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3章 不速之客

    私兵们听见张钧衡的怒吼心中一紧,蜂拥而入,但搜了个底朝天,却没有任何人影。

    “报,厢房没有!””报,大堂没有!”

    “报,后院没有!”

    “报,床底下发现芷汐大家,已经死了!”

    “报,房间里面发现有男子脚印!”

    “报,芷汐楼其他人全部死于柴房!”

    “报,厢房天窗被人掀开!”

    一连串的汇报不绝而来,张钧衡脸色越来越阴沉,他斜睨了一旁的裘连胜一眼,眼中深藏着刻骨的仇恨与愤怒,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往外蹦着:“查,给我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兵丁差役心中一紧,为首的差役苦着脸道:“大人放心,卑职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张钧衡扭头冷哼而去,这时候成安城内的守卫军才上来驱散人群。

    而此时,李乘风已经逃窜出去两条街,他拐到一个角落后,这才将自己的面巾取下,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

    他刚要离开,忽然间听见身后传来低低的呼喊声:“少爷?”

    李乘风一惊,回头一看,却见拐角处探过一个脑袋怯怯的看着他,正是赵小宝!

    李乘风气不打一处来,快步上前,抬起一腿便朝着赵小宝踢去,赵小宝一个机灵,往旁边一跳,李乘风恶狠狠的一把抓住他,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怒道:“你早就想坑死我了是不是!你期待这一天很久了,是不是!”

    赵小宝哭丧着脸,拖着哭音:“少爷,我也不想啊,可是我那时候实在是一时情急……实在是没有办法啊!你不是说过,两害相权取其轻吗!”说着,他眼圈一红,眼泪水便开始打转。

    李乘风怒道:“不准哭!”

    赵小宝赶紧一抹眼泪,他道:“不过,少爷,应该没有人发现你吧?”

    李乘风怒道:“你以为别人都是跟你一样的蠢材吗!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你!”

    赵小宝哭丧着脸,道:“那该怎么办啊?”

    李乘风黑着脸,道:“妈的,这成安城从来只有老子欺负别人,今儿个居然被给坑了!别让老子找出来他是谁,否则老子剥了他的皮!”

    赵小宝使劲点头:“对,剥他的皮!”

    李乘风道:“对,你剥!”

    赵小宝吓得一个激灵:“啊?我?”

    李乘风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出息!走了,别愣着丢人现眼了!”

    赵小宝像个受气小媳妇一样,哎了一声跟在后面,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咱们去哪儿啊?”

    李乘风怒道:“废话,当然是回家了!出了这么大事儿,还能去哪儿!”

    赵小宝亦步亦趋的跟在李乘风身后,两人穿街过巷,做贼心虚的躲着人流走,过了一会儿来到城西的李家胡同,刚进胡同,便迎面撞见一名李家的丫鬟和老妈子紧张的结伴出来,脚步飞快。

    老妈子一眼瞧见李乘风,脸色便是一喜:“少爷回来啦!可太好了,家母正在家中等你呢!”

    闹出这么大事儿,李乘风本来就心中恐惧不安,一听这话,饶是他天不怕地不怕,也吓得腿肚子抽筋!

    李乘风面皮发紧,一把拽住老妈子道:“梅婶,什么事?不,不会这么快就……”

    梅婶:“是呀是呀!来得真快呢!”

    李乘风两眼发直,他下意识看了赵小宝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深深的恐惧,赵小宝压低了声音,颤声道:“少爷……我们还是快逃吧?天下这么大,总有藏身之处呀!”

    李乘风也颤声道:“可是天下这么大,逃哪儿去啊?”

    梅婶不悦道:“逃?你们又要逃哪儿去?告诉你们,家母可是叮嘱过了,看见你们就让你们赶紧回家!家中可有贵客临门!”

    李乘风一愣:“贵客?”

    梅婶道:“对呀!”她低着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可真是位大贵人呢!不得了呢!”

    李乘风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必定不是芷汐楼诡异的抓奸,呸,抓妖案一事,他稍微定了定心,道:“是什么贵人?”

    梅婶挤眉弄眼:“少爷回去看看便知了!这事儿呀,可跟少爷有莫大关系,说不定少爷遇贵人,将来一飞冲天呢!”

    一旁的丫鬟也笑嘻嘻的说道:“是呀,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李乘风没来由的心中又是一阵烦闷:“去去去,该干甚就干甚去!”

    梅婶也不以为意,笑着对李乘风屈膝一礼,然后带着丫鬟便向外走去,这丫鬟则一直偷偷瞧着一旁的赵小宝,在经过赵小宝身边的时候,忽然飞快的飞了一个媚眼,只把赵小宝看得满脸通红,低下头去,她自己便吃吃的笑了起来。

    李家住在李家胡同的深巷之中,虽然是已经破落的江湖门派,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破落贵族的范儿是咬着牙也要坚持着的。

    这门口立着两具石狮子,一具张牙舞爪,威风凛凛;一具踞坐睥睨,不怒自威,显出许多的气势来。

    李乘风来到门口敲了敲兽首铜环的大门,过了一会儿,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正是管家坤叔,他一见到李乘风,立刻一喜,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来,他拱手道:“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李乘风嗯了一声,心中冷哼道:恭喜我今天被人陷害与太守三姨太通奸么?那可好得很,真想知道你们知道这消息,还笑不笑得出来?

    坤叔笑道:“家母和老爷都在大堂之中,贵客也在,少爷快去吧!”

    李乘风小心翼翼的打听道:“是谁啊?”

    坤叔一脸神秘的笑道:“少爷去看了便知道了。”

    李乘风道:“坤叔!我可是看着你长老的,你怎么也这样耍我呀?”

    坤叔道:“我可没有耍你,我……嗯?”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佯怒道:“好哇,你这个臭小子,连我这老头子的便宜你也敢占!”

    李乘风嬉皮笑脸道:“口误口误,这不是童言无忌么!”

    坤叔抬手欲打,笑骂道:“没大没小!快滚进去吧!”

    李乘风心中越发的好奇,他穿过前院,却见前院是一片开阔的练武场,练武场中的青石地板有许多已经深深的裂开了口子,口子里面长出些许青草来,在场地旁边放着斧钺刀叉等武器的架子,但架子已经显得十分陈旧,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上面漆皮掉落后露出的木质原色。在演武场旁边,立着一面旗杆,一面血色大旗在半空中招展着,上面一个大大的“李”字倔强的挺立着。

    这是一个破落世家最后的威风和颜面。

    经过走廊,来到大堂之中,还没进去,李乘风便见门口跪了好几名仆人和奴婢,他再往里面一看,居然连他老娘和老爹都跪在堂中!

    这一下李乘风可吓了一跳!

    大齐阶层大体分为四层,第一等为修士,第二等为文士,第三等为武士,第四等为平民。李家现在虽然是武士阶层,但以前他们可是第一等的修士阶层,是一等一的贵族豪门,几百年破落下来,啥也不剩,就剩下骨头还算硬。

    什么人能让自己老爹和老娘都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