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权臣闲妻 > 番外6:浮云归(六)

番外6:浮云归(六)

    睿王府举办花会,绝对比宫宴的门槛还难进。特别是这还是安德郡主提议举办的,而且注明邀请的是京城从四品以上人家家中有年龄在十岁到十八岁之间未出阁姑娘的人家。这更是让很多人心动不已了。十岁这个年龄听起来确实是很尴尬而且奇怪,但是想起这几日朝堂上闹着给陛下选妃立后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陛下才十一岁,总不可能给他选个十五六岁的妃子吧?等陛下十五六岁能正式成婚了,妃子们都二十出头了!

    至于年纪大的嘛…更多人将目光定在了睿王侧妃的位置上。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三年前,想要成为睿王世子侧妃的人家是什么下场,京城的权贵们可还没有完全忘记。虽然现在睿王世子变成了睿王,但是以睿王殿下和睿王妃那个脾气,就算真嫁进了睿王府,只怕也没什么好下场。牺牲女儿可以,但是至少得牺牲的有价值。如果完全没有价值甚至还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谁有毛病才会去做。

    所以,虽然年轻的睿王殿下权倾天下,俊美不凡,温文尔雅,依然还是被京城里绝大多数的人家排除在了结亲的人选范围之外。

    消息灵通的人家早就得到了消息,这次安德郡主是受了几家夫人的托付,要解决京城里几位大龄青年才俊的婚姻问题。仔细算来,如今京城里年纪大了却没有成婚的年轻人可真不在少数。不说穆家大公子,苏公子这两位,孔家少主,高家两位公子,还有刚刚回京的浮云公子等等。诚然浮云公子的身份有些尴尬,但是人家得重用有本事啊。只要不是太要求家世的人家,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哪怕这些都捞不上,睿王府麾下也多得是没成婚的亲年才俊。嗯,这个花会有意义,必须参加!

    睿王府后院里,朱颜蔫巴巴地蹲在花园里的一颗大树下发呆。不远处,谢安澜和陆离正与柳浮云坐在凉亭里议事。另一边,阿狸正跟谢灰毛和小花玩着追和被追的游戏。所有人都很快乐,就只有本姑娘倒霉。朱颜心中愤愤不平。

    大约是感觉到了朱颜的怨念,议事告一段落之后谢安澜回身趴在凉亭的栏杆边上没好气地道:“闲着没事出去浪啊,别跟个背后灵似的成么?本大神都被你的眼神弄得背后发凉了。”

    朱颜狠狠地瞪她。

    谢安澜好脾气地笑道:“高裴对你做了什么?”

    朱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什么叫高裴对我做了什么!就凭他,能对本姑娘做什么啊?”

    谢安澜不解地看着她,“那你躲在睿王府干嘛,你又不是没有住处。”

    朱颜幽怨地望着她,“用得着人家的时候就叫人家颜颜,用不着人家了就要赶人出去。你…你、好……”

    谢安澜实在忍不住想抽她的抽动,抓起桌面上的茶杯就砸了过去,“你怎么不去唱戏呢?听到我一声鸡皮疙瘩。”朱颜利落地抄起了飞到自己跟前的茶杯,笑吟吟地道:“我只想唱给你听啊。”

    话音未落,一道冷飕飕地目光就如刀子一般地扫了过来。吓得朱颜一缩脖子,连忙换了个位置挡住了陆离的视线。

    柳浮云看了看朱颜,微笑道:“朱老板,高将军今日不在城中。”

    朱颜一怔,挑眉道:“你怎么知道?”

    柳浮云道:“方才回来的时候,正巧碰到高将军出城。”

    朱颜眼睛顿时亮了,欢快地朝谢安澜挥挥手道:“本姑娘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你了。”说完,人已经飘然远去了。谢安澜顿时无语,谁要你陪了?谢安澜有些好奇地看向柳浮云,“浮云公子今天碰到高将军了?”

