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国际制造商 > 第510章 有钱就变坏

第510章 有钱就变坏

    通往山南北区的内环高架上,一辆奥迪q5飞驰电掣,

    驾驶位上,深二建那位霍经理,此时满头大汗。

    半个小时前他接到公司老总电话,先是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才告诉他,长岭皮水库甲方要更换施工单位,

    当时正在酒店房间洗鸳鸯浴的他,几乎是连滚带爬从浴缸里出来的,吓得连袜子都没穿就下了楼。

    此时这位霍经理肠子都悔青了。

    他也是看甲方监理好忽悠,所以平时有什么事都是敷衍了事,反正工程已经做到大半,他不相信对方还敢临阵换将不成?

    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想,那个愣头青狗屁不通一个,特别好忽悠,平时只要顺着他一点,再说点好话,什么事都没有。

    工程款每一期如数到账,工地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也由底下人搪塞了过去;

    他每天优哉游哉,没事找人喝个茶,到香江旅个游,到惠城打个炮,日子过的比神仙还快活。

    这不,马上都快半年了,屁事没有一个。

    没想到,这眼开再有三两个月工程就结束了,居然出了这么大个纰漏。

    他已经不敢想象,如果甲方这次真因为他的缘故换了施工单位,公司会如何处理他?

    半个小时后,长岭皮水库。

    比他先到一步的是华鹏置业底下的工程队,正在和深二建项目部交接手续。

    “霍经理你来的正好,帮我在这里签个字,回头我们要去变更施工许可证。”

    霍经理满头大汗说:“那个…那个……陶经理,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

    你先等一下,我需要跟王经理去确认一下;另外……”

    这位腆着大肚子的霍经理已经说不下去了,汗流浃背的朝东面办公室跑去。

    后面穿着白衬衫的陶经理,一脸古怪的喊说:“霍经理,你不用去找王经理了,他已经回金陵了。”

    “什……什么?回金陵了?”霍经理猛的停下了,问道:“真得?”

    “骗你干什么?”

    “我……我……”

    霍经理颤抖着嘴唇,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

    建业区光传感器工厂,天义科技几位高层正陪同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头参观产线。

    老头虽然满头银丝,但却精神矍铄,脊背挺直,偶尔听到感兴趣的话题,也会转头询问上两句。

    跟随在一边的沈心,也是实时做出解答;

    碰到专业知识了,则由光传感器总负责人邹岩作解答。

    一圈看下来,老头笑容满面说:“你们那位小韩总确实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啊!

    敢想、敢干、并且干出了成绩!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

    咱们中国现在就缺少像他这样的人。”

    邹岩笑道:“孟老说的是。韩工在创造力上确实有很多独到之处,这一点也是我非常佩服的地方。”

    “嗯!”这位孟老头微微颔首,随后又笑说:“不过我还是得批评他。有成绩就要勇敢亮出来,不要总是藏着掖着,怕谁抢了似得。

    朗朗乾坤之下,谁还敢做那恶霸不成?”

    沈心笑着点头,“您说的是!

    不过我们韩总的想法是打算走民生发展道路,通过刺激民间资本来推动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

    两者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孟老您说呢?”

    “你个女娃娃将我军啊!”孟老头哈哈大笑,“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等参观完产线,一众人等又回了贵宾接待室。

    ……

    由于来的突然,韩义出差在外,总装部一行人没有久留,于下午四点半离开了天义。

    晚七点半,韩义赶到了金陵。

    在听说总装部的人已经离开后,他也没去公司;

    等沈心把下午的情况讲了一遍后,回家困觉去了。

    这一趟深城之行把他累的够呛。

    各种琐事夹在一起,中间还被人枪击,想想也是后怕不已。

    另外,关于林慧儿的事情也令他头大不已。

    他出轨了。

    如果不算酒店那次的自救,

    第二次在家里的沙发上,林慧儿再次咬他时,他当时不知出于何种心理,竟然没有阻止对方,而是以半强迫行为任她施为;

    听着她的喉咙里发出的呜咽声,想象着两人在高中时遥不可及的距离,心底居然有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他有了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男人有些花花肠子是很正常的事情,看到美女时,就算女朋友、老婆在身旁,也会偷偷看上一眼。

    但是想跟做是两码事,这已经有违他做人的底线了;

    况且何潇潇还是有孕在身,他这么做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老话常说,男人有钱就变坏。

    他现在发现,这话错也没错。

    错的是,有时候并不是男人想去招蜂引蝶,而是当你身价到了一定地步后,女人就像扑火的飞蛾般、自动投怀送抱。

    没错是因为,只要你做了,你没管住下半身,你就是禽兽,你就是渣男,你应该受尽千妇所指;

    现在韩义才发现,以前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别人时是多么容易,等到事到临头时才发现,有些事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予取予求、任君采撷的女人,有多少男人能拒绝得了?

    何况以当时的情况,除非是太监才会拒绝。

    他不是太监,也不是道德圣人,他只是一个凡夫俗子,

    他会犯错,面对美色的诱惑,做不到心如磐石。

    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唯一感到对不起的就是何潇潇。

    这几天他没有联系林慧儿,就是想先好好冷静一下。

    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等心情彻底平静下来再说。

    …………

    “哎”本来有些困倦的精神,因为这事,韩义又忍不住烦躁了起来。

    打开床头灯,看看时间才9点半。

    一时半会又睡不着,干脆调出了制造商应用;

    眼前出现一副立体图像,图像左下角的能量还剩3920;

    前几天做变种神经毒素,花了110点能量,现在想想,都有些肉痛,早知道干脆让苏瑞尔一刀抹了脖子拉倒了。

    怔怔的看着,脑海里在考虑,到哪里去弄能量?

    从几次生物实验里就能看出来,合成出来的药物非常厉害;

    韩义就想,要是合成出一款抗艾或者治疗癌症的药物会怎么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韩义想入非非之时,耳边传来了酆大的示警声,“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