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591 棍击

    张如封能够渡过三次雷劫,得益于他千百年来无数次的杀伐经验,临阵的敏锐意识。

    也是因此,他才早早的发现不对,从鬼池之地逃了出来。

    而其他人则不行了,就如现在的司马明珠和辛枯,已是被刘铨和枉死鬼君杨奇在鬼池不远处拦住了去路。

    其实本来还要应该加上辛彩练和高家的高子月两人的,但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成为了地上两具无声无息的尸首。

    现在,司马明珠两人却是眼看着就要赴他们的后尘。

    能够坚持到现在,其实已经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因为刘铨想看一看司马明珠操纵的雷霆之力,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而现在,司马明珠身周翻滚的紫色雷光,就让刘铨赞叹不已。

    “紫宵神雷,乃是传闻中神宵派的顶尖秘法,在修行界也只有上品金丹才有能力施展,而你的修为与上品金丹相差有天地之别,竟然也能够操控自如,果然了得。”

    修行界之中雷法的传承很多,但大体都是来自仙都、太乙、神霄这三种传闻中的上古门派,此外还有大洞、紫府、玉枢等等派别,而刘铨的雷狱刀经就传自上古仙都派。

    而这个世界的神雷道韵,使得则是神霄派的雷法。

    不过这里的雷神道韵并没有完整的传承,传闻中神霄派有七十二重雷法,在这里却简简单单的分成了四种。

    辟邪、灭魔、紫宵、神霄。

    虽然最终都是可以掌控号称天道之下最强的神霄雷法,但却不可同日而语。

    没有五行神雷一步步的前进,就算可以用出神霄雷法,也根本不会明白雷法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夫雷霆者,天地之枢机也!”

    紫宵神雷,已是可以掌控生灭之力的存在。

    “金丹?修行界?什么意思?”

    司马明珠即是好奇,又是想拖延时间,寻找生机。

    “一个必死之人,你不必明白!”

    口中轻喝,刘铨已经催刀急斩而去,雷霆惊爆五岳,瞬间连斩,电光生灭间,司马明珠身周的紫宵神雷已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其实司马明珠运转神雷的技巧十分高明,狂暴的雷霆在她的手中温柔如水,绕身旋转,每一丝雷光都能轰塌一座山峰,却被她精细的操纵。

    奈何这里的人神魂之力太弱,就算因为道韵的存在对幻术之类的力量抵抗力极大,但缓慢的思维,在刘铨看来幼稚的可笑。

    金丹宗师在一个瞬间就能施展出几十个法术,运用的刀法之上,更是能轻易的破开司马明珠的防护,一道道雷霆电光接连轰在她的法相之上。

    乙木正雷、丙火阳雷、葵水阴雷……,五行神雷接连爆开,硬生生的在雷神法相之上轰开一个大洞。

    “啊!”

    惊叫之声中,雷光跳跃,瞬间遁出数里,司马明珠的身形才刚刚显露,一道雷霆刀光已经爆斩而至。

    “轰……”

    紫宵神雷当空爆炸,虚空当即呈现不稳之状,一道雷霆刀光绕过爆炸的范围出现在司马明珠的身后。

    刀光一盛,雷狱刀经的狂雷震九霄已经轰然而至。

    九记刀光层层递进,一层强过一层,九记过后,当空的雷霆法相已是僵在原地,细若游丝的电光在法相之上蔓延,最终覆盖周身上下。

    “轰……”

    千里之地大放光芒,赤白的雷霆之光直冲万丈高空,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雷霆光柱,经久不灭!

    辛枯此时已经绝望,因为曾经在仙墟之中获得过一粒避劫丹,他活的年纪远比世人想象的要久,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活够,甚至还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能打破四劫的界限,成为那三位活的不耐烦的老祖一般存在。

    但现在却是没有机会了!

    枉死鬼君杨奇手中的两扇木牌可困锁神魂,而因为功法的特殊性,杨奇的体质十分难杀死,每一次遭受重创,体内的一个鬼物就会代他承受伤害。

    不在乎自己伤势的情况下,他的攻势狂猛,浓郁的阴森鬼气更是把附近的天际都染成了一滩浓墨,也是雷光下唯一不通透的地方。

    白虎七杀斗柄横空!

    白金的杀伐之气横贯虚空,把眼前的枉死鬼君剿杀成粉碎。

    但辛枯却来不及高兴,因为那粉碎的鬼体之中竟然再次钻出一道人影,继续激发出锁魂镇魄的黑光,轰向白虎法相。

    “森罗无边,唯我鬼道。”

    杨奇漆黑的双眸带着浓郁的死气,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浓郁的鬼气像是八爪乌贼,悄无声息的渗透到虚弱的白虎法相之内。

    白虎之上,当即多了份浓郁的黑色,也让辛枯运转法相之力的速度越来越慢,挣扎之力也是越来越弱。

    “呵呵……,一起去死吧!”

