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父女之情?

第三百四十五章 父女之情?

    这一仗打得都不轻松,无论是守城的云麾军还是攻城的胤安大军。虽然兵力强盛,但是攻城的一方先天就要更辛苦一些。而胤安军对云麾军的强势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完全体现出来。毕竟大家都是精锐,目前云麾军还算是占着一点地利的。所以最后双方也没有分出胜负,各自鸣金收兵。

    对此宇文策并不觉得失望,今天这一仗他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温屿的力不从心。这样强度的进攻最多再持续三天,温屿必然就会撑不住了。不过,不知道陆离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宇文策不打算小看陆离,但是他也确实不太相信陆离在调兵遣将方面会有什么惊世之才。

    诚然这世间确实有天才,但是陆离在智谋方面已经是难得一见绝世奇才了。如果还是个绝世将才,这样的人物早该遭天妒而夭折了。

    “父王。”大帐中,宇文静看着坐在主位上沉思的宇文策,轻声叫道。宇文策抬眼看她,并没有被打扰了的不悦,对于这个女儿宇文策还是颇有几分宽容的。虽然早两年在上雍闹得不太成样子,但是现在想来对手是陆离和谢安澜,输得也不冤。这两年回到胤安,宇文静的行事也让他还算满意,这个女儿倒是比起几个儿子还要得用一些。

    不过…想起陆离,宇文策开始反思这些年是不是太忽略那些儿子了。似乎应该开始培养继承人了。只是,陆离自己就能长成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他却要辛辛苦苦的去培养教导?莫名的觉得输给了东方明烈。

    宇文静定了定神,道:“父王可是在担心睿王世子?”

    宇文策淡然道:“担心说不上,只是陆离这小子素来诡计多端,这几天却这么安静,让本王觉得他有什么阴谋啊。”宇文静道:“女儿派人去查一查?”宇文策道:“苍龙营去办了,你不必多管。宇文纯这些日子在干什么?”

    宇文静道:“之前暗地里给朝中的几位老臣传了信,不过回应他的人寥寥可数。如今父皇声望已经无两,那些人若是聪明,想必也没有几个会做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蠢事。”

    宇文策冷笑道:“那可未必。那些人…就是骨头贱,若不将他们打疼了打怕了,只怕不会那么容易老实。”这些年,那些人给他添了多少麻烦?若不是不想便宜了东陵和西戎,宇文策真的很想将那些人统统弄死算了!

    宇文静点头道:“儿臣会小心注意的。”

    宇文策点了点头,看着眼前沉静的女子难得的说了一句闲话,“你年纪也不小心,就算是在胤安,也该成婚了,可有什么想法?”

    宇文静一惊,连忙抬起头来看向宇文策。宇文策微微扬眉看着她没有说话,宇文静很快又垂眸,道:“儿臣从小不在胤安,只是想多在父王面前尽孝罢了。一切听凭父王安排。”

    宇文策满意地点头,思索了一下道:“很好,尚司徒家的老三好像年纪跟你相近,家室也算匹配,你认为如何?”

    宇文静垂眸,沉吟了半晌方才道:“父王,可否让儿臣考虑一下?”

    宇文策混不在意地道:“当然可以,咱们现在在外面,回去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若是不喜欢,换一家就是了。”

    宇文静笑了笑,犹如一个备受父亲宠爱的女儿一般,“多谢父王,女儿知道了。”

    从大帐中退出去,回到自己的帐子宇文静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散无踪了。

    父王…父王!

    宇文静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默念着,眼睛里的情绪变幻不定。她以为,她这几年兢兢业业地做事,父王总该对她有几分父女骨肉的情谊,没想到…到头来,在父王眼中她依然是一个随手可抛的工具而已。身为女子,即便是宇文静无心情爱,她也远比宇文策这个父亲更在意自己的婚事的。所以这两年间她早就已经暗中调查过胤安京城几乎所有的适龄未婚男子。而父王所选的这个尚家三公子…一个二十三岁丧妻的贵公子,原配妻子还留下了一双儿女。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分明有极为严重的虐待嗜好,他的原配妻子虽然是病逝的,却跟他这爱好不无关系。身边的侍妾丫头更是死了不少。

    父王自然看不上这样的人,唯一能让他看上的是他的身份。

    尚司徒唯一的嫡子,按照胤安的继承制度,毫无意外将来这个三公子会继承尚家绝大部分的权势。只要她能够成为尚家的当家主母,朝中最反对父王的势力之一,就可以不费摧毁之力的土崩瓦解。

    但是,父王可为她考虑过一丝一毫?她为他做牛做马,最后就落得只能嫁给一个这样的人?

    “堂妹,你在么?”门外传来了宇文纯的声音。

    宇文静立刻收敛了表情,转过身又是一派沉静优雅,“堂兄请进。”

    宇文纯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宇文静微微蹙眉看向宇文纯。对宇文纯带着人进自己的帐子有些不悦,难不成宇文纯以为她帐子里还有什么危险不成?

