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清穿守则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下赌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下赌

    而此时的四福晋正和弘晖闹脾气。

    四福晋的阿玛,乌拉那拉费扬古当年也是立下不少战功的人。

    只不过,自从他走了之后,乌拉那拉府,就再也没有人能挑起大梁来了。

    这次弘晖要上战场,四福晋便和她额娘提起,是不是把她阿玛,费扬古当年穿过的软甲给弘晖。

    四福晋虽然也知道星德要上战场,而且是去前锋营,不过,她是觉得,侄儿再重要,哪里有儿子重要。

    毕竟,侄儿这么多,儿子才一个,孰轻孰重,她自然分得轻了。

    当然了,和她额娘说的时候,她就不是这么说了。

    她的意思是,这布尔和是康熙放在心尖上的人,人家的夫婿康熙肯定会另有安排的。

    到时候,肯定会赏赐软甲给星德的,怕啥。

    而且倘若两个只能选一个,肯定也是弘晖重要过星德啊!!

    外孙就一个,孙子可是有这么多的。

    四福晋的话虽说是难听,不过,确实也有几分道理的。

    而且四福晋去的时候,拉上了她的大嫂和二嫂,因此,四福晋很容易就把这件软甲给弘晖拿来了。

    弘晖一开始也是收下了,到了第二天星德的额娘闹上王府才知道,原来这软甲有这么一个故事的。

    他是觉得,他就是去运送粮草的,问题不大,还不如给去前锋的星德呢。

    可四福晋哪里肯的,便和弘晖给争执了起来。

    这事儿呢,顾敏和大猫自然是听说了的,所以,大猫才想到,要不要向弘晖借一下,这种软甲能制作出来,那再仿一件就行了。

    或者她向皇玛法开口,要一件,这东西,宫里应该有存货的吧?

    顾敏则觉得,这种小事,就不要太过麻烦圣上了,找四爷不就得了。

    顾敏现在养出一种很好的习惯,想不通的事,搞不定的事,全部交给四爷。

    你说也是,今天四爷怎么还没回来?

    现在由于在备嫁布尔的,所以,四爷基本每天回府都来杏园,和布尔和吃个晚餐,多找机会和女儿聚聚。

    偶尔也会留宿在杏园,不过,大部分都是去年氏哪儿。

    可今天,四爷去哪了?

    难道年氏身体又不舒服?

    让顾敏想不到的是,四爷因为弘瞻的事拖在了乾清宫,而且还有些小小的麻烦。

    本来康熙也同意了,弘瞻弘爱弘暹包括家长们也没啥意见。

    除了讲堂先生不高兴,别人都挺想看三人开打的。

    本来要打了,弘爱突然说道,光打没啥意思,要不要加个赌注啊?

    弘瞻则是觉得,这两货太麻烦了,早点打完咱好早点回去吃饭,搞啥赌注啊??

    到底要不要打架了?

    打个架还要搞得像个娘们似的,忒讨厌!

    而那边弘暹则说了,说什么现在国库空虚,他们也可以为西北的战争经费,做出小小一点的贡献嘛!

    康熙一来便来劲了,这弘暹说得挺有道理嘛。

    要知道,老九和老四家,银子那可是最多的了。

    老纸向儿子要银子不合适,不过,倘若是人家的赌注,那可就不一样了。

    弘瞻眨巴眨巴眼睛道,“我是好学生,不玩赌博,赌博害人一生,好孩子是不赌博的。”

    不是他不想赌,实在是他所有的零花都在额娘哪儿。

    进宫是给了他不少的银票和零碎银子,不过,顾敏全部是很精确的。

    等回府的时候,要和顾敏说出银子的去处。

    顾敏倒不是说限制儿子用银子。

    只要适合的,她并不介意,但是她怕儿子乱花瞎花。

    你说他入了上书房,虽说大部分都是好学生,可万一碰上一些存心想带坏自己儿子的人呢?

    所以,顾敏就和弘瞻说了,除了自己的亲人,别的老想便宜给他沾的,肯定都是坏人。

    人家和你非亲非故的,干嘛给你花银子啊?

    喵喵那时候还和弘瞻讲,这种就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当一天到晚请你吃饭,请你玩的,而又没有事情想请你帮忙,背后,肯定有一个算计你的大阴谋。

    因此,顾敏也好,双胞胎也好,是严格的控制弘瞻的零花。

    本来在府里,弘瞻确实也没花银子的去处,因此,他也没感觉有啥问题。

    可现在,进了宫,特别是人家说要下赌注了,弘瞻便感觉问题来了。

    他手里是有银子和银票,不过,他都是有记账的,顾敏和双胞胎说过,倘若是为了打听消息啊或者别的,那没关系。

    但倘若是和身边的堂兄弟赌博,那就不好意思了。

    现在,还要当着皇玛法和阿玛的面赌博,他还要不要活了?

    因此,立即拒绝了。

    弘瞻这么义正言辞的拒绝,弘爱和弘暹的兴致更加高了。

    至于一边的九爷更加觉得,要不要索性多拿出一些银来赌啊?

    若说算计别人的财产,九爷认了第二,还真没人敢认第一的。

    更何况,上头的康熙都没反对呢。

    而且九爷认定,自己是不会输的。

    他便立马说了下下注的规则。

    由于弘瞻强烈表示,他是绝对不会下注赌博的,所以,那时候,三爷就表示,就由他们这些当阿玛的来对赌吧。

    确实,小孩子这么小就赌博,不是件好事!

    老三和老九都说要赌了,四爷哪里能说不赌的,再加上刚才老九说了,除了赢家是可以拿回自己的赌资,输家的那银子是要捐给西北战场的。

    四爷只能被逼点着头答应下来,康熙还在上头坐着呢。

    三四九,三人各出一万两,至于别人,那就随意。

    弘瞻:为什么没人问问他的意见?好像他才是主角儿吧?

    等众人下完注的时候,弘瞻便发现了,这阿玛和自己的人缘吧,真不咋滴。

    很多叔伯,都把赌注放到了弘爱和弘暹哪儿。

    你说明明你们无论输赢,这银子都是要给西北战场的啊,为啥不支持下自己啊?

    这样,自己很没面子好不好!!

    因此,他便转头和康熙说道,“皇玛法,是不是赢的那方,可以把银子拿回去啊,说话算话?”

    一边的九爷笑道,“那是自然,你皇玛法亲口答应过的,还能有假,怎么,弘瞻,你要加码?你有银子吗?”

    “皇玛法,是真的可以拿回去?”

    弘瞻看了看九爷,又转头看向康熙,一定要得到康熙的点头,要不然,多不放心,额娘可是说过,皇玛法比她还要狡猾的。

    没得到康熙的点头,很容易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