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一品农妃 > 番外(二)

    看着夹完了肉就离开的柳珍珠,李绣绢心头的怒火简直就可以燎原了,但是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她不敢发泄出来,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滑动着轮椅,柳珍珠便是进入到了贺老婆子的房间里。

    来到床前,看着床上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娘,再看着她那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以及她那稍带着绝望的眼神,她的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娘,吃饭了。”

    轻说了一声,柳珍珠将手中的碗筷放在靠着床边的小矮柜子上,随后便用力地将贺老婆子从床上扶起并且靠在床栏上。

    扶着她靠好后,柳珍珠端起了饭便是一勺子一勺子地喂了起来。

    默默的吃着饭菜的贺老婆子看着眼前的女儿,心中有着无尽的感动。

    自己不能动了,照顾自己事情就落在了自己这个已经残废了的女儿身上。

    那二儿媳妇虽然不对自己动手,但总是对自己不断的讽刺嘲笑以及漫骂,更别说会照顾自己了。

    想起以前自己还是这头家里的掌控者,那些儿媳们一个两个对自己恭敬有加,而且还讨好不断。现在想起都是怀念不已。

    现在人老了,也病了,他们那些人的面目全都出来了。

    好在,好在自己没有白疼这个女儿。

    …………………………

    离清平郡两千多里外的一处小镇上,一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烂并且脏兮兮的乞丐一条腿跪在地上,另外一条腿无力地垂躺在了身后的地面上。

    而且,他的手还缺少一个手腕,只剩下一只手是正常的了。

    这个乞丐如果让柳大湖看到,肯定会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我已经是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求求各位好心的施舍几个钱吧。”

    这乞丐那正常的手拿着一只破碗向着那些路人不断地乞求着钱财或者吃的。

    想起以前自己那美好的生活,他的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后悔。

    他是一年多前从牢狱里出来的柳大海,自从出来后他就不敢再回去了,而是来到了这个离他们那地方比较远的小镇上过着乞讨的生活,从而也避免了他们看到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

    这头家里经被自己闹得散了,不但是气得自己老娘中风,而且还做了这么荒唐的事。

    再以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他也不敢再回去了。生怕自己回去后会遭受到众多人的指指点点,让自己更加的抬不起头来。

    还不如让那些认识自己的人们慢慢的将自己给淡忘掉。

    就在他思绪飘远的时候,自己的碗中突然一重,他立马就看向了自己的那破碗。

    一看之下,他立马就将碗放在了地上,然后伸手往里面一抓,一个温热的馒头便被抓入手中。

    感受着手中的温度,他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都不知道有多久了,有多久没吃过这些东西。

    平时能够乞讨到一些残羹剩饭已经是极好的了,更别说是这新鲜温热的大白馒头。

    虽然心里面感慨万千,但他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敢慢下,抓着大白馒头就往嘴里塞着。

    乞讨到东西,如果你不尽快吃了,就会被别的乞丐看到,定然会蜂拥而上将这些东西都给抢走。

    这些事情是他乞讨久了而悟出来的事情。

    在刚来的时候,他每每讨到东西不舍得吃,放入怀中收着。

    但是,别的那些乞丐鼻子很灵,一旦闻到或者是看到你身上有吃的,他们就会蜂拥而上将东西抢走。

    就算是乞到了几个铜板放在身上藏着,等到一回到破庙里,那些乞丐们就会将自己围起来,并且还搜自己的身,看看有没有钱或者是吃的。

    自己为什么这么备受欺负,原因无多,就是因为自己身上残疾得厉害,被他们欺负也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

    久而久之,他一但是得到了铜板,他就会将铜板悄悄地收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或者是买包子吃。身上都不敢带有东西回破庙里了。

    疯狂地将一个大白馒头吃下,柳大海感觉自己已经饿到抽筋的胃这才好了许多。

    但由于好几天没有吃到过东西了,现在一个馒头下去,也只能够填一填肚子,依然还有着一阵阵的饥饿感传来。

    不过对此,他都觉得好幸福了。

    看着日已西斜并且消失不见,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逐渐的,看着已经是黑了的天空,知道再也乞讨不了东西,他也这才拄着拐杖慢慢地站起来。

    现在他连行走都有着极大的困难,不过,拄着拐杖他还是能够走稳的。

    还记得刚残废了的时候,他连站起身来也都无法做到,也只能够躺在地上用一只手和一条腿艰难地爬着,更别说行走了。

    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他这才练习好拄着拐杖走路。

    想到一会自己又要回到那破庙里,他的心情便是极为的压抑以及不愿意,但又没有办法。

    在这些小地方很少会有那些残破没人住的屋子,能够找到一间破庙居住,那也都是花费了他大多数的时间了。

    不过,虽然找到了破庙栖身,但破庙里头早已经是有了十多个乞丐居住。

    他们平时都是不断地在对自己进行欺负,让他极其的不愿意回去,但又没地可去。

    轻叹了一声,咬了咬牙压下了心中的不愿意,拄着拐杖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走了不知多久,当经过别人家门口的时候,看着别人家里面那微弱的灯光,再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欢笑声以及聊天声,他便忍不住停下了身子,仰望着里边。

    越是看着,越是听着,他的心里便是异常的难受。

    原本自己也是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女子温柔而又体贴能干,一双女儿亦是如此。

    可惜,当年的自己忍受不住别人的诱惑而抛弃了她们母女三人。

    如果,当年的自己能够忍受住外面的诱惑,现在早已经是孙子承欢膝下,过着和美美的幸福日子。

    可惜,这只是如果而已,事情早已经发生了,也已经是无法挽回。

    深深的看了一眼里面,他再次迈开了步伐离开了。

    他的背影很是落寞,让人看了心里都倍感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