    宇文纯却仿佛没有看到她的不悦,对她笑了笑侧身将身后的人让了出来。宇文静抬头看向对方,是一个面容有些蜡黄的清秀少年,微微皱眉。却听那少年低声一笑道:“郡主,别来无恙。”

    那少年容貌毫不起眼还带着几分病态,但声音听起来却清越动听。宇文静愣了愣,心中突然一跳,猛然站起身来,“你好大的胆子!”

    少年微笑道:“郡主不必紧张,摄政王现在应该出营去了,暂时不会来这里的。”

    宇文静微微松了口气,又有些恼怒地瞪了她一眼道:“世子妃果然胆识非凡!”

    这少年,正是刚刚赶到云麾军中的谢安澜。

    谢安澜轻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如今想见郡主一面着实不容易啊。”

    宇文静抽了抽嘴角,不知怎么的看到谢安澜竟然有些想不起曾经的仇恨和厌恶了。大概…跟那张蜡黄蜡黄的丑脸有关。宇文静在心中暗暗想着。

    宇文纯看看两人,道:“两位,时间紧,有什么话劳烦尽快说。”

    宇文静轻哼一声,挥手道:“请坐。”

    谢安澜也不客气,走到宇文静对面坐了下来。宇文纯也不凑过去,就靠在帐篷门口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宇文静看着谢安澜,压低了声音道:“世子妃甘冒巨险,专程前来,到底是所为何事?”

    谢安澜微笑道:“我只是来替陆离问一句,郡主下定了决心没有?”

    宇文静皱眉,道:“我不太明白世子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安澜微笑,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条展开,推到了宇文静的跟前。宇文静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抽了口凉气。差点压抑不住高声叫起来。所幸她还带着几分理智,沉声道:“之前我跟世子的约定不是这样的。”

    谢安澜将纸条收了回来,在手中随意一捻,纸条就成了碎屑。

    “所谓约定,随时都可以因地制宜的改变不是么?”谢安澜柔声道,“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郡主觉得呢?”

    宇文静盯着她,“这是你的主意,还是陆离的主意?”

    谢安澜道:“我的主意,不过陆离也觉得很有趣,比你们原来的计划更有趣你不觉得么?”

    宇文静低声叫道,“你觉得这很有趣?你疯了么!”

    谢安澜撑着下巴眼巴巴地望着她,只可惜这张蜡黄秀气的脸实在是称不上多么赏心悦目,宇文静更没有心情去欣赏。谢安澜只得遗憾地叹了口气,道:“郡主不觉得,做别人做不成的事情,才会更有成就感么?”

    “世子妃是打算跟百里修成为一路人么?”疯子!

    谢安澜摇头,“错,百里修那叫异想天开,我这叫开天辟地。”

    “呵呵。”我听你胡扯。

    谢安澜无奈,道:“考虑一下嘛,我觉得你很有前途。”

    宇文静盯着谢安澜道:“我以为世子妃应该讨厌我才对。”

    谢安澜耸耸肩,道:“我现在也不喜欢你啊。”

    “那你为什么还要……”

    谢安澜摊手道:“看到你累死累活说不定将来还没人要,最后孤独终身,我却可以睡到自然醒夫妻恩爱儿孙满堂我就很高兴呀。”

    宇文静半晌无语,她觉得有些没办法跟这位睿王世子妃聊天了。当初她竟然会因为嫉妒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而做了那么多不理智的决定。真是……

    欣赏够了宇文静脸上的表情,谢安澜的神色也渐渐郑重起来了。看着宇文静道:“郡主,我亲自跑到胤安大营中来,不是为了来寻你开心的。这是我和陆离商议了很久的计划,你现在可以选择…执行,还是反对。”

    宇文静问道:“我同意如何?反对又如何?”

    谢安澜对她微微一笑,只是笑意却再也没有了方才的温暖和善,带着几分犹如刀锋的凌厉,“既然不是盟友,就是敌人了。郡主你觉得呢?”

    宇文静神色微微一僵,只听谢安澜继续道:“郡主这两年能在摄政王府站稳脚跟也不容易,但是你也应该明白,摄政王这所谓的宠爱不过是空中浮云,稍有风吹草动就飘散无踪了。郡主觉得,这是你想要的生活么?即便是郡主一直都是郡主,又能如何?兰阳郡主当初所受的宠爱何止于郡主你现在这般,结果又是如何?不过是因为郡主更得用一些,兰阳郡主便失宠了。郡主如何保证,你永远都能够得到摄政王的看重?”

    宇文静闭了闭眼,望着谢安澜道:“不要说了。”

    谢安澜笑了笑,也不勉强。轻叹了口气道:“好吧,郡主不妨好好考虑。”

    帐篷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宇文静方才哑声道:“就算我答应了你们,又谈何容易?只怕等你们达到目的,立刻就将我撇开了吧?睿王世子的手段我见识过,也领教过。”

    谢安澜叹了口气,道:“以睿王府和东陵皇室的名义,与郡主签订盟约如何?”