    “没有。”柳浮云坦然道。

    谢安澜惊讶,看向朱颜消失的方向,“那……”

    柳浮云道:“早先欠了高将军一点人情。”

    “……”

    朱颜出去之后经历了什么谢安澜并不知道,只是傍晚的时候她怒气冲冲地回来就直冲柳浮云的院落而去。只可惜她来晚了一步扑了个空,因为柳浮云已经先一步搬去了自己刚刚整理好的新府邸。朱颜自然不可能冲到柳浮云家里去,只得咬牙切齿地忍了。

    第二天便是安德郡主举行花会的日子,虽然已经是秋季,睿王府的花园里依然是花团锦簇,景色如画。这几年,京城的风气也比以前开放了不少,权贵少女们经常举办一些赏花品茶踏青游玩的聚会更是习以为常。

    一大早往日庄严肃穆的睿王府就热闹了起来。

    阿狸很久没有见过睿王府这么热闹了,倒是比大人们还要兴奋。一大早就被芸萝打扮的漂漂亮亮,跟安德郡主请过安,就十分欢快地跑出去找小朋友们玩儿去了。不过很显然,阿狸在小朋友中间的人缘并不太好。虽然有不少人家想要奉承睿王府的小郡主,但是更多的人家还是心疼自己的孩子的。能接近阿狸的人家必然都是位高权重的,总不能为了奉承小郡主就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啊。

    走了一大圈,才发现自己的小朋友们并没有来参加宴会,阿狸森森地忧郁了。

    她只是想要跟大家一起玩儿啊,为什么大家都不理她呢?

    “阿狸。”

    西西带着人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阿狸躲着下巴做着花台边上做沉思状。小小的一团却非要做出大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笑。西西低头闷咳了两声,方才开口唤道。

    听到声音,西西立刻眼睛一亮,“西哥哥!”

    站起身来欢快地奔向了西西,西西伸手将她拦住,俯身将小团子抱了起来,“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小阿狸才四岁,西西记得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虽然被迫住在庄子里,却也是好几个丫头嬷嬷随时守在跟前。

    阿狸可怜巴巴地道:“没人陪阿狸玩儿。”

    西西心疼地摸摸她的小脑袋道:“西哥哥陪你玩儿。”

    阿狸轻哼,“我才不信,西哥哥好久没回来看阿狸了。”西西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西哥哥要读书学习啊。”

    “你可以在家里读啊。”阿狸道。

    西西轻声道:“你还小,以后就明白了。”搬到宫中去住是西西自己坚持的,他并不喜欢宫中,但是却知道如果一直坚持留在睿王府的话,那些老臣一定会一直烦着父亲和娘亲的。虽然父亲说无妨,但是西西觉得自己应该给睿王府留一个安静的空间,不能让阿狸从小就生活在那样人来人往勾心斗角的环境中。果然,他一搬去宫中,睿王府立刻就清净了许多。而且,因为怕他孤单,娘亲经常都会进宫探望他,隔一段时间也会接他回来住。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学业比较紧,才没有回来。倒是没想到阿狸还记着了。

    阿狸抓着西西的衣襟似懂非懂地点头,虽然她还是不懂,不过她长大了总是会懂的。

    “没关系,西哥哥不回来阿狸就去陪你玩儿好了。”

    西西腾出一只手捏着她的小脸蛋道:“我可是听说,阿狸刚刚认了个师父。还有空陪我玩儿么?”

    阿狸坚定地点头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学得不错啊,长进了。”西西笑道。

    “陛下。”不远处,睿王府的管事匆匆而来,恭敬地见礼,“见过陛下,小郡主。”

    西西点头,问道:“有什么事?”

    管事道:“回陛下,王妃猜想陛下是来找小郡主,请陛下一会儿直接带着小郡主去东苑便是。”

    西西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去吧。一会儿我带着阿狸过去便是了。”

    管事应了声是,恭敬地退下了。

    西西抱着阿狸笑道:“走吧,去看看有没有阿狸喜欢的玩伴。”

    阿狸撅着小嘴,“没有,好多都是大姐姐,一点也不好玩。”

    西西挑眉,“阿绫姐姐没来么?我记得你跟她关系很好啊。”

    阿狸忧愁地叹气,“我家那两个,老大一把年纪还娶不着媳妇,愁死人了。哪儿有功夫玩儿啊。”阿狸嫩嫩的嗓音陪着那故作老成的调子,让跟在西西身后的两个侍卫也忍不住低头闷笑。

    西西揉揉她的小脑袋,看来该给阿狸找几个玩伴才是。

    “要是惜儿姐姐在就好了。”阿狸趴在西西怀中,有些想念地道。

    西西拍拍他的背心,“惜儿姐姐跟冷将军去边关了,你们不是还约了将来还要比试谁的武功厉害么?”想起当初惜儿离开京城的时候,阿狸哭的惊天动地的模样就忍不住好笑。

    阿狸坚定地点头道:“没错,等我学成了武功就去边关,打败冷将军,救出惜儿姐姐!”

