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6章 机关败露

    面对这般的耻辱,李乘风只想大吼一声:去他妈的灵山派,老子才不不稀罕!

    洗月李家五代掌门人,代代都是企图以武入道,但代代都是走火入魔!

    到了李乘风这一代,很小的时候李乘风就发现自己体内没有真气内力,这也便意味着,他经脉有问题,习武都只能练外功,更不用说修行了。

    但李乘风早早的断了念想,可谢氏却始终不曾断绝这份念想,她做梦都想要完成的一个理想便是:让洗月李家重振辉煌!

    因为这是她的夫君未曾走火入魔之前,一直反复念叨的梦想。

    父亲不行了,这个梦,自然便落在了儿子身上,更兼且,谢氏知道自己儿子降生时恰逢异象,他必定不是凡人!所以她宁肯自己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委屈,她也要实现这个李家已经为之拼搏奋斗了一百余年,搭上五代家主性命的梦想!

    这一切,少年老成的李乘风当然知道!

    这是自己的老娘受尽屈辱,用尽一切换来的一个机会……一个洗月派李家重新崛起的机会!曾经那个威震天下,辉煌至极的天下第一门派,如今已经破落到只有他一根独苗一代单传!

    他,是整个门派未来!他,是李家上下所有人用尽全力为他攒钱所拼出来的希望!

    虽然李乘风并不想将这么沉重的东西背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同样不忍心伤害他身边这些最爱他最疼他的亲人们。

    跪,还是不跪!

    李乘风天人交战!

    大堂之中针落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李乘风的身上,孙博仁更是冷冷看着李乘风,如看草芥蝼蚁。

    李乘风身子微微发抖,他牙关紧要,几乎都要咬出血来,若是以他的性子,管你天王老子,让老子低头?宁死不屈!可当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谢氏后,他顿时心中一软,眼中含着泪水,双膝重重的跪了下去。

    老娘能受此辱,只为儿子能登青云之殿,儿子又怎么不能受此辱,遂老娘之愿了?

    李乘风虽然在许多人看来,性格顽劣,飞扬跋扈,堪称成安城的混世魔王,但他却是一个纯孝之人。

    孙博仁笑了起来,趾高气昂的伸出手,将手按在了李乘风的头顶上。

    李乘风浑身发抖,他只觉得一股阴冷之气瞬间从自己头顶倾泻而下,他眼前一黑,立刻不省人事。

    “少爷!”赵小宝惊怒的大喊了一声,他刚想扑过去,孙博仁便斜了他一眼。

    孙博仁道:“滚开!”

    一旁的绿珠连忙拉住赵小宝,赵小宝喘着粗气,耐着性子盯着。

    孙博仁只摸了一下,顿时咦了一声,诧异的看了李乘风一眼。

    谢氏无比的紧张,她看着孙博仁,道:“上师,如何?”

    孙博仁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吃吃说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品格资质之人!”

    谢氏等人一听,尽皆大喜,绿珠也忍不住抹了抹眼泪,喜道:“奴婢就知道少爷天资聪颖,绝非凡人!”

    谢氏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孙博仁。

    孙博仁一脸古怪,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从未见过品格资质如此不堪,如此低劣之人!”

    谢氏等人顿时一愣,绿珠惊怒道:“不可能,少爷天资聪慧,成安城内无人能比!他……”

    绿珠刚想说一些自家少爷从小聪慧的事迹,但忽然想到,自家少爷的确聪明,但那都体现在吃拿卡要,坑蒙拐骗上了,反正成安城内,他是当之无愧的一霸,就算连当官儿的都不愿意招惹他,因为他也许今天不发作,但一定有一天会使出一个让这人痛不欲生的损招来。

    绿珠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孙博仁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中透出不屑:“绝无可能弄错,你家公子经脉阻塞,气血不通,三焦沉珂,一旦修行,必定走火入魔,不死即残啊!天底下的人里面,他可以说是最废物的一个了!哈哈哈!”

    这一句话简直如同九天惊雷,一下把李家上下惊得魂飞天外!

    “这不可能!!”

    谢氏一下瘫倒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她两眼发直,精气神顿时垮了下去,她像是一下没了魂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绿珠怒道:“你骗人!”

    孙博仁收回手,哈哈大笑,李乘风则一下跌坐在自己的双腿上,耷拉着脑袋,依旧昏迷不醒。

    孙博仁道:“我出手试探,岂能有错?一群无知之徒!你们,速速把供奉和银粮收拾好,我还要赶往下一家!就他这资质还想进灵山派?做梦!”

    绿珠惊怒交加,她朝谢氏道:“家母,这贼人想白吃我们家钱粮!”

    谢氏恍若不闻,一动不动的瘫倒在地上。

    孙博仁冷笑连连:“有本事你们就不要献这供奉,更有本事的,你们就留下我!”

    绿珠见谢氏没有反应,她咬着嘴唇,心急如焚,她是谢氏的贴身丫鬟,在李家地位颇高,很多时候她说的话就等同于谢氏说的话,此时谢氏失了魂魄,那她就要出来说话!

    绿珠眼看着孙博仁迈步朝外走,走到门口时,她按耐不住,朝着这里身手最好的赵小宝喝道:“赵小宝,你干什么吃的,还不留下他!”

    赵小宝顿时色变,而此时孙博仁猛的站住了脚,他再回过身时,眼神变得无比恐怖:“赵小宝?”

    赵小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袖子之中捏着梅花镖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指尖浸出的冷汗让他几乎抓不住飞镖!

    孙博仁目光如刀,阴森森的在赵小宝身上来回扫视了几圈,又在李乘风身上扫视了几圈,他猛的醒悟过来,他哈哈大笑。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孙博仁不傻,他一看到赵小宝那个反应,立刻便意识到这人心中有鬼,而之前本来就觉得李乘风身形眼熟的他,此时两边一对,立刻明白了过来:罪魁祸首,便在眼前!!

    但孙博仁知道,自己无凭无据,虽然说便是杀了这两人,这家也奈何自己不得,但这事情若是传到自己师父耳中,终归不美。

    孙博仁心中思如电转,立刻便有了主意,他满脸狞笑的走了回来:“既然你们坚持,那我便再试试看!也许刚才便是我错了!”说着,他手伸到了李乘风脑袋上方悬空三寸的位置。

    赵小宝知道自己暴露,对方一定是想行凶,他大急:“住手!”

    ==============================

    求收藏,求鲜花,求评论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快去赚钱!咳咳,开个玩笑,没钱的,捧个人场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