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697 正主

    当李牧和J·P·摩根一帮人游离在股市外虎视眈眈的寻找机会的时候,几家铁路公司已经在股市杀得天昏地暗,处于风暴眼中心的纽约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股票在十天之内从最初的每股1.05美元一路飙升到每股2.61美元,如果格瑞斯·范德比尔特此时将持有的所有纽约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的股票抛出,那么范德比尔特家族将会重新拿回“首富”宝座,但格瑞斯·范德比尔特并没有这样做,如果没有了家族核心产业,那么范德比尔特家族将会从此从纽约上流社会中除名。

    这是家族荣誉之战,不能用金钱衡量。

    铁路股票的飙升,有力的带动了相关行业股票的整体提升,特别是钢铁业,卡内基-里姆钢铁公司也因此受益,股票价格从最初的每股0.85美元上涨到1.3美元,换句话说,即使李牧什么都没做,在整个四月份,因为卡内基-里姆钢铁公司的股票价格上涨,李牧的身家也增加了将近1200万美元。

    阿瑟给李牧提供的内部情报还不够多,虽然阿瑟没有提及洛克菲勒,但李牧知道,收购纽约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这件事,洛克菲勒也有份,所以格瑞斯·范德比尔特虽然拼死抗争,看对于结果恐怕于事无补,这么多人都想范德比尔特家族没落,一个女人能做的极为有限。

    “再怎么说,范德比尔特家族也是曾经的美国首富,美国梦的代表,难道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范德比尔特家族消失吗?”或许是鳄鱼的眼泪,看到范德比尔特家族的窘境,李牧感觉不大好,很有兔死狐悲的伤感。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难道向范德比尔特家族提供帮助?不不不,那样会得罪更多人,这种事我可不敢做,总统先生更不敢。”阿瑟一语道破天机,这就是墙倒众人推,说不定美国政府也是幕后推手之一。

    看上去几家铁路公司的收购行为不够理智,有扰乱市场之嫌,但不可否认,大亨们挥舞着支票簿无限量收购对方公司股票的行为,客观上推动了股市走出经济危机的泥潭,目前的情况就受益于此,否则如果按照正常经济规律看,股市想要复苏,最少还需要两年时间。

    “你们还真是冷酷无情啊。”李牧感叹,或许有一天,骏马集团也会面对这种局面,到时候几乎可以肯定,几乎没有人会向李牧伸出援手。

    所以,李牧这两年也开始反省自己,在组建新公司的时候,李牧会尽可能寻找盟友,和洛克菲勒合伙的美孚石油、和安德鲁·卡内基合伙的卡内基-里姆钢铁公司都是这种性质,这等于是李牧给自己多找了个护身符,如果有人想对付李牧,那就要面对李牧和他的盟友们的同仇敌忾。

    “得了吧,你这个家伙还有脸说我们冷酷无情?别说你不知道外面都是怎么说你的。”阿瑟一脸不屑,在这个问题上,李牧并没有指责阿瑟的资格。

    说到冷酷无情,纽约现在公认,在一众富豪里,最冷酷无情的人就是李牧,这一点在最近骏马汽车公司收购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中简直体现的淋漓尽致,虽然纽约警方和州府、市府已经确定范德比尔特三父子的死和李牧没有关系,但坊间流言,正是因为李牧要收购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垄断汽车市场,所以范德比尔特三父子才会接连遭遇意外,联想到李牧和威廉·范德比尔特的关系——

    嗯嗯,非常冷酷。

    这种流言当然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但人们就是这么奇怪,往往这种“小道消息”会被当做真相广为传播,至于真正的真相是什么根本没有人在乎,人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八卦心理。

    “嘴张在他们身上,随便他们怎么说。”李牧不生气,要生气早就气死了,这种事只能私下说说,永远上不上大雅之堂,包括哪些民主党倾向的报纸在内,跟本没有人敢公开说三道四,否则明天某艘出海的轮船上就会多出来几个水泥罐。

