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9章 多管闲事李大少

第29章 多管闲事李大少

    李乘风怒气冲冲的往落梅居冲去,赵小宝心中叫苦不迭,只得跟在旁边,想要劝说却又怕彻底触怒了自家少爷。

    但李乘风完全低估了自己为刘芷汐下葬带来的影响和轰动,当他迈进惜莲桥的那一刻起,整个惜莲湖和采莲巷便轰动了。

    “哎哟,这不是易求千金宝,难得有情郎的李大公子吗?快快快,里面请,里面请!玉梅自从上次给芷汐落完葬回来,可就对公子念念不忘呢!”

    “去去去,你拙于琴技,哪里比得上奴家琴箫双绝,公子爷,要不要去奴家的闺中,奴家给公子爷演奏一曲琴箫和鸣呢?”

    “你这平洲城的骚蹄子,还琴箫双绝!你吹的什么*?吹得响么你?李公子,还是来听奴家给您唱个小曲儿吧?”

    “呸,小曲有什么好听,还是让奴家为李公子弹奏一曲吧?”

    李乘风平日里逛窑子,因为抠门之极,虽然长得俊俏,但从未遇到如此疯狂哄抢的情况。

    但他为刘芷汐下葬一事传开后,不仅仅是成安城的妓女们都疯了,四周郡县州府的妓女们也都疯了,她们纷纷涌向成安,争先恐后的一睹情痴李乘风的真容。

    一时间这采莲巷上红粉聚集,佳人如云,以往是男人们为争见佳人容颜而争先恐后,此时却是一众佳人们为见情痴而你争我夺。

    最关键的是,对于这些平日里明争暗斗的妓女们,谁若是能在刘芷汐之后夺得情痴李大公子的欢心,那立刻便会名扬四州五郡,成为名气最大的头牌!

    因此为了争夺这头牌交椅,红粉佳丽们一个个使尽浑身解数,不等李乘风进这采莲巷,便一拥而上,哄抢起来。

    本想着来瞧热闹的裘连胜此时都目瞪口呆,他婆娑着胡子拉碴的下巴,道:“马拉个把子,小白脸硬是吃香!”

    李乘风饶是拳脚了得也被挤得东倒西歪,大汗淋漓,他挣扎着从红粉堆中往前挤着,被挤在外面的的赵小宝则被扔在了后面,惨兮兮的大喊着:“少爷,少爷!”

    李乘风回头看了一眼,瞧见赵小宝被一群姐儿们拉拽住,衣衫不整被狂吃豆腐,他虽然满怀怒气,此时却也有些忍俊不禁:“喂,他还是个童子鸡,你们怜香惜玉一点呀!”

    平日里那些本来就觊觎赵小宝“美色”的俏姐儿此时一个个眼睛放光,越发纠缠不清,一些围着李乘风的姐儿也都好奇的朝着赵小宝看去,李乘风一时压力大减,赶紧发力挤出人群,无良大少爷毫不客气的便将赵小宝当成了弃子,扭头逃离。

    裘连胜也跟着挤了进去,想要沾些便宜,可他挤到哪里,哪里的俏姐儿便像自动分开的水浪一样,齐刷刷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气得裘连胜吹胡子瞪眼睛。

    裘连胜悻悻的走出了人群,来到偏僻无人的拐角处,瞥了一眼一旁心有余悸的李乘风,骂骂咧咧道:“马拉个把子,这帮臭*就知道喜欢小白脸!老弟,我可没有骂你的意思!”

    李乘风尴尬的笑了笑。

    裘连胜道:“老子要是生得一张好脸,让这帮臭*天天舔老子的卵子!不就是生得一张好面孔么!哎,兄弟,真没有骂你的意思!”

    李乘风:“……”

    裘连胜:“这群以貌取人的臭*,不知道小白脸多是负心汉么?哎,老弟,绝对不是说你!”

    李乘风大怒,飞起一脚踢在裘连胜屁股上,裘连胜捂着屁股哈哈大笑:“老弟,你占了老大便宜,让老哥过过嘴瘾还不行么?”

    李乘风怒道:“少废话,现在怎么办?”

    裘连胜笑道:“正门是走不了了,走侧门吧。”

    两人绕了一大截,找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小路穿行而过,来到了素梅仙子的阁楼前。

    李乘风一瞧却见门口停着一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马车,这辆马车宽敞巨大,往阁楼后门前的街道上一停,几乎占据了半边的马路,李乘风上前仔细一看,马车全部由上好昂贵的松木打造而成,即便是车轮的侧面也都雕刻着精美无比的图纹,李乘风透过马车敞开的车窗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里面铺着一张完整巨大的白虎虎皮,角落中摆着香薰,各处堆放着名画古玩和珠宝首饰。

    李乘风看了咋舌不已:“这哪里来的巨贾?”

    裘连胜也看了一眼,顿时为之震惊:“好奢华的马车!啧啧,老哥我若是有这么一辆,这辈子也值了!”

