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五三九章 战前准备

第一千五三九章 战前准备

    众人又议论了一会儿,还有人猜想可能是先行进入古迹的日本猎手藤田刚,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引发了机关,或者惊醒了视频中沉睡在黑暗海底的巨兽。

    只是谁没想到,这都是刘老六自编自演的一出好戏。

    倒不是说在座的众人都是蠢货、糊涂蛋,而是他自己先把底牌弱点都袒露了出来。

    不光是阴物这一行,但凡行走江湖之人都素有‘双不显两不露’这一忌讳。

    不显财露富,不显弱露强。

    刘老六的底牌众所周知,就是那一双青魔鬼手,此时鬼手变红,实力大减,又伤成了这样,更是脆弱不堪。

    他那只紫砂壶看似不起眼,可明眼人一见便知,那可是件疗伤阴物!若不是真的伤痛难抑,恐怕也不会拿出来使用。

    谁都知道刘老六可是个老江湖,要不是真的伤重如此,也绝不会犯下这么多的低级错误。

    更为重要的是,先前那一番惊变除此之外也根本就无法解释,谁又能想到破冰船是被人一脚踩翻的呢?

    在座的众人可都是各行各业的顶尖高手,能让他们如此不知所措的,恐怕也只有无上神级了。可无上神级简直比五条腿的大熊猫都稀有,连传闻都极少,更别说真正遇见,所以谁都没往那边想。

    于是,无论屉气也好,触动了机关也罢,所有的疑点都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水下古迹上。

    威廉见大家谈论的差不多了,就很恰当的又把话拉回了正题。

    他向我和刘老六介绍道,就在我们俩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初步议定了行动方案。

    由后援组打开古迹入口,并且随时保持畅通。

    水下组乘坐小型潜艇潜到底部,再换上高端潜水衣继续探索。每个人除了各自带上趁手的武器之外,再配备一套由全世界最高科技凝聚合成的装备,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先和船上的后援组保持联络,在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之前,切不可冒进。

    另外,为了防止被遗迹中那股未知的力量打断通讯,沈老太太送了我们每人一个塑封的小纸人,说是在危机时刻,可以帮我们传回音讯,但是只能使用一次!

    希尔拿出一个小铁球,交给了我们当中看似实力最弱的丽娜,说万一遇到了什么不可控制的情况,必须逃跑的时候,就把铁球拧开,能帮我们争取到大约三分钟左右的时间。

    深水探测不像在陆地,水性也是极为关键的因素。

    恰好,我们组里的范冲、江大鱼、梁明利这三人都是靠着江河吃饭的水上霸主。于是,也被事先分配好了,他们一人带一个副手,随时帮衬。

    范冲带着丽娜,梁明利带着派克,江大鱼带着我,分成了三个小队。

    另外,遗迹太过古老,又太过诡异,说不定藏有什么深不可知的危险,所以,行进间的顺序也事先做好了安排。梁明利有鬼皮子护身,所以他和派克这一队走在最前边;江大鱼的经验比较老道,所以他作为水下组的组长,带着我走在中间,方便联络支援;丽娜紧跟着我们,范冲提着大刀压后。

    计划设计的极为周密,只是有一点没说明,那就是真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到底归谁?

    如果是按照威廉之前所说,谁拿到就归谁,那走在前边的不就占了便宜嘛。

    就算丽娜和派克看样子对宝物没什么需求,那江大鱼和范冲呢?他们俩怎么会同意这个顺序。

    还有船上的救援组,尤其是希尔巫师和沈老太太,他们俩也这么大公无私?纯粹就是为了威廉的报酬来的?

    我怎么就觉得这里边有点不对劲。

    我心里藏着个结,却也没多问,威廉问我和刘老六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我没出声,刘老六也轻轻的摇了摇头。

    威廉一见众人的意见统一,很是高兴的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好!既然我们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按照这个计划实行了,大家分头回去准备一下吧,半小时后,我们在甲板上集合。”

    众人一一退去,我扶着刘老六也回了房间。

    一进了门,他就再也不是那个病病怏怏的刘老六了,大马金刀的靠在了倾倒在地的沙发上,一边掏出小茶壶美滋滋的喝着,一边翘着二郎腿不住地乱晃,眯着两眼哼着京剧,另一手敲在沙发上打着拍子,惬意无比。

    要是被那些人看到,非得惊掉下巴不可。

    我以为他肯定还有什么话要嘱咐我,可谁成想,他理都没理我,在那哼的入了迷。

    “六爷……”我低声问了一句。

    “哎。”刘老六挣了开眼睛,反倒极为惊讶的问我:“你还不回去收拾东西,在这等什么呢。”

    “呃……”我刚要问的后半截话,硬生生的噎了回去:“那六爷您先歇着吧。”

    “嗯。”刘老六闭上眼睛,应了一声道:“一会儿你跟他们说,就说我伤的挺厉害的,外边太冷风也大,我就不出去了。对了,再让威廉那小子给我准备点好吃的送过来,我得好好补补。多来点美洲鲍鱼,那玩意还真挺好吃的,在成都卖的可贵呢。”

    我真有些无语,这老头儿简直无敌了。

    我的东西早就收拾好了,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也不等人来叫我,直接赶往了甲板。

    甲板上的风很大,吹得信号旗呼呼直响。

    威廉拄着拐杖独自一人靠在栏杆上,目色凝重的望向江面,一言不发。

    直到我走近他身边,这才头也不回的说道:“张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