    “水泥罐”是春田公司的最新发明,某些心理阴暗的家伙们最近喜欢把人装进铁皮油桶里,然后往油桶里注满水泥,等水泥凝固之后,就把铁皮油桶扔进海里,或许只有上帝才知道,纽约湾的外海里到底扔了多少水泥罐。

    “我喜欢你的态度,因为我们的出色,所以我们总是处于风口浪尖,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回应,谣言止于智者——”阿瑟有时候也像智者,特别是和李牧在一起的时候。

    “根本没有什么谣言,如果有的话,那也是别有用心者的故意中伤,所以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在幕后主使,否则的话,哼哼。”李牧没阿瑟那么好的脾气,阿瑟的职业决定了阿瑟要圆滑,李牧则不需要讨好任何人。

    阿瑟苦笑,这才想起李牧可不是什么好人,换成别人,可能面对流言束手无策,但很明显李牧不是。

    就在李牧被流言纠缠的时候,安德鲁·卡内基的宾夕法尼亚州之行也并不顺利,卡内基的第一站是宾州纽卡斯尔,这里居住着伊利湖畔阿勒根尼铁矿的主人尼尔·盖伊,阿勒根尼铁矿也是这次矿工暴乱损失最惨重的矿场。

    不幸的是,尼尔·盖伊本人已经在暴乱中遇难,工人包围了尼尔·盖伊的办公室,把尼尔·盖伊拉到阿勒根尼铁矿最大的矿洞中,然后将整条矿洞全部炸塌,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尼尔·盖伊本人的尸体,但所有人都清楚,尼尔·盖伊在那种情况下生还的可能性极低,包括尼尔·盖伊的遗孀米里亚姆·盖伊也是这么认为的。

    和米里亚姆·盖伊的谈判进行的很顺利,尼尔·盖伊现在下落不明,米里亚姆·盖伊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惶惶不可终日,当安德鲁·卡内基表示愿意买下阿勒根尼铁矿的时候,米里亚姆·盖伊简直喜出望外,只开价30万美元,就将五大湖地区最大的矿场卖给了匹兹堡钢铁公司。

    要知道,在三个月之前,阿勒根尼铁矿每个月出产的铁矿石价值都在30万美元以上,所以这个价格简直就跟白捡的差不多,米里亚姆·盖伊唯一的要求是在一个星期之内拿到这笔钱,米里亚姆·盖伊已经迫不及待想离开,络绎不绝登门讨债的债主已经快把米里亚姆·盖伊逼疯了。

    有威尔作为后盾,安德鲁·卡内基不担心米里亚姆·盖伊反悔,为防夜长梦多,安德鲁·卡内基当天就把30万美元转进米里亚姆·盖伊在美洲银行的指定账户内,这下更不用担心,如果米里亚姆·盖伊耍花样,安德鲁·卡内基可以保证,米里亚姆·盖伊拿不到一分钱。

    完成交易之后,安德鲁·卡内基在威尔副官吉米的陪同下视察了阿勒根尼铁矿。

    “这个铁矿据说以前有超过两千名工人,现在这些工人都已经不见了,有些人参加了暴动,或许被击毙,又或许呆在监狱里,更多的工人逃走了,他们逃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些原本属于矿场的财产——哦,对了,这附近还有暴乱分子活动,所以现在并不安全,我的建议是,我们最好赶在太阳下山前返回军营,否则我们就有危险。”吉米尽职尽责,为了以防万一,吉米还带着两个班的骑兵。

    “看来他们确实是拿走了不少东西——”安德鲁·卡内基有点郁闷,如果不是吉米确认,安德鲁·卡内基绝不相信,他面前这片类似废墟的地方就是阿勒根尼铁矿。

    真的和废墟差不多,暴乱的工人们炸毁了矿洞,又一把火烧掉了办公楼,矿场的大门也消失不见,因为那是铁做的,估计能换几个钱。

    作为新晋钢铁业大佬,安德鲁·卡内基对矿场并不陌生,粗略估计,如果要使阿勒根尼铁矿恢复生产,那么最少要注资百万美元左右,这么看起来,30万美元的费用好像也并不怎么便宜。

    “这里只是小麻烦,估计接下来你们还要面对矿产资源联合会的人,我可以帮你处理其他麻烦,但是这个不行,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吉米看向安德鲁·卡内基的目光带着怜悯,这就有点失礼了,如果换成是李牧或者洛克菲勒在这里,敢用这种目光看李牧和洛克菲勒吗?