    李乘风瞥了他一眼,道:“你确定周安阳在里面?”

    裘连胜撇了撇嘴,抬了抬下巴,指了指侧门,道:“自己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李乘风扭头一看,却见另外一边的侧门胡同中,一名龟公正在打骂着一名丫头,这丫头年纪约莫十三四岁,身材单薄,初冬的季节只穿了两件薄薄的单衣,冻得浑身发抖,嘴唇乌青。

    这龟公抓着丫头的头发撕扯道:“凭你也敢偷刘公子的银子!下贱东西,若不是老子这对招子亮堂,险些被你偷鸡了去!”

    丫头也不敢大声嚷嚷,她双手抓着龟公的手,呜呜的哭泣辩解道:“那是刘公子赏我的,我没偷!”

    龟公怒道:“你的意思是,老子眼睛瞎了?”

    丫头哪敢说是,一边流泪一边摇头,但一摇头头发便又扯得生疼,只是动作极小的摆动着脑袋。

    龟公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这德行,就你这酸豆芽的模样,刘公子能给你赏银?你以为你是素梅仙子么?”

    丫头低声哭道:“真的是刘公子赏的,他说让我为他美言几句,我……”

    龟公打断道:“我说偷的便是偷的!”

    李乘风瞧明白了,这是龟公眼红刘公子的打赏,准备昧了这丫头的赏银,他之所以在成安城毁誉参半,凶名赫赫,就是因为向来喜欢多管闲事,此刻他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便迈步上前。

    龟公一伸手,喝道:“把偷的银子交出来!”

    这丫头哪里舍得,这银子足有五两,足够他们一家人省吃俭用过一个月了,还能添一身新衣裳,可不讲理的龟公蛮横索银,却让她敢怒不敢言,此时淫威之下,她只得一边哭,一边哆哆嗦嗦的从怀中摸出了银子,虽然自己身上冻得发抖,可这银子却是捂得滚烫。

    龟公刚要伸手去接,却忽然间耳朵剧痛,被人用力揪住往一边扯去,他顿时下意识松开抓着丫头的头发,伸手往揪着自己耳朵的手抓去。

    “哎哎哎,那个王八羔子敢动你家大……”龟公耳根都撕裂得裂出了血痕,他破口大骂,被揪扯着往身后一看,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后面的话都缩了回去。

    李乘风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呀,把后面的话说完,你还想当我大爷?”

    龟公满脸赔笑:“哟,原来是李公子,小的哪敢哪敢!”

    李乘风用力一揪,痛得龟公嗷嗷直叫,他道:“你的意思是,老子耳朵聋了?”

    龟公耳根剧痛,却又不得不带着笑,那笑容真比哭还难看:“不是不是。”

    李乘风冷笑一声,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扔给一旁有些没反应过来的丫头,道:“这个赏你了。”然后对着龟公道:“看清楚了没有?这银子是她偷我的么?”

    龟公哪里敢说是,他陪着笑,忍着痛,脑袋小幅度的摇着。

    李乘风对丫头点了点头,然后对龟公道:“既然我可以赏她,那刘公子为何不能是赏她的?”

    龟公心中暗暗叫苦,只觉得这位李家少爷实在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天底下那么多事情,您老人家管得过来么?

    可谁叫自己撞枪口上了呢?

    龟公赔笑道:“是是是,兴许是小的招子该换了。”

    李乘风嘿的一笑,看了丫头一眼,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想让我赏你啊?我跟你说,小小年纪别贪得无厌啊!”

    丫头吓了一跳,赶紧跪下来嗑了个头,道:“谢公子赏银。”她爬起来后却没有走,为难的看了龟公一眼。

    龟公长时间混迹青楼,何等机灵,他连忙道:“方才许是冤枉你了,这些银子你便收下吧。我以后肯定不找你麻烦,否则天打五雷轰!”

    丫头松了一口气,李乘风却用力一揪他耳朵,痛的他嗷的一声惨叫,李乘风道:“你少在小爷我跟前打马虎眼,告诉你,这丫头以后少了根寒毛,老子都算在你头上,听到没有!”

    龟公嘴中泛苦,他的确是打定主意自己不找她麻烦,但他会让别人找她麻烦,但谁料李乘风火眼金睛,一下便瞧出了他心中的小九九,因此他只得将报复的心思放下。

    丫头感激的看着李乘风,道:“多谢恩公,大恩大德,奴婢将来必有回报!”

    李乘风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示意让她离开,丫头也不敢多停留,此时也不敢回青楼,扭头往自家跑去,先将到手的银子藏好。

    李乘风松开揪着龟公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问你,同安的周庆阳在不在里面?”

    龟公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敢去揉火辣辣剧痛的耳朵,龇牙咧嘴的笑道:“在在在,正在里面。”

    李乘风一拍巴掌,道:“在里面便好!”说罢,杀气腾腾的往里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