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恽夜遥推理 > 第六百二十五章事件真相第十五幕

第六百二十五章事件真相第十五幕

    微胖的旅店老板下楼不到十分钟,就喊着吃不消了,向厕所跑去,旅店里的厕所很简陋,就在一楼客房走到底的地方,对外有一扇天窗,常年打开着,不过在墙壁很高的地方。

    此刻柜台里有两个服务员,一个是昨天应该和小林换班的小姑娘,名字叫做沐言,高额头,黑刺刺的脸膛,嘴唇略厚,下巴圆圆的,一双眼睛倒是很大,睫毛也很长,就是整体给人的印象有些粗糙,但看习惯了不算难看的类型。

    旅店里服务员的装束也很简单,天气暖和的时候,女服务员就是短袖衬衫和长及膝盖的百褶裙,布料质量很差。

    在沐言身边嘀嘀咕咕的服务员名字叫做吴禾,身高比沐言稍矮一些,大概一米六左右,人也相对娇小清秀,她来这里工作才三个月不到,还没有过实习期,现在工资少得可怜。

    旅店发生了这种事情,再加上没钱可赚还有生命危险,吴禾的父母都让她不要做了,她自己倒是不怎么害怕,想要看看凶杀案最后怎么处理,于是就来了,反正最后一周的排班上完,估计旅店也该因为这件事关门了。

    “小言,你说老板会不会是凶手啊!我猜除了他之外,没有人更合适了。”吴禾一边斜眼看着旅店老板离开的方向,一边小声问。

    沐言双手手肘撑在柜台上说:“你傻啊!老板要是凶手,他杀了自己的亲戚不是自找麻烦吗?我听说梅梅是老板的远房外甥女,他好像和梅梅家里还有生意往来,这里的鱼虾不都是梅梅家里送来的吗?很便宜的。”

    沐言口中说的梅梅,全名叫做刘梅梅,就是第一个死者。小姑娘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如果老板真的是杀死刘梅梅的凶手,一旦被警方发现证据,老家的那些亲戚还不得扒他的皮?至少也得让他赔得倾家荡产。

    沐言继续说:“小林的死是最蹊跷的,她昨晚干嘛非要一个人呆在柜台里呢?而且半夜三更的,去摆弄锁链干什么?还有一点最奇怪,就是那锁链上的毒是谁抹上去,我们老板别的不说,经营生意起来一板一眼的,从不做非法营生,这店里也没有藏毒啊!”

    “刑警不是说了吗?毒可能是有人从外面抹上去的,而且毒是抹在刀片上,再和刀片一起卡在锁链中间的。”吴禾反驳说:“老板昨晚离开本来就值得怀疑,还有,除了他之外,谁能把小林引到门口去,说不定在门上挂锁链也是老板示意小林做的呢。”

    两个小姑娘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正当她们讨论的时候,旅店老板刘宏毅回来了,老刘听到了她们的一部分谈话,气鼓鼓地说:“你们瞎咧咧什么?看好店面,我出去一下。”

    “什么?老板你又要出去,不怕警察怀疑你啊!”吴禾惊叫起来。

    沐言倒是很淡定,说:“老板,出去的话最好和刑警讲明理由,还有,小禾,今天店里的东西可不要乱碰哦,小心再中毒。”说后半句话是因为她看见吴禾拿起了一次性杯子,应该是想要去饮水机那边接水。

    吴禾被她吓了一跳,随即将一摞一次性杯子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掏出手帕来擦手。老刘只是看了看,没说什么,自顾自朝旅店后门外走去。

    他离开不到五分钟,沐言就惊愕的嘀咕了一声:“太奇怪了。”

    “你说什么呢!”惊魂未定的吴禾问道。

    沐言说:“你一口气扔掉了那么多一次性杯子,老板居然不吭声?要在平时他非叫你赔钱不可,老板可是个铁公鸡啊!”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现在非常时期,老板也没有心思管这些。”吴禾说道。