    分分钟吓死你哦。

    “没关系,匹兹堡钢铁公司和矿产资源联合会没有利益冲突,我想他们会理解的。”安德鲁·卡内基并不担心,客大欺店、店大欺客,耍威风也要看对象,匹兹堡钢铁公司明显不是软柿子。

    “先生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废墟中突然走出来两个人,直接在安德鲁·卡内基面前站定,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安德鲁·卡内基和吉米以及他们身后的那一群骑兵。

    “和你没关系,倒是我想问,你是什么人?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安德鲁·卡内基也不是软柿子,作为美国最大钢铁企业的老板,对于不认识自己的人,安德鲁·卡内基表示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

    “我们受五大湖矿产资源联合会委托,来评估阿勒根尼铁矿的损失情况。”年长一点的中年人老老实实回答。

    因为暴乱,所以宾夕法尼亚州现在地位最高的是军人,虽然吉米没说话,但看位置很明显,卡内基·安德鲁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对象,所以中年人表现的很上道。

    “矿产资源联合会——”安德鲁·卡内基回头向吉米笑了笑,吉米保持微笑目光平和,好像刚才说话的不是他一样:“好了,回去告诉你们会长,以后阿勒根尼铁矿将退出矿产资源联合会,不再占用你们对销售份额,所以好走不送。”

    行会的作用是规范行会成员的经营行为,不至于发生诸如“价格竞争”之类的恶**件,强势一点的行会,比如“火药同业协会”,甚至会规定协会成员每年的产量和销售地区,就跟二十一世纪的石油欧佩克差不多。

    卡内基-里姆钢铁公司以前和五大湖矿产资源联合会打过交道,甚至卡内基-里姆钢铁公司使用的铁矿石,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通过五大湖矿产资源联合会买来的,所以安德鲁·卡内基很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

    “退出?不,这不可能,在五大湖地区,没有能脱离矿产资源联合会存在的矿场,所以不管你是谁,请你收回你说的话,否则你会有麻烦的先生。”中年人表情转冷,哪怕安德鲁·卡内基看上去气势不凡,但牵涉到矿产资源联合会的核心利益,中年人绝对不会让步。

    “我的麻烦已经不少了,将来还会更多,所以不在乎多一些。”安德鲁·卡内基挥挥手,吉米回头打了个手势,几名骑兵施施然过来,准备把这两位矿产资源联合会的工作人员请出去。

    “不用麻烦,我自己会走。”中年人很生气,恨恨的瞪着安德鲁·卡内基,想留下个“给我等着”的眼神。

    只可惜,安德鲁·卡内基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废墟上,根本没看中年人。

    还是个资格问题,纵然安德鲁·卡内基的行为应该受到指责,那最起码也要矿产资源联合会的会长才有资格指责安德鲁·卡内基,至于其他的那些小猫小狗,还是算了吧。

    回到军营旁边的旅馆内,安德鲁·卡内基看着昏黄的灯光和令人难以下咽的晚餐,非常想念纽约的克林顿城堡酒店,虽然这两年克林顿城堡酒店正在飞速扩张,但很明显,纽卡斯尔既不是宾州州府所在地,又不是宾州经济中心,所以估计几年之内,克林顿城堡酒店都不会把分店开到这里来。

    “先生,伊格纳茨向见你。”安德鲁·卡内基的秘书轻轻敲响房门。

    “请他进来吧。”安德鲁·卡内基顿时没了胃口,伊格纳茨就是五大湖矿产资源联合会的会长算是比较有分量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