    “……”冷将军是惜儿的义父,真的不是强抢民女的大魔王。

    西西抱着阿狸走进东苑,立刻有无数的目光落到了他身上。西西明显的察觉到这次宴会中多了许多年纪在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这些小姑娘也不像平时那般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嬉笑玩闹。一个个都表现的十分端庄优雅。只是端庄优雅这个词,放在还满脸稚嫩的孩童身上,原本就有些奇怪。

    西西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想起娘亲对自己说的话,立刻又放松了下来。他可不想还小小年纪就娶一大堆老婆回去供着。

    “陛…陛下!”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孩不知怎么一个踉跄冲到了西西面前,那女孩顿时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阿狸有些好奇地看了看眼前这个满脸通红的小姐姐,正想要说话就被西西一只手捂住了小嘴。

    “请让一下。”西西淡淡道。

    女孩连忙慌乱的让开了路,西西抱着阿狸扬长而去。

    “咦?”奋力睁开了西西捂着自己小嘴的手,阿狸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想要去看那被抛在身后的女孩。西西一只手将她地小脑袋推了回来,“再闹就将你跌下去哦。”

    阿狸大惊,连忙双手抓住了西西的衣襟。生怕他真的将自己丢下去。

    西西抱着阿狸走进花厅,众人连忙起身见礼。西西微微点头,沉稳地道:“免礼。”

    众人这才谢过起身各自落座。看着西西抱着阿狸直接走到谢安澜身边依然口称母亲安好,心中不由羡慕起这位睿王妃的好命。出身平常却嫁了个专情的睿王不说,婆婆还将她当亲闺女疼,收养一个孩子又成了皇帝。当真是全天下的运气都到了她的身上了。

    谢安澜拉着西西在自己身边坐下,含笑问道:“我还以为你会晚一些来呢,倒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早。”

    西西道:“许久没见阿狸了,今日没事早些过来陪她玩一会儿。”

    谢安澜无奈地看着宝贝女儿,阿狸做乖巧无辜状。

    “这丫头又跟你抱怨?上次欺负的人家小姑娘看到她就哭。”谢安澜道。

    阿狸十分无辜,“阿狸没欺负赵家姐姐,阿狸可喜欢赵姐姐了。”

    “……”喜欢你就可以轻薄人家?幸好你轻薄的是个姑娘,要是个小子是不是还要负责?不对,还是睿王府找上别人家负责?想起这个宝贝女儿,谢安澜就觉得教育果然是一门关系着全人类的高深学问。就像他们家这样,一不小心,就长歪了。

    西西笑道:“阿狸还小呢,娘亲好好跟她说就是了。”

    谢安澜揉了揉眉心,没好气地捏捏女儿的小脸蛋道:“我不操心,回头有人收拾你。”

    “才不会,师父父可喜欢西西了。”西西欢快地道。

    “呵呵。”是什么让你有了这么良好的自我感觉的?柳浮云刚提议要加强对你的教育呢。

    “小郡主真是长得雪羽可爱,郡主和王妃好福气啊。”坐在一边的高夫人看着萌萌哒小萝莉,想起自家小女儿小时候也是这么可爱。可惜长大了之后主意倒是越发地多了。

    安德郡主含笑看着阿狸,眼中也充满了宠爱,“可不是,这丫头就是个小人精。这府里,除了澜澜,没人管得住她。”你说睿王殿下?别开玩笑了,陆离疼起女儿来毫无下限。让他教导孩子,就连宠爱孙女的安德郡主都不能放心。

    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阿狸有些茫然地看着突然笑起来的众人。

    祖母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为什么大家都要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