    “那他倒有心思出去?”沐言白了吴禾一眼,说:“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大厅里居然没有刑警,刚才那些刑警都到楼上去了,我偷偷去送过一次水,看到楼上大概有五六个人,还包括那个领头的英俊刑警,好像姓谢,我看见他一直靠在门框上,好像在分析案情。”

    说起谢云蒙,吴禾一下来了兴致,她说:“谢警官可真帅,你不觉得他和那个叫莫海右的人很登对吗?一个是高大威猛型的,另一个是温和内敛型的。”

    “算了吧,收起你那颗腐化的心,我们现在面临的可是凶杀案,哪有你这种人的?还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沐言再次翻了翻白眼,表示很无奈。

    等吴禾安静下来,她继续说:“他们肯定会怀疑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可是剩下的那些刑警为什么没有监视我们呢?我是说他们为什么要骗我们呢?这样有什么好处?”

    “你什么意思?”

    “哎呀!你真是脑筋不转弯,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小林死的时候,那些刑警都到楼上去了,当时有七八个人吧,楼上又没有大门,不可能离开的,我们一直守在这里,只看到过一个刑警离开。”

    “而我上楼送水的时候,楼上房间里包括谢警官也只有五六个刑警,少的人去哪里了?这不是刑警故意在骗我们,把一小部分人藏起来了吗?他们也许是想要暗中监视老板,可是老板怎么会想不到呢?还大大咧咧从后门出去办事,太奇怪了!”

    “嗯…太复杂了,我反正是搞不清楚,也许老板是刑警要求他出去的呢?”吴禾说。

    沐言摇了摇头,表示这种可能性很小,不过她没有像刚才一样即刻否定。

    讲完这些,两个小姑娘好像一下子无话可说了,沉默下来,以同样的姿势趴在柜台上,两个人眼神都呆呆的,直到一个漂亮的中年妇女走进店堂。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沐言问道,脸上没有多少笑容,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中年妇女看上去最多三十五岁左右,保养得非常好,她微笑着对沐言说:“我能借用一下你们的厨房吗?我有些东西需要烧煮一下。”

    “那个,今天我们店里有点事情,不营业,隔壁不远处就有另一家小饭馆,你可以去那里问问。”

    “可是我……”中年妇女似乎有些为难,这个时候,突然谢云蒙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让她进来吧,没关系,我们在这里盯着呢。”

    “!!”沐言一下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谢云蒙到底是什么时候去厨房的?难道他会瞬移术吗?还是在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偷偷溜进厨房里去的?

    沐言想了想,更倾向于最后一种说法,刑警行动起来不都是很迅速的吗?于是她打开大门让进了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反复道谢之后,才向厨房里走去,她手里拿着一个布袋,里面好像是饭盒一类的东西,还飘出一股香味,闻得沐言和吴禾都有些馋了。

    两个人目送着中年妇女走进厨房,关上门,才再次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柜台上面。

    ——

    当电灯被扭亮的一刻,男人将美丽女人瞬间拥入怀中,关切地问:“还好吧,那里的情况?”

    “没事,一切都很妥当,他把我送过来的,你趁热吃一点,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行动,这次可是凶杀案,他为什么要雇佣你做这种事?”一边替男人整理着衣服,美丽女人一边说。

    男人微笑着抚摸女人的脸颊,轻吻了一口说:“放心,倒是你,照顾那么多人要辛苦了,小香回去了吗?”

    “回去了,我什么都没对她说,还有,她上次说的那件事我一直很担心,会不会第二次受骗啊!”美丽女人像担心自己的孩子一样担心着那个叫小香的人。

    男人说:“别操心了,管好眼前就行,小香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我大概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不能回家,这几天你把那里收拾一下,好好安置些床铺什么的,也不要回家了,等我的消息。记得手机要随时带在身上,随时充电。”

    “嗯,我记住了,你也要小心,需要什么就发信息给我,我送过来,千万不要瞒着我做危险的事情。”

    “是!亲爱的姐姐。”说完,男人又在美丽女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从他迷恋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有多么爱这个女人。

    放开手,目送自己的爱人离开身边,男人吸了一口气,回味一下刚才的温暖,才匆匆转身推开了身后的小门,他手里多了一个布包,有饭盒一样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