    辛枯的挣扎渐渐停歇,正在杨奇准备一举拿下他的时候,就听辛枯突然悲吼一声,浑身赤白光芒陡然大盛,浓郁的杀气猛然涌出。

    ‘不好!危险!’

    体内的魂魄同时发出危险的惊兆,杨奇身躯一顿,就欲后退,却发觉竟是已经来不及了!

    “铮……”

    一抹刀光从天而降,如热刀切牛油一般轻松没入白虎法相的内核,一击斩碎了运转的法力,赤白的光芒微微一晃,就如没了能源一般当即熄灭。

    刘铨持刀的身影显露出来,而那辛枯则是法相消散,露出一个额头洞开一个血洞,彻底没了生机的肉身。

    “多谢刘铨仙师相救!”

    杨奇深深松了一口气,真心实意的躬身道谢。

    他知道,若不是对方出手相救的话,自己就算逃过这一劫,也定要闭关千年恢复伤势不可!

    “我等皆是同道之人,何必客气,这是……”

    刘铨收刀淡笑着开口,话吐半截,却陡然僵住,一股发自圆满无暇金丹最深处的危险惊兆陡然涌上脑海。

    ‘不妙!’

    下一刻,他身周雷光一炸,已经化作一道幽蓝的闪电,猛然狂飙。

    极致的速度之下,世间万物相对都像是陷入静止一般,只有刘铨的思绪还在极速转动。

    ‘是什么人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危险警兆?这个世界上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没有几位,而对自己又杀心十足,甚至不在乎身份偷袭的只有两个。’

    ‘是他们其中之一!’

    思绪转动,金丹神识已经朝着四周横扫而去。

    狂猛的神识犹如飓风一般横扫而出,几十里之内的地域当即陷入风雨飘摇之中,鬼物被他狂暴的神识一扫,当即随风飘荡,有的更是当即崩散开来。

    大地尘土飞扬、疾风怒啸、云海激荡,金丹强大的神魂之力,可以确保无人可以隐藏在他的周围。

    ‘在那里!’

    左前方一个浩大的剑意当即吸引了刘铨全部的注意力。

    金丹宗师的神识撞在那剑意之上,就如柔缓的溪流碰撞到了万丈巍峨山峰,尽数化为粉碎。

    白光一闪,一柄通天彻地的巨剑从天而降,直斩刘铨的神魂。

    “铮……”

    手中长刀惊鸣,神魂之中猛起激荡。

    刘铨知道对方袭来的只是剑意,并未真的出招,但那磅礴的剑意,已是让他刀身惊颤,神魂激荡。

    “雷神法相!”

    脑海之中陡然立出一个雷霆巨人,巨人脚下一踏,激荡的神魂识海当即平稳。

    眉心一痛,却是现实中张玉儿也已经挺剑直刺而来。

    在那浩大的剑意之下,眼前的刘铨在张玉儿的眼中毫无秘密,包括他神魂的反应,刀势的运转,都是一目了然,清晰的映测在她自己的神魂感应之中。

    刘铨听过无崖子对张玉儿的描述,知道对方一旦出剑,就休想依靠法术技法赢她,只能靠强大的实力,逼着张玉儿与之对抗,才有胜算。

    他毕竟身为金丹,在积累上要远远高于张玉儿,虽然张玉儿剑意强大,但要想杀敌,还是要落到实处。

    雷狱刀经沉雷地狱!

    雷神道韵提供的操纵神雷的能力在刘铨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无穷无尽的神雷铺满数里之地。

    赤白的雷光,五行五色的雷电海洋,就在刘铨一刀之下诞生,也拦住了张玉儿的去路。

    包含天道至理的剑意,轻易的破开一道道雷电,以弱破强,直逼刘铨身前,浓郁的剑意锁定虚空,蓄势待发,就等对方露出破绽,然后顺势一击袭杀!

    “哼!”

    刘铨冷笑,虽然张玉儿表现得十分强大,但冲到近前,速度还是开始变慢了。

    刀势微微一变。

    雷狱刀经之中的天旋雷转已经使出,身周雷光狂涌,旋转不休,再次增加了张玉儿前行的难度。

    ‘只要挡下你,拉开距离,等下你还不是任我料理的份!我可不会像无崖子一般给机会让你近身!’

    心头冷笑之中,他却突然发现张玉儿的眼神中竟然露出一抹狡诈之色。

    ‘不好!’

    恰在此时,一股狂暴到巅峰的力量猛然从天而降。

    刹那间,天地倾覆,日月无光,满天星斗都在微微晃动,身周的虚空竟是如同实物一般被人以巨力朝着中心挤压而来!

    这一刻,天地同力,无边伟力于一点爆发。

    猿魔棍法灭法天地击!

    两人同行,张玉儿既然已经来了,陈子昂怎会不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