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8章 柏翠楼上索真凶

第28章 柏翠楼上索真凶

    李乘风安葬了“刘芷汐”后,赵小宝小心翼翼的劝李乘风回家,但李乘风却置若罔闻,径直前往自己经常去的柏翠楼,赵小宝劝之不及,只好苦着脸跟在后面,心中万分后悔江那份纸条交给了李乘风。

    柏翠楼位于采莲巷的西侧,坐落于闹市之中,每逢中午或者傍晚时分,便门庭若市,宾客如云。

    这时候正是午时,太阳高悬,冬日的暖阳晒得人暖洋洋的,李乘风一路快步而行,进了这酒楼,迎面便碰到小二热情的招呼上来。

    小二看见李乘风顿时一愣,下意识想要溜走,却被李乘风一巴掌按住肩膀,他只得扭过头来赔笑道:“哟,李大少来了!快快,里面请坐,有段时间不见您来了!”

    李乘风似笑非笑道:“怎么,看见小爷我跟见了鬼似的!是觉得少爷我要倒霉了,赶紧离远点?”

    小二赔笑道:“哪能呢!瞧您这红光满面,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那是贵人之相啊,就算有什么倒霉事儿,那指定也是逢凶化吉!”

    李乘风笑了笑,用力拍了拍他肩膀,道:“当面说得人话倒是挺中听,行,今天不找你麻烦了。上面我的房间空着没?”

    小二缩着肩膀,龇牙咧嘴道:“空着空着。谁敢占您的房间呀!”

    李乘风笑了笑,道:“老规矩!别掺水啊,否则我从你鼻子里面灌进去!”

    小二赶紧逃开,响亮的吆喝道:“来嘞,楼上甲字房,上好翡翠珍珠酒一壶嘞!”说着离开后,看了看李乘风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角:“看你还能得意几天!”

    李乘风和赵小宝抬步往上面走,行至楼梯拐角处,便见到二楼的红松木地板刚刚用红油打过,大玻璃格栅擦得纤尘不染。在墙角处摆放着一个大卷案,上面堆放着笔墨纸砚,专门供文人吃酒题诗用的。

    李乘风挑推开自己经常用的雅房坐下,过不一会儿,小二便一脸堆笑,端着托盘钻了进来,然后将花生碟和酒坛酒杯一一摆好。

    赵小宝侍立在后面,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生怕惹恼了这位少爷又拿自己出气。

    李乘风在房间里面自饮自酌了好一会,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过了一会儿,一个人推门进来,这人五短身材,身着裘皮大衣,戴着皮草兜帽,他进屋后回身关上门,然后掀开兜帽露出黝黑的面皮,正是裘连胜。

    裘连胜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乘风,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道:“老弟呀,你这是何必呢?”

    李乘风为裘连胜倒了一杯酒,道:“有些事,该做还是得做。”

    裘连胜举起酒杯,道:“可有些事,不该做的还是别做为好啊。”

    李乘风笑了笑,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两人打哑谜一般说着话,一旁的赵小宝多多少少猜到他们是在说李乘风顶风作案为刘芷汐下葬的事情。

    裘连胜盯着李乘风,过了好一会才忽然一笑,才一饮而尽:“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李乘风笑道:“所以你才会特意在纸条里面告诉我。”

    裘连胜叹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脓疮的一刀,你迟早要挨,不如早点捅破了算了。”

    李乘风端起一杯酒,道:“不管怎么说,这一杯谢谢你。”

    裘连胜与李乘风相视一笑,两人一饮而尽,裘连胜放下酒杯,此时他酒气上头,哈哈一笑,道:“成安城有老弟你这样的人,也真是异数。”

    李乘风笑着给裘连胜接着倒酒:“为何这么说?”

    裘连胜举起酒杯,他感慨的说道:“成安城不大,就像是一个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池子。有些人,有些事,你看到他们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的将来会是如何。你来成安才十年,可我在成安已经三十多年了。你想过,那些你身边的街坊,跟你一块长大的人,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过得跟他们的父辈一样,他们的孩子也过得跟他们一样。这种像年轮一样的年岁……可太无趣了。”

    裘连胜看了一眼李乘风,笑了笑:“可你不同,我看不透你,也看不透你的未来。你不像成安城里面的其他人。”

    赵小宝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他的确是对裘连胜有些刮目相看了,看来自家少爷对这个男人的评价有些道理,他不像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粗鄙鲁莽的人,而且裘连胜刀斩苏芝仙,此时看来也的确是裘连胜在那个场合瞬间做出的最有利于张钧衡的反应。

    这个人,深藏不漏!

    李乘风为裘连胜倒着酒,问道:“太守大人那里怎么说?”

    裘连胜品着酒,摇了摇头,道:“老弟呀,太守大人恨上你了。”

    李乘风苦笑道:“你没跟他说说?我是被牵连进去的啊!银钗呢?找到她就能真相大白啊!”