    宇文静道:“我需要时间考虑。”

    谢安澜伸出两根手指,“最多两天。”

    “好。”宇文静点头道。

    谢安澜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我先告辞了。”

    宇文静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只是目送宇文纯和谢安澜走了出去。怔怔地望着门口被放下来的帘子,宇文静心中剧烈的挣扎着。只要她现在叫一声,谢安澜很有可能会被留在胤安军中。如此……如此大功,能不能换父王对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她不确定,但是她知道就算父王真的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她也会从此失去父王的看重和宠爱。胤安摄政王是绝不会容忍背叛的,而这是她绝对无法承受的后果。她在胤安没有母族,没有师友,甚至连婆家都还没有,只要她失去了父王的宠爱,立刻就会变成一个任人欺压蹂躏的小可怜。

    更何况…想起谢安澜那张纸条上写着的东西,宇文静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跟前的桌子边缘,以免因为太过激动而颤抖起来。

    真的…可以么?

    谢安澜秘密回到云麾军中,陆离正坐在自己的帐篷里看书。她是悄无声息的来的,往胤安大军中走了一趟,又悄无声息地回来了。陆离抬头看到了方才松了口气,原本有些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谢安澜走到他身边坐下,偏着头仔细打量了一番他的神色笑道:“担心我?”

    陆离点头,将她揽入怀中,“担心极了,只是此事只能让你走一趟。别人去…宇文静不会相信的。”

    宇文静能够在上雍在胤安皇城这么多年都混得如鱼得水,自然也不是寻常女人。她的戒心是相当重的,如果陆离随便派一个人去,哪怕是冷戎这样的身份,她都未必会相信。谢安澜靠在他怀中笑道:“放心好了,你都将宇文策引出去大营了,我若还被人抓住了,脸往哪儿搁?”

    陆离轻抚着她的背心道:“苍龙营的高手也不少。”

    谢安澜点头,“这倒是,不过…我估计苍龙营的人大概想不到,宇文策的亲生女儿会跟宇文纯有什么关系。”宇文静跟宇文纯表面上关系看起来确实不错,但是宇文策身边的人都知道那只是假象。宇文静没少在宇文策面前打宇文纯的小报告。宇文纯对宇文静也颇有微词。这样的两个人,谁又能想到他们竟然会替对方做掩护呢?

    当然,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这两个人确实都不可能这样做。但是从一开始宇文静对宇文策这个父亲的忠心就是带着水分的。当初宇文静是靠着出卖宇文策和胤安的一部分秘密才从陆离手里平安脱身的。这两年宇文静能在摄政王站稳脚跟,暗地里少不了陆离的指点。这样的宇文静,不过是陆离埋在摄政王府的一颗地雷罢了。不炸则已,一炸必定要伤人的。

    陆离揽着谢安澜道:“夫人的想法很有趣,不过…夫人有把握宇文静会答应么?”陆离自诩很会看人,但是对这件事却有些拿不准。大概是因为他从未真正认真的了解过女子,除了青悦。

    谢安澜笑道:“八成把握,你不要小看女人的野心。有时候…一件事情女人不做则已,一旦下定了决心去做,她会做的比男人更好的。”

    陆离点点头,“既然夫人由此信心,那么就试试看吧。我也想看看,若是宇文策……呵呵。”

    “……”少年,幸灾乐祸也不要做的太明显。低头看看跟前一大堆的卷宗折子,谢安澜好奇地问道:“这些是什么?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忙着帮温将军解决眼前的战事。你还有空看这个?”陆离微笑道:“夫人既然制定了大方向的决策,为夫自然要负责完善细节。”

    谢安澜略有些心虚,“我帮你看。”

    陆离也不推辞,点头笑道:“那就辛苦夫人了。”

    谢安澜怀疑地看了看眼前一脸诚恳的陆离。

    是不是被诓了?

    不过她很快就没有功夫想这些了,将全部精力都投入了眼前的卷宗和折子中。既然是自己定下来的计划,跪着也要做完啊。

    大帐外,温屿路过的时候发现里面灯还亮着,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进去。已经太晚了,他担忧战事睡不着还是不打扰客人了。

    “温将军。”站在门外守夜的莫七点头道。

    温屿道:“世子还没有休息?”

    莫七道:“世子说他要研究一下这两天的战事,不能受打扰。争取明天一早能够给温将军一个可行的方案。”

    闻言,温屿很是感动。

    莫七犹豫了一下,又道:“世子还说,明天会给温将军一个惊喜,请温将军今晚好好休息,养足精神。”虽然心中烦躁难安,不过温屿对莫七所说的惊喜还是有几分期待的。那位世子的传闻他也听过不少,既然说是惊喜,总该是好事吧?

    不过……更加睡不着了怎么办!

    ------题外话------

    木有二更~(*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