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3章 护短徇私护忠仆

第33章 护短徇私护忠仆

    李乘风这一番话让富豪公子意识到自己被戏耍了,他脸色铁青,双目喷火的瞪着李乘风,李乘风视若无睹,只是嬉皮笑脸的看着李乘风,但裘连胜却是笑不出来,他在李乘风耳边低声道:“老弟,这位好像是西北战家的公子。”

    李乘风一愣,裘连胜低声道:“你看他腰间露出来的香囊,紫色金丝金鱼袋,镶七道金边!这可是伯爵才有资格佩戴的!你再看他身上穿的布料,那是西北上好的绫罗,还有他身后的家仆,袖口处缝的黄沙标记,那是冠军侯军中的标记!”

    李乘风闻言一凛,他虽是大名鼎鼎的混世魔王,但绝对不是分不清是非轻重的蠢货,在江湖上,可以嚣张,可以猖狂,但一定要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在成安,太守张钧衡就是绝对不能惹的对象,可李乘风惹上张钧衡,那是李乘风倒霉走背时运,如果可以,李乘风是绝对不会去惹上张钧衡的。

    吃饱了没事干,谁去惹地方的父母官啊?

    同样,战家也是一个李乘风绝对不会去惹的对象。虽然战家远在万里之外,可这个家族的力量之庞大,就算是大齐的三岁小孩也知道背诵这个童谣:大齐国,坐江山。有国师,天下安。五湖定,四方扬。南腾海,北灵山,东凤梧,中阴阳。论称雄,西北王!

    在大齐的地面上,只要此人神智正常,便不会去招惹西北王战家。

    但眼下话赶话,已是骑虎难下,李乘风思如电转,正想着应对的办法,忽然听到楼上的铮的一声琴响,之前清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两位公子肯来奴家小楼,便是天大的脸面,只是奴家今日怀念我那可怜的芷汐妹子,无心侍候两位公子,还望两位公子体谅,他日再来,奴家必当扫榻以待,可好?”

    战家四公子眯着眼睛,一口恶气梗在喉咙发不出来,他身旁的中年仆从低声道:“四公子……”

    战家四公子猛的扭头,怒目瞪着他,咬牙道:“我便是这般受辱,你也只是看着,是么?”

    中年仆从低声道:“毕竟,他并未真的冒犯战家。大少爷在出来的时候叮嘱过,离家万里,还需低调谨慎才是。”

    战家四公子咬了咬牙,他恶狠狠的瞪了李乘风一眼,道:“走!”

    李乘风暗自松了一口气,战家四公子带着两名仆从往外走去,此时外面忽然闯进来一人,一边快步,一边高声大喊:“少爷,少爷!”

    正是赵小宝。

    战家四公子一愣,顺着他注视的目光看去,正看到李乘风,他眼珠一转,趁着赵小宝往跟前来时,他卡在赵小宝的必经之路上,提前走了一步,这一下,赵小宝结结实实撞在了这位战家公子身上。

    战家公子像纸片一样被撞得飞了出去,顺着地板滑了好大一截,众人一阵哑然,连赵小宝也张口结舌:我这么利害么?一下能把人撞这么远?

    李乘风却是心中咯噔一下,看着这位战家公子爬起来的时候,一脸的笑容中透露出的满满都是狰狞与杀气。

    战家公子的两个中年仆从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无奈。

    这位四公子一路就在四处找麻烦,但……这也太能找事!

    战家公子爬起身来,怒气冲冲便冲着赵小宝而去,他一把揪住了赵小宝,抬手便要打,他手刚抬起来,便被人捉住,他扭头一看,却见李乘风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李乘风松开握着战家公子的手,道:“小宝多有冒犯,我替他赔个不是,还请手下留情!”

    战家公子狞笑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李乘风平日里极少低头的人,此刻也低下了头,他低声道:“知道,西北王,战家公子!”

    战家公子道:“那你可知道我们战家铁律?”

    李乘风神色一凛:“还没请教?”

    战家公子一脸狰狞:“冒犯我战家者,偿之以血!”

    赵小宝人极为激灵,他瞬间反应过来:少爷被人找麻烦了!这位是自家少爷惹不起的人物!

    赵小宝连忙惊恐的对战家公子道:“这位公子爷,小的给您赔礼道歉了,小的走得急,没看好路,冲撞了公子爷!”

    战家公子一伸手掐着赵小宝的脖子,狞笑道:“既然看不好路,那这双眼睛要来有什么用?”说着,他手腕一翻,手指如剑,抬手便要朝赵小宝眼珠扎去,赵小宝惊得尖叫起来,他性格软弱,只有在李乘风和谢氏遇到危险时才会舍身忘我的一搏,但凡发生点事情碰到他自己身上,往往便成了一个胆小如鼠之人,虽然有李家从小跟着学的功夫在身,可一成也发挥不出来。

    李乘风眼疾手快,一把将赵小宝拉开,他喝道:“天底下再大,大不过一个理字!哪有撞了人,便要人眼睛的道理!”

    战家公子身后的中年仆从忍不住上前道:“四少爷……”

    战家公子扭头怒目道:“你方才眼瞎了么?他这般冲撞我,你也偏袒?你是不是我战家的人!”

    这位中年仆从闻言一窒,只得暗自叹息一声,退了回去。

    “你想讲道理?好,老子便跟你讲道理!”战家公子冷笑了起来,他一撩衣角,露出自己扎在腰间的腰带,众人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伯爵金腰带?

    战家公子冷笑道:“老子生下来便是伯爵,你这小小贱民竟敢冲撞本伯爵,按照我大齐律法,该当何罪?”

    李乘风面容冷峻一言不发,一旁的赵小宝浑身发抖,他忍着眼泪,从李乘风身后走了出来,道:“少爷,我没事的,你不用管我,小宝不会牵连少爷的。”

    战家公子冷笑道:“好,好得很!”说罢,他手指一勾,两根手指便直直的往赵小宝的眼窝中扎去。

    赵小宝一声尖叫,恐惧得闭上了眼睛,但过了一会儿,没见对方手指扎下来,他才战战兢兢,大着胆子睁开眼睛。

    赵小宝看到李乘风斜挡在自己跟前,一只手抓着战家公子的手腕。

    战家公子手腕再次被擒住,他怒道:“快松手!再不松手老子砍了你的手!”

    李乘风看也不看一旁满脸惊怒的战家公子,他盯着赵小宝,说道:“赵小宝你给我听好了!天底下只有我能欺负你,其他人……哼!我不管他是哪里来的什么公子母子,也不管他什么伯爵母爵,总之,都给我麻溜儿的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