻柔的声音道:“绿珠姐姐,让奴婢来吧?”

    绿珠回头,疑惑的看着苏月涵,苏月涵低眉顺眼道:“绿珠姐姐,让奴婢试试,万一奴婢不行,绿珠姐姐再上,也好有个回转。”

    绿珠微微一笑,道:“你倒是机灵,行,你去吧。”

    苏月涵接过药罐,她微微吸了一口气,屏气凝神的朝书房里面走去,她知道,这算是他与李乘风“第一次”的正式见面,第一印象极其重要,她要迅速的获得李乘风的认可,成为他身边最重要的人,赵小宝的离开给了她最好的机会!

    她征服过诸侯,征服过国王,她精通各种魅惑之术,通晓天底下所有幻术,她相信只要自己出手,这个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一定手到擒来!

    可是……苏月涵万万没有想到,她满怀信心而来,但她的对象……却已经人去屋空。

    苏月涵对着开着一扇窗的书房发呆,她纵有一身本事,那也得有施展的目标才是啊!

    这个家伙,方才还在,这会人哪里去了?

    李乘风强忍伤痛,一瘸一拐的溜出了书房,直奔后院去找平日里根本不愿意去见的老爹求救。

    李乘风很清楚自己老娘对于老爹的感情那是极深的,若是能说动自己老爹来求情,只怕是可以让老娘收回成命的。

    可问题是……自己的这个老爹神智一会清醒,一会疯癫,自打自己记事开始,就没记得他有几次清醒的,而且这些年来他疯疯癫癫的次数也是与日俱增。

    一个清醒的老爹,就算正常跟老娘说几句话,也能感动得她双目含泪;一个疯癫的老爹,能把老娘气得三尸神暴跳。

    所以,赵小宝的命运,便系于自家老爹的疯癫还是清醒上了。

    李乘风心中暗自求着贼老天,一边小心翼翼的踏入了后院之中。

    李家的后院与前院是分开的,平日里没事不会有人进去,因为那是李淳独有的地方,只有谢氏有时候怀念与李淳的往事,会进去静静的呆一段时间。

    进入后院,便看见李淳坐在一棵老槐树下,一动不动的低着头,像是睡着了,在他旁边趴着一只大黄狗,年纪很大了,眼睛和头顶附近的毛都有些发白,它陪伴了李淳十几年的时间,无论他是清醒还是疯癫。

    这只老黄狗很是安静的趴在李淳身边,听到动静时,竖起耳朵,微微抬头看了看,在看见李乘风后发出哼哼唧唧的欢喜声音,便又趴了下去。

    李乘风轻手轻脚近前,探过头想要去探查一下自家老爹的情况,便听见李淳声音低沉的喝道:“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

    李乘风吓了一跳,但随即又是一喜:自家老爹好像……清醒着呢!

    “爹?”李乘风试探的问道。

    “嗯?”李淳的声音中透露出平日里罕见的威严,他道“有事找我?”

    李乘风对自家老爹平日里素无敬意,因为天底下真的不会有儿子对一个整天疯疯癫癫的父亲心怀敬意的,尤其是自家这个老爹时不时还会跑到外面去丢人现眼,让李家蒙羞。

    但此刻李乘风却是心中惴惴,他道:“爹,你真是神机妙算,一下就算出儿子有事找您。”

    李淳道:“屁话,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院子,你才来过几次?你知道我屋子的大门是朝南还是朝北么?”

    李乘风坐在李淳旁边,他飞快瞥了一眼,赔笑道:“哪能啊!您屋子的大门,那是朝西的啊!”

    李淳微微颔首,道:“算你还算聪明。”

    李乘风心道:废话,我还不能用眼睛看么?

    李乘风道:“爹,娘现在一意孤行要赶走赵小宝,您看小宝进咱们家都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就这样赶走,那岂不是让世人说我李家薄情寡义?”

    李淳道:“赵小宝?”

    李乘风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

    李淳哼道:“你跟他整日在外面胡闹鬼混,坑蒙拐骗,胡作非为,不要以为我就不知道!”

    李乘风讪笑道:“那都是谣传,我们也就做点小买卖补贴家用,孝敬爹娘您二老,要不然咱们这个家,怎么支撑得下去?”

    李淳冷笑道:“笑话,咱们李家这么大一家子,就指望着你们两个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小混蛋?”

    李乘风哪里敢在这个时候跟自己老爹犟嘴,他赶紧点头如捣蒜,道:“是是是,老爹教训得是,以后我们一定改过自新洗心革面弃暗投明改邪归正!”

    李淳微微颔首:“孺子可教也!”

    李乘风赶紧趁热打铁,道:“爹,现在咱们李家的名声就指望着您来拨乱反正啦!可不能让咱们李家落下个薄情寡义的名头啊。”

    李淳点了点头,道:“嗯,有理!起来吧!”

    李乘风大喜,赶紧跳了起来迈步便冲了出去几步,急不可耐的回头道:“爹,咱这就走吧?”

    李淳扭头道:“不是让你起来,你咋还不动呢?”

    李乘风一愣,道:“爹,我已经起来了。”

    只见李淳扭头朝着身旁的老黄狗道:“你呀,就知道调皮!趴在这里一动不动还说自己起来了!”

    李乘风结结巴巴道:“不,不是,爹,我在这儿呢!那,那是……阿黄啊。”

    李淳语重心长谆谆教诲的对老黄狗道:“我儿啊,记得今天你说的话啊,不要再在外面鬼混胡来了,咱们李家可丢不起这个人吶!”

    李乘风一脸古怪:哎?这老爹,这是清醒呢,还是疯癫呢?不会是逮着机会指桑骂槐的骂我呢吧?老爹呀,骂你儿子是狗,那您图啥呀?

    李淳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扭头朝着李乘风而去,李乘风一喜:有戏!

    李乘风赶紧道:“爹,这边这边。”

    李乘风瞧见自家老爹朝着自己径直而来,然后一把扶住了他的肩膀,道:“你来得正好,我有要事要说。”

    嗯?

    李淳道:“小宝的事情我听说了!”

    啊?

    李淳道:“我觉得我儿说得对。”

    哎?

    李淳道:“不能让外人说咱们李家薄情寡义啊!”

    不,不是!

    李淳道:“赵小宝还是便让他回来吧,戴罪立功,不是挺好吗?”

    李乘风欲哭无泪:“爹,是我啊!”

    李淳一愣:“嗯?我认错人了?”

    李乘风点头如小鸡啄米:“是是是!”

    李淳咧嘴一笑,道:“是嘛,我就说我不会认错人嘛!你是孩儿他妈呀!”

    李乘风几乎抓狂:老天爷啊,你就一个雷劈死我得了吧!怎么就让我摊上这么一个老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