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清穿守则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提个意见

第八百三十四章 提个意见

    小狮子也好,星德,哪怕是弘皎等人也好,其实对弘瞻的想法都挺赞成的

    他们几个上书房出来的精英,难道还会想不出法子来?

    因此,这事儿过了七八天了,顾敏还是不知道。

    一方面是顾敏收风本来就慢。

    另一方面,也是弘瞻他们瞒得紧。

    倘若不是惠兰在福宜的授意下多嘴,顾敏还不知道。

    顾敏想了想,便招了福宜过来。

    “福宜,最近的身体如何了?”顾敏一见着福宜便招呼他坐下,然后询问起来。

    福宜的身体现在也就这样,不好也不坏,但常年吃着药是肯定的。

    顾敏和福宜寒暄了一会后,便对福宜说道,“福宜,你觉得,大宝船的事,我应该要插手?”

    福宜一听,皱了皱眉,“顾额娘不打算管吗?”

    这理论上,只要是当额娘能帮得上手的,肯定会帮手不是?

    本来做生意就是静妃的长处,除此之外,静妃好像也没别的,能帮得上弘瞻了。

    弘瞻和弘历二人之间,他肯定是站弘瞻这边。

    无他,为了惠兰的将来过得更好。

    弘历上位,他也信,弘历待惠兰也不会差。

    可他也知道,面子情和真心待你好,那是两码事!!

    所以,更多的时候,只要是对弘瞻有利的,在不影响到他在皇阿玛心里的地位时,他还是愿意出手提点一二。

    “福宜,你可知道,老鹰是怎么学飞的吗?”

    顾敏笑着问福宜道。

    福宜虽然博学,不过,这方面的事儿,还是不知道,便摇了摇头。

    顾敏笑了笑,然后道,“顾额娘曾经有幸见过一次,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老鹰是这么学会的。

    母鹰会抓着小鹰往空中扔,当然了,一开始的高度并不高,也摔不死。

    等小鹰适应那高度了,再一次次的调高,让小鹰慢慢的适应。”

    福宜是个聪明人,立即明白顾敏的意思了,便道,“顾额娘是相信弘瞻一定能在靠大清银行赚得出另外四艘宝船的银子?”

    “弘瞻是我的儿子,我自然是信得过的,而且我都想得出,他们几个人,想出的法子,肯定更加完善于我。

    所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就是担心你皇阿玛奖赏给弘瞻啥好,呵呵。”

    “福宜只是觉得,术专有专攻,顾额娘擅长的,毕竟是弘瞻福宜等人欠缺的。

    福宜更加觉得,弘瞻更多的心思,应该是放到国家大计,民生上,而不是大清银行这方面。”

    “所以?”

    顾敏虽然迟钝,不过,倒是觉得福宜的话,好像是意有所指,便询问道。

    福宜也是知道顾敏的,便道,“弘暇弟弟性子跳脱,而且跟着顾额娘走南闯北,福宜是觉得倒不如把大清银行和南洋商铺放到弘暇弟弟手上比较好。”

    福宜的计划其实和当年康熙想的也差不多。

    一方面,小狮子也不会阻了弘瞻的道了。

    另一方面,由于小狮子从商,也不会影响兄弟的感情了,而且对弘瞻夺嫡更有帮助。

    “顾额娘,福宜知道你心疼弘暇,可是,这其实是对弘瞻弘暇最好的,也是保全二人兄弟情的最好法子,顾额娘……”

    福宜知道顾敏教导儿子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

    他也知道,顾敏和弘暇的感情,应该是好过和弘瞻的。

    无他,弘暇待在顾敏身边的时间差不多是弘瞻的三倍。

    不说别的,单论皇阿玛对他们兄弟几人的感情,他也看得出,摒弃别的,皇阿玛最疼的自然是他。

    其次便是大哥弘晖,然后才会轮到弘历。

    单论感情,弘昼有可能和弘瞻,弘暇在皇阿玛的心里感情差不多。

    无他,弘瞻和弘暇在皇阿玛身边的时间也不多。

    弘暇呢还老惹事生非,弘瞻呢,为了帮弟弟,帮着弟弟擦了屁股,但事儿呢,又不和皇阿玛说。

    再加上弘历一挑拨,皇阿玛的心里会舒服,那就奇怪了。

    当然了,这只是福宜在他皇阿玛身边久了,凭着感觉推测出来的。

    虽然未必全中,可也差不多。

    父子情,跟挑选下一任的继承人,其实是两回事。

    不说别的,就拿康熙爷来说,和他感情最深的,自然是废太子,伤他最深的,自然也是。

    除了废太子,别的儿子里,估计就是老大,十八,十六等人了。

    四爷在康熙心里的排位,能不能挤到前五,还是未知数。

    “福宜啊,这事,容我想想。”

    顾敏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福宜走后,玉茹便开始给顾敏按摩起来。

    自从玉茹来到顾敏身边,知道顾敏喜欢宫女给她按摩之后,便在太医院哪儿,请了个太医教她穴位辨认。

    不得不说,玉茹本身聪慧,再加上肯学,没多久就把人体的穴位全部记清认下。

    虽然也有别的宫女学会了这方面,不过,论谁能把顾敏侍候得最舒服,自然是玉茹了。

    “玉茹,对于福宜的话,你怎么看?”

    顾敏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玉茹的享受,一边问道。

    “依奴婢愚见,福宜阿哥说的是上上策。”

    玉茹想了半晌,才回答道。

    “你们说得都对,不过,就依小狮子的年纪和阅历,能打理得好大清银行?

    至于福宜说的,弘瞻应该转到民生方面来,难道只有种田养蚕才是民生?”

    在顾敏看来,弘瞻当年跟在康熙身边,民生方面的事,虽然比不得四爷是个实干的,但理论方面的知识,懂得还是不少的。

    顾敏一向觉得弘瞻别的都很好,差的,其实就是扎扎实实的基础了。

    只不过,很奇怪的是,四爷好像很少让皇子们出京城当差。

    弘瞻还算好的,去过一次江南,别人皇子就再也没有这些了。

    弘历也好,弘昼也好,一直在京城六部办差罢了。

    在顾敏看来,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下面,多的是欺主的奴才和臣子。

    可奇怪的是,四爷却没给几人实战的机会,自己要不要去提个醒呢?

    虽然提了会被骂,不过,四爷现在倘若来自己这儿,啥事都能挑着错处说道自己几句的。

    有的时候顾敏觉得也奇怪的,明明四爷看自己不顺眼,那就别来啊。

    你说吧,你骂人的时候心里难道会爽?

    真没见过喜欢找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