    裘连胜嘿的一笑,道:“已经找到了。”

    李乘风大喜:“在哪里,我去跟她对质!”

    裘连胜嗤笑道:“行啊,先自个儿抹脖子吧!”

    李乘风猛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嗯?死了?什么时候!”

    裘连胜道:“昨个夜里发现的,衙门里的捕头在成安十里外的河边发现了她的尸体。”

    李乘风缓缓坐了下来,他神色极其凝重,因为他意识到事情这下可真的麻烦了!

    因为这个案件现在成了死无对证的死案!

    “谁干的?”李乘风脸色极其难看。

    裘连胜摇了摇头:“不知道……”

    李乘风愤怒的一捶桌子,震得酒壶跳了起来。

    “不过……”裘连胜大喘气的接了一句。

    李乘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里面叮当作响,他扔了过去以后,怒道:“快说!”

    裘连胜笑着接过布袋掂量了一下,然后揣进了怀里:“谢啦,老弟!”一旁的赵小宝看在眼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裘连胜道:“有点线索。对你洗清嫌疑没甚帮助,但兴许能解开一些疑惑。”

    李乘风道:“说,死也要死个明白。”

    裘连胜道:“仵作的尸格我瞧了一眼,芷汐大家是被人给捂死的。”

    李乘风目光一凝,眼珠定定的看着裘连胜,眼神犀利可怕:“什么时候?然后呢?”

    裘连胜接着说道:“据仵作推断,大概在抓奸的前一天。”

    李乘风道:“谁干的?能查出来么?”

    裘连胜摇了摇头:“只有推论,没有证据。”

    李乘风为裘连胜又倒了一杯酒,道:“说说看!”

    裘连胜呡了一口,道:“芷汐大家有个追求者,你知道吧?”

    李乘风道:“芷汐大家的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我哪里都知道?”

    裘连胜道:“姓周的。”

    李乘风一愣:“同安周家的周庆阳?”

    “没错,就是他。”裘连胜点了点头。

    李乘风脸色阴沉:“是他干的?”

    裘连胜道:“据芷汐楼的其他丫鬟和龟公说,芷汐大家和他关系亲近,案发的前几天曾经看到他们大吵过,芷汐大家想走,但周庆阳拉着她不让她走,两人还扭打了起来,周庆阳打了芷汐大家一耳光。”

    李乘风面无表情,道:“接着说。”

    “不过有意思就在于,几乎其他所有的丫鬟和龟公,都说这个周庆阳和芷汐大家的丫鬟银钗有一腿。”

    “哦?”

    “而且,银钗的尸格我也看了,她已经有了身孕两个月。”裘连胜淡淡的说着。

    李乘风陷入了沉思,他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裘连胜接着说道:“虽然没有证据,但事实似乎已然呼之欲出:周庆阳一直追求芷汐大家,但一直不得方法入门。因此他勾搭上了银钗,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又或者说,也许是银钗想傍上周庆阳这个年轻的公子,总之,两人勾搭成奸,最终却有了身孕。”

    李乘风接着说道:“有了身孕的银钗开始慌张,她开始逼周庆阳给自己做出安排,周庆阳趁机提出要染指芷汐大家,但事情最终为芷汐大家所察觉,周庆阳恼怒之下决定霸王硬上弓,却把芷汐大家给捂死了。银钗惊慌失措,想找一个替罪羊,我却倒霉的撞了上去……”

    裘连胜笑着拍掌:“不错不错,和我猜想的差不多。不过,芷汐大家可能是银钗捂死的。因为死后停尸的几天,印子都显露出来了,那是一个女人的小手印。”

    李乘风咬着牙站了起来,眼中凶光四溢:“他没杀芷汐大家,但芷汐大家因他而死!”

    裘连胜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乘风:“想报仇吗?”

    一旁一直默然不语的赵小宝立刻惊道:“不可!少爷,不可啊!!”

    李乘风恍若未闻,眼睛死死的盯着裘连胜:“他在哪儿!”

    裘连胜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着:“柳素梅的落梅居!”

    李乘风二话不说,一阵风一般的朝着门口冲了出去,赵小宝惊慌的追了上去,焦急的喊道:“少爷,不能再惹事啦!真的不能再惹事了!再惹事就……”

    李乘风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盯着赵小宝,赵小宝顿时哑然,这种眼神赵小宝认识,是自家少爷翻脸前的迹象,他不自觉的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眼睁睁的看着裘连胜拿着酒壶踱着方步走了出来,一边饮还一边哼着小曲儿:“我看那海起潮涨落,我见这风起云染霞,白马过隙百年瞬,月下花前敌不过流逝年华……”

    赵小宝恶狠狠的瞪了裘连胜一眼,心中越发确定自己之前对裘连胜的观感:这真真是一个极令人厌恶的男人!

    ===============================

    下一更晚上8点~求收藏求鲜花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