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风起大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宋金结盟

第四百二十四章 宋金结盟

    种师中知道羊毛布价格后,又问道“那羊毛多少钱?你要织布,总是要羊毛的吧?”

    姜德想了想说道“我们的羊毛已经有了固定渠道,短时间不会再收了,毕竟这生意还不一定打得开。”

    “固定渠道?”种师中看向姜德,半晌后笑道“我明白了。”

    姜德也没想隐瞒什么,向辽国购买羊毛这件事情根本就瞒不住有心人。

    “子君看来你和平阴侯的关系不错啊。”种师中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个还算可以吧,毕竟有些交情。”

    姜德敷衍了几句,把这件事过去了,羊毛布出来后,他和梁山乃至高丽的关系也就慢慢的被人所知了,不过他也不追求在赵佶手下当什么大官,一些风言风语和实力的增长比起来,并不重要,何况在他的银弹攻势下,无论是蔡京还是童贯,又或者是梁师成,都已经被喂饱,有这些人在,他并不担心会因此惹出什么大的风波。

    种师中又说了几句,留下韩世忠和姜德叙旧,便先离开了。

    姜德看着韩世忠,感叹道“良臣数年不见,我已经快认不出来了。”

    韩世忠也笑着说道“人总是要成长的嘛,现在我韩五可不是泼皮了,我读的书在军中也可以说的上是数一数二的。”

    “这倒是,我听许先生说过,给你的钱,你除了吃喝嫖赌外,就是用来买书了。”姜德故意刺了一下韩世忠的弱点。

    韩世忠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道“现在已经赌的少了,只是这嫖却是改不了。”

    “那是你还没碰到一个治得住你的人,等碰到了,你就是想嫖也嫖不了了!”姜德想着这个时候的梁红玉的父亲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获罪,不过就算获罪了,梁红玉此时也不一定就叫梁红玉,毕竟这红玉和李师师的师师一样,是花名,随时都可以改的。

    姜德和韩世忠又谈论了一会兵法、战阵、西北战事,各有收获,都很欣喜,姜德开心的是韩世忠已经初具帅才,而且对自己的感情不但没有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变浅,反而因为不断的资助他而加深了。

    韩世忠开心的是发现自己这个结义兄弟居然如此了得,原以为姜德只是天下第一会做生意的,没想到居然连军国大事都了如指掌。

    接下来的时间中,姜德几乎都待在宋国,一边结交各路豪杰,一边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时间飞逝,姜德的婚礼也在冬天进行完毕了,梁山上大摆筵席,高丽国的李资谦和吴用还特意以此为理由减免了本来就要减免的税赋,倭国的水寨也建成,租界日益繁荣。

    这一年冬天,前往金国的王师中、高药师等人回国,他们先到达了高丽,吴用等人按照姜德的指示对他们进行了接待,然后一路护送到了金国边境,但因为高药师本是辽人,赵佶又没有给王师中答应任何谈判条件的权力,使得阿骨打不相信他们二人,连面都没见就把他们轰走了,当然,这个面都没见之中,到底有多少人出过力,就无人可知了。

    赵佶得知辽国北部果然发生了战乱,心中欣喜,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一方面命令童贯速速结束西北战事,一边命令蔡京积攒钱财,再以马政为武义大夫,命其与高药师等仍以买马通好的名义前往金国,这一次,赵佶给了马政不少的权力,允许他答应任何有利于对辽的条件。

    就在马政出使的同时,西北突然发生地震,不少城池因此而损坏,西夏军见有机可乘,立刻出兵从善治堡入围震武军。震武即童贯所筑的古骨龙城。当地知军孟明由于城池损坏,只能出兵野战,身受重伤,正在危急之时,熙河帅刘法率兵增援,西夏军害怕有埋伏,撤军而去,本来还想和谈的童贯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当即下令继续和西夏的作战,并且上书赵佶,言西夏不平,难以复燕,朝中的蔡京本就不想和辽国开战,自然也在朝中推波助澜。

    六月,宋将何灌出奇兵夺统安城,宋夏战争再次全面爆发。

    同年五月,辽国汉人张高儿、安生儿聚众二十余万人举行反辽起义,辽廷派耶律马哥领兵前去镇压,得此契机,辽国朝中提出合议。

    同年六月,辽太傅习泥烈奉册前往黄龙府,答应册封阿骨打为“东怀国皇帝”,阿骨打笑着对群臣说:“辽人屡败,遣使求和,只饰虚辞,作为缓兵之计,当议进讨。”合议再次破裂。

    但在金辽谈判破裂的同时,马政也带着赵佶给予他的信件到达了黄龙府,在马政的描述中,阿骨打第一次较为详细的了解了宋国,超过两千万户的人口,数不清的财富,军队超过百万的一个超级大国出现在了阿骨打的眼前。

    “日出之分,实生圣人。窃闻征辽,屡败勍敌。若克辽之后,五代时所取燕、云、两京地土,愿畀下邑”谷神读着马政带来的赵佶书信,阿骨打坐在高坐,看着下面众人。

    “自起兵以来,我们的目的一直都是打败辽国,这个目的要实现,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我看三五年就足够了,但现在有南国皇帝来请求要燕云之地,你们怎么看啊?”

