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10章 是人是妖

    太守的兵丁统领叫做裘连胜,身材不高,但相貌丑陋,一脸麻子,骨骼精瘦,他身穿轻甲,手执马鞭,仗着艺高人胆大,脚下一蹬,人这马背上腾空而起,翻身跳上围墙,站在高处,他一眼看见院内站满了黑衣人,芷汐楼门口十几把强弩正杀气腾腾的指着自己。

    裘连胜一愣,心道:这什么情况?这,这是什么人?这外面还这么多人,这是等着排队呢?不,不对,排队也用不着一人手持一把*啊?这不是偷情通奸啊?

    裘连胜喝道:“喂,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冷笑着一甩手,一道金光朝着裘连胜扑去,裘连胜下意识一抓,却感觉手中沉甸甸的是一块金牌,他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汗毛倒竖!

    只见这个金牌上刻着一个古朴沉拙却杀气腾腾的小字:战!

    裘连胜顿时脸色大变,看向黑衣人的目光忍不住透出几分敬畏,一时间没了言语。

    黑衣人头领冷笑道:“我等在此办事,还望大人行个方便!”

    裘连胜进退两难,冷汗涔涔。

    屋内的李乘风瞧见外面的情形,他惊愕道:“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让老裘都投鼠忌器?”说着,他看向苏芝仙,眼神疑惑:“他们到底为什么抓你?”

    苏芝仙此时像是已经吓得傻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外面,一动不动。

    李乘风无奈,只好看向院子之中。

    裘连胜往后一看,只见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百姓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脸亢奋,那眼神,那目光,仿佛在用灵魂嘶喊:快打,快杀!要看啪啪啪,还有杀杀杀!

    这帮狗日的刁民,就知道看热闹!老子今天出门定是没看黄历,怎么就摊上这倒霉差事呢?

    裘连胜此时代表着太守的威严,若是处置不当,那他这统领也就当到头了,身后这么多父老乡亲那可是一点也不介意在茶余饭后对他嘲讽一番,更何况这时候还这么多俏姐儿呢!她们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稍微动动手指头就可以给他编排出无数戏目来讽刺他此刻的软弱,那时候他的大名可在大齐就臭大街了!不会有任何一个权贵愿意用一个维护不了自家主人权威的仆从。

    裘连胜只觉得嘴里面发苦,他硬着头皮道:“你们要办什么事?”

    黑衣人头领沉吟着,他也知道这程千芳摇身一变,变成太守三夫人,此刻强行动手杀人,那必是大罪,若是想强行带走,那也是不可能了,就算是他背景大到通天,也没有强抢四品高官夫人的道理。

    但,他还有杀手锏!

    黑衣人头领冷笑道:“我等奉命捉妖,你敢阻拦?”

    这一句话骇得李乘风呆立当场,他脸色惨白,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芝仙,又下意识的挪开了一点点的距离!

    苏芝仙察觉到他的变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凄惨一笑。

    两千年前仙魔大战之后,孙河洛被罗九重击败,被封印至咫尺天涯之中,但孙河洛绝处逢生,在咫尺天涯之中发现了数个联通其他世界的小世界通道,他打通其中一部分通道,放出了异世界两大可怕种族:魔物与妖族,并吸收一部分为天涯魔界所用,这才有他在一千年后带着群魔众妖重新杀回天界的第二次浩劫。

    当时罗九重已然成神,继位的乃是天帝张昭阳,但仙界完全承受不起魔族、魔物和妖族组成的联军猛攻,他不得已借用了人间界众多修行力量的帮助,这才重新将孙河洛赶回天涯魔界。

    虽然魔君重新被封印,但魔物和妖族却有大量遗落在这个世界之上,虽然千百年来,人间界致力于灭绝魔物与妖族,可他们凭借着强悍的生存能力依旧残存于这个世上,时不时的依旧会有魔物与妖类肆虐横行的可怕消息传来。

    而在大齐,降魔除妖,那是第一等的大事,若有耽误违背阻拦者,堪比私通魔族的大罪,形同叛国!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裘连胜顿时脸色一变,不知如何应对。

    而正在此时,李乘风正神色恐惧的想着应对办法,忽然间苏芝仙冲了出去,李乘风一时没反应过来,竟没有一把抓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芝仙冲了出去。

    苏芝仙打开大门往外一冲,李乘风刹那间露出了半张脸,外面的裘连胜一看,顿时心惊肉跳!

    裘连胜和李乘风私交甚好,两人虽然不是一个头嗑在地上,斩鸡头烧黄纸的八拜之交,但也是惺惺相惜的花丛浪客。

    裘连胜心道:乘风老弟怎会卷到这里面来?莫非……不,绝不可能!

    裘连胜很清楚,李乘风虽然名为成安城的混世魔王,平日里嬉笑怒骂,放荡不羁,经常浪迹于花丛之中,但他很清楚,这根本不是他的真面目!

    以李乘风的卖相和他那能舌绽莲花的口才,要入俏姐儿的幕宾,那简直易如反掌。可成安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口花花的李家少爷真的在哪个姐儿那里过过夜。

    裘连胜暗自揣测这个家伙可能依旧保持着童男之身,理由很简单:洗月李家一直没有放弃重新崛起的梦想,而如果李乘风在筑基之前破了童身,那身为李家最后一个独子的他这辈子都修行无望,洗月李家永远将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这样一个在花丛中可以予取予求但依旧把持得住的男子,他会不顾自己和家族的安危存亡,而与太守的三姨太搞在一起?

    裘连胜不信,打死他都不信!

    裘连胜脑海中正思如电转,却见苏芝仙冲了出来,她朝着裘连胜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哭道:“裘大哥,奴家冤枉!”

    黑衣人一阵骚动,靠的近的黑衣人下意识想冲过去抓住苏芝仙,黑衣人头领却见四周院墙上已经翻满了手持强弓的兵丁,正虎视眈眈的指着他们。

    黑衣人头领手一抬,靠得近的黑衣人立刻往后退开,但目光始终盯在苏芝仙的身上。

    裘连胜看着苏芝仙冲到近前,他眯着眼睛,手不自觉的摸到了刀柄上,淡淡的说道:“哦?如何见得?”

    苏芝仙哭道:“奴家之前一直在家中小睡,再睁眼时,却不知为何就会出现在这里,而这些人又一口咬定奴家是他们要抓捕的人,可奴家并不认识他们啊!”

    裘连胜斜睨着黑衣人头领:“是这样么?”

    黑衣人头领冷笑道:“还是那句话,我等,奉命捉妖!”

    裘连胜也冷笑道:“哦?那这里谁是妖?”

    黑衣人的目光落在了苏芝仙的身上,道:“那还用问吗?”

    苏芝仙惊惧万分,浑身发抖,哭喊道:“冤枉!奴家不是妖怪!”

    黑衣人喝道:“你不是妖,那又是什么!”

    “哦?是人是妖,就凭你一言可定么?”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极具威严,众人一听,围得水泻不通的人群立刻让开一条路,太守张钧衡铁青着脸从人道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