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朝最佳闲王 > 第六八七章:天王盖地虎

第六八七章:天王盖地虎

    得……得罪了?

    “你……你想干嘛?”胡三有些震惊的看着郭毅,简直难以置信。

    军队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至少在这十年内,军队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你马上就知道了!”郭毅不冷不淡的回应道。

    对话间的功夫,郭毅身后的一个连战士便迅速的组织成了进攻队形。

    不对,是直接控制住了城下的人,城门已经对他们开放了,不过还是有一个排迅速退后了大约五十米的距离,警惕的用枪口瞄准着城墙。

    不管这个胡三是不是他最终要抓的人,但是现在,他在阻拦自己率部进城,这就是有问题的。

    上面说的是要快刀斩乱麻的,到了地方与接头人碰面以后,要以最快的速度抓人,然后派一部分人将人送回来,其余人则继续镇守那里,等待新的官员到来。

    “你……你怎能如此?”胡三气的想要反抗,但是看着对面手中的枪,他又怂了。

    这跟胆量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拿刀的碰到拿枪的,当然会害怕。

    再说了,他这个将军,是县里自封的,朝廷并不认可,前面他还敢公事公办的扛一下,但是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他不抗,而是实在不敢。

    至于怀疑郭毅等人的身份,这个就真的有些多余了。

    一个假冒的军人还是有可能的,一个连的假冒军人,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一个全副武装连都是假冒的,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

    谁不知道朝廷对于枪械的管理极其严格,每一把枪上都打上了钢印,一个序号对应着一个人,枪丢了,本人,班长,排长,全部滚蛋,是滚进大牢内,连长将为排长,营长记大过,这个是直接影响升迁的,团长记过,同样影响升迁,只不过没营长那么严重。

    在这种严格的管理制度下,枪就是他们的命,加上没有大规模的战斗,想要搞到枪不比枪一座钱庄容易多少。

    所以现在判断一支军队是真的还是冒牌的,看他们手里有没有枪就知道了。

    “有问题去找十九军,老子没工夫跟你瞎叨叨……”郭毅看了眼胡三,然后指着墙头上那些正在高度紧张的守军:“二十息内,不下城的,一律严惩!”

    郭毅的威胁还是很有效果的,尽管这个县的人比较团结,但那只是平常时候,在面对军队的时候,他们还是软了一些。

    再说,在军队面前,他们那点团结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对面虽然只有一个连,人数没他们多,但只要这边敢有异常,人家立马会来更多的人,到时候倒霉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再说了,一个演习而已,又不是一直演下去,没瞅见胡三那货都不说话了吗?他们这些拿着地位军饷的杂役士兵们,还去当那个出头鸟作甚?

    稀稀拉拉的六十多个士兵缓缓的下了城墙,其他地方的守军消息没这么灵通,所以没来得及过来,有些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了差不多半刻钟,整个守军部队二百来人这才勉强到齐,余下没来的,则是在家睡觉,这些人是负责夜间防御的。

    不过让郭毅郁闷的是,自己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接头人竟然还没有出现。

    这特喵的就尴尬了,接下来自己该干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任务啊?

    郁闷着,郭毅安排了一个排的战事负责城墙的守卫,一个排看管这些士兵,余下的则跟着自己进了城。

    恩,郭毅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智商好像出了点问题。

    因为在进城的那一刹那,他就看到了那个疑似接头人的目标。

    那货正靠在一个墙角处美美的啃着馒头,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城门口处,看到郭毅进来以后,并且确定郭毅看到了他,这才缓缓的转身朝着身后的小巷内走去。

    郭毅领了几个士兵,也看似随意的走了过去。

    “你就是天王?”郭毅下意识的问着。

    “不,我是盖地虎!”那人摇了摇头。

    “宝塔在哪里?”郭毅继续问着。

    “在镇河妖!”那人继续说着。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个口令有些有趣,正常的暗号口令,是一个人说上一句,另一个人对下一句,对上了就说明是自己要找的人。

    但是郭毅这里的口号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果不知情的,怕是在第一句就会出现错误。

    “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郭毅直接问道,他可没闲工夫去聊天,确认对方就是接头人就好。

    “县衙西侧第三座院子,院中有颗果树,去那里抓一个叫丁二爷的家伙,此人身高到你眉头处,秃顶,习惯性带着一顶帽子,抓到此人后可立即送走,另外派人去控制县衙,特别关照县令,我怀疑他也有问题,再然后,安排防务,守着这座城,等待下一步的命令。”那人简单的说着。

    任务不重,只需要抓一个叫丁二爷的家伙就可以了,而暗卫不敢在这里大张旗鼓的去扩张,因为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被收买了,所以打听的并不详细,但即便如此,也掌握了这个丁二爷的一些情况。

    只抓一个人,这也是只来一个连的缘故。

    “县令要不要送走?”郭毅接着问道。

    “暂时不用,这个县情况有些特殊,一但送走县令,我怕事情会更加恶劣。”那人摇了摇头。

    这个县的情况的确很特殊,在没有掌握具体的证据之前,他们是不会对县令动手的,但是限制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有些事情,县令是绕不过去的,而丁二爷在这里,也是一直跟县令对接的,这一点暗卫还是打听的很清楚的。

    郭毅点了点头,结果对方更加干脆,直接轻轻松松的离开了这里,一点也没有跟着部队一起行动的意思。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是军人,一群都是军人,中间掺和着一个普通人,这其他人一眼就能看到问题,现在他还不是露脸的时候,一旦暴露了,也就意味着暗卫需要重新布置这个县的力量了,郭毅不知道他在这个县待了多久,但时间绝对不会短。

    在这样一个小县城,极其排外的小县城里,想要做到这一点,还是很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