    完颜撒改首先出列说道“回狼主,素闻南国富裕,兵甲兴盛,从那高丽平阴侯便可见一斑,我们和平阴侯也多有来往,可那毕竟只是平阴侯,南国到底如何,我们其实并不清楚,这次那马政前来想相约结盟,可狼只和狼结盟,南国到底是狼还是羊,我们必须先弄清楚。”

    阿骨打点点头,表示同意。

    谋良虎说道“这南国皇帝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这燕云现在还是辽国的土地,他既然说这地方是他们的,就让他们自己拿回去好了,难道他们希望我们出人帮他们打下来,再送给他们吗?我们又不欠他们什么的。”

    完颜斜也哼道“这宋国和辽国相持百年,谁也奈何不了谁,我们打的赢辽国,自然也打的赢宋国,我看不用理他们,这辽国的土地以后都应该是我们金国的,如果那南国皇帝敢说半个不字!嘿嘿!末将请命,率三五万人马,灭了宋国给狼主见礼!”

    阿骨打听得哈哈大笑道“这话听得痛快!!”

    这时,一人出列说道“狼主,这话是痛快,但我们和辽国正在交战,这个时候再和另外一个强国交恶,恐怕不是良策,那南国人口繁茂,兵甲充足,如果因为交恶,南国开始资助辽国,岂不也是一件麻烦事?”

    说话的人是完颜昌,众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不由点头。

    阿骨打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就派人先去南国看一看,如果南国真的有实力,我们就和他们结盟,不过这燕云之地,还是要他们自己去拿,要是他们有能力拿下,那就证明他们也是狼,狼群和狼群之间,是可以和睦相处的,要是拿不下,再做打算不迟!”

    “是!”

    自此,金宋两国开始不断互派使者,金国一方面对宋国的富足感到震惊,一方面也被看上去威武不凡的禁军所震慑,觉得宋军虽然并没有金军勇猛,但看上去却也不弱,再想想同样是宋人出身的平阴侯军,阿骨打便答应了和宋国联盟攻辽的决策。

    重和二年,这一年,赵佶再次改元为宣和,也就是宣和元年。

    宣和元年正月,金使李善庆等到达宋都城开封,宋金约定:“所请之地,今当与宋夹攻,得者有之。”

    东亚两强并列的格局从此时开始从基石崩塌。

    ——

    “朝中有什么人反对此事?”

    琼楼之上,姜德坐在一旁,年过二十的他已经有了不少的胡须,而他旁边的许贯忠的头上却多了一丝白发。

    许贯忠在倭国两年,合纵连横,此时的倭国租界已经成为了倭国最为繁华的地方,更成为了新思想的源泉之地,无数怀着梦想的人进入这里,学习、经商、出仕、议政,如果要打比方的话,此时的倭国租界就相当于清末的上海,在学院的指导下,民重君轻的思想开始在倭国蔓延,不少商人携带着书籍廉价卖到倭国的各个角落,因为姜德身边缺少全局性的谋士,时间又到了关键之年,便下令将其召回国内,而在日本,则派遣了金富轼前往坐镇。

    在幽禁数月后投靠姜德的金富轼,刚一出来就自主要求投入到了高丽的复建当中,在推行土改、商改、税改、吏改、工改、军改等一系列改革中,金富轼不但彻底学习了梁山的一系列政策,并且提出了新的建议,李资谦都不由的评价他乃将相之才,姜德得知后,便决定让他出镇倭国,一方面让倭国知道他姜德是唯才是举,不看出身和民族,另外一方面,也是防范金富轼和可能存在的复国志士串联起来。

    从某种程度上,姜德还是很忌惮这个和苏轼一个字的高丽人的。

    “朝中有太宰郑居中,枢密院执政邓洵武等人均为反对。”

    站在下面的时迁回道。

    “太师呢?”姜德问道。

    “太师托病不出!”时迁回道。

    “太师是聪明人啊,他最清楚大宋的虚实,童贯带领的西军,在西北为了保家卫国,可以和西夏打的平分秋色,但在东北燕云之地,无论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就都不在他们这边了,何况对手还是辽国,甚至还会是金国。”许贯忠感叹的说道。

    “陛下如今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改变的,太师即使有不同意见,也只能闭门不出。”姜德摇摇头说道“太师大概以为这样即使日后战败,他也不用负责吧,他岂明白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那些书生的笔是不会放过他的。”

    “主公,宋金结盟之后,燕云风云必起,倭国之事要加快了。”许贯忠提议说道。

    姜德点点头道“另外还有琉球等地,吴迪的船队在去年便在这些地方设点,海洋包围陆地的战略中,这些也是极为重要的地方。”

    “那么是否命令金大人那边开始动手?”许贯忠问道。

    “方腊现在如何了?”姜德突然问起另外一件事来。

    时迁看了一眼姜德说道“年内必反!”

    “有何痕迹?”许贯忠问道。

    “明教向商人购买的所有物资,交货时间最晚都放在了十月。”时迁回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姜德笑道“时迁判断的对,那么就是还有八个月的时间。”

    姜德站起来说道“八个月我要在五个月内压制全倭国!传令各军开始集结待战,传令高丽准备粮草军械,传令吴迪准备运输船只,传令黄达准备水师出击,传令金富轼开始甲字号计划!”

    随着姜德的一声令下,平阴军的一切势力开始转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