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86章 春晚

    “三组、三组,三十秒候场。”

    “7号灯!7号灯!往哪儿打呢?都说了几遍了?唐老师唱完那句‘盛世享太平’之后,灯光马上给出去!你到底行不行?不行赶紧滚蛋!”

    “那个谁!梅嘉!别抢镜!让你特么怎么走位就怎么走位,你以为在你家厨房啊?这是春晚!春晚!”

    “各就各位啊,最后再走一遍场,四个小时后就要直播,按顺序,不许乱。”

    “小夏,往中间走,对,很棒!”……

    距离1998虎年春晚开场只剩四个半小时,几乎所有演职人员都已经就位,正在做最后的走位彩排。

    “小刘、小刘?我问你,那个林小夏你知不知道什么来路?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她?怎么就上春晚了?而且还是演小品,镜头那么多。孟导那么爱骂人,都没骂过她。”一名脸上画着浓妆的中年妇女拦住一名执行导演,好奇的问道。

    姓刘的执行导演有点不耐烦:“春晚那么多人,我哪儿知道一个小姑娘是什么来路。沈大姐,还有四个小时就直播了,我这儿忙着呢啊,你就别给我添乱了,把你手下那群小姑娘照顾好,直播前千万不能出问题。”

    被称为沈大姐的中年妇人满脸赔笑:“放心吧,小刘,她们知道轻重,你帮大姐打听打听,我挺喜欢这小姑娘的。”说着,陈大姐从手袋里掏出个信封,塞进小刘的手里。

    小刘看都没看信封,揣进怀里,上上下下的把沈大姐打量了一番,把沈大姐看的心里直发毛,一个劲儿的赔笑,心中暗骂不已,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小刘嘿嘿笑道:“沈姐,有一个姜依依给你当善财童子还不够,还想再找个捞钱耙子?”

    沈大姐脸色一变,干笑道:“没办法,养的人太多,总得让大家吃饭不是,再说,还有那么多朋友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干公司不容易啊。”

    小刘心照不宣的嘿嘿两声,看了看四周的人都在忙的四脚朝天,低声对沈大姐道:“这小姑娘有什么背景我不清楚,但原本这小品的角色不是她,是江晓涵。江晓涵因为突发严重过敏,脸肿的不成样,她这才被人推荐顶替上来。”

    春晚角色被抢临时换人顶替这种事司空见惯,沈大姐眼珠一转:“谁推荐的?”

    小刘摇摇头:“好像是张国利,不过这几天也没见到谁来探班,小姑娘挺安静,排练也挺刻苦,和他有对手戏的严老爷子也夸了她好几次。行了,沈大姐,我这儿是真忙。欸?剧务!剧务!盒饭别往这搬,把道具弄油了怎么办?”

    话还没说完,小刘就急匆匆的走了,沈大姐眼珠提溜乱转,张国利?嗯……不过也无所谓,听意思这小姑娘也没什么太硬的关系,应该没见过多少世面。

    此时演职员们已经开始分批吃盒饭,陈大姐见林小夏也在排队领盒饭,心念一转,提着自己那一份走到林小夏跟前,“小姑娘,别排了,吃我这份。”

    林小夏扭头一看,看是个陌生的大姐,不由得一怔,摆手道:“不用不用,谢谢您,马上就到我了。”

    沈大姐不由分说把盒饭塞到林小夏手中,“瞧你瘦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饿着,快,趁热赶紧吃。”

    林小夏推辞不过,只好接过盒饭,沈大姐打蛇棍随上,“你叫林小夏?听说你跟严老爷子演小品?我看了,演的真不错,到终审都没被刷下来,有前途。”

    林小夏半只脚已经踏进这个圈子,知道这个圈子中尔虞我诈,什么人都有,言多语失,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沈大姐目光闪烁:“看你演的这么好,学表演的?”

    林小夏摇摇头,小口吃着盒饭:“我是学舞蹈的,就是运气好了些,能和这么多前辈搭戏学习。”

    沈大姐一拍巴掌:“难怪你条件这么好,原来是学舞蹈的,这可真是太好了,有没有兴趣往唱歌方向转一转?”

    林小夏一愣,摇了摇头,羞赧道:“没想过,我唱歌不好,总跑调。”

    沈大姐一个劲儿撺掇:“唱得不好没事,可以学,哪有谁出生就会唱歌的,你要是有兴趣,就和我联系,只要我带你,以你的条件,用不了几年,就能成大明星。”

    沈大姐见林小夏面露错愕之色,从手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名片夹,递过来一张名片:“看我这记性,都忘了介绍了。我姓陈,沈莉菁,听说过花季鸟娱乐公司吗?我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林小夏老实的摇了摇头,什么花季鸟,不清楚。

    沈莉菁矜持道:“没听过我们公司不要紧,但你肯定听说过花季美少女组合吧?这个组合就是我给带起来的。你看,那边的姜依依,去年春晚,最火的就是她,和刘焕合唱开幕曲,手挽手心连心,听过吧?”

    林小夏很少看电视,又一直忙着拍电影和备考,还真不知道什么姜依依。

    “我家条件不好,没电视,我好几年没看过春晚了。”林小夏一脸抱歉的随口应付道。

    沈莉菁闻言大喜,条件不好?那可太好了,自己正担心对方有什么背景呢。这小女孩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入了张国利的眼,给推荐过来了。

    沈莉菁看人眼光很毒,她看了几次彩排,林小夏的表现是看在眼里的。以这小姑娘的外形,只要直播时没有大纰漏,春晚播出后,肯定在国内就火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姜依依。

    去年姜依依火了以后,她父母开始和自己花样谈条件,另外几个团员的家长也开始蠢蠢欲动,掰着手指头和自己算演出费。如果自己能把林小夏签进来,就算姜依依离团,自己也不用太担心了。

    想到这,沈莉菁露出一副谆谆教诲的表情:“小夏,我跟你说,干这一行,想要红,就得有人捧,你现在机会虽然不错,但如果没有人捧你,最多两三个月,就没人认识你是谁了。不如这样,你来我公司,练上几个月,我保证力捧你成下一个姜依依,你看怎么样?”

    “而且,我们公司不止在大陆有业务,现在花季美少女在东瀛也非常受欢迎,好多东瀛电视台都邀请我们过去演出,国内市场不算什么,到时候,无论是港台,还是东瀛高丽,你们都能去。”

    无论沈莉菁怎么说,林小夏始终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就是不答应。

    沈莉菁见说不动林小夏,心中不耐,趁着脸道:“我可都是为你好,别不识抬举。”

    林小夏秀眉微颦,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一般人说‘我可都是为你好’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为自己好。小夏,遇到这种人,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

    林小夏惊喜的一回头:“你怎么来了?”

    沈莉菁扭头一看,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着黑色高领毛衣的男青年出现在林小夏身后,脖子上还挂着后台通行证,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后台工作人员。而林小夏一见到这个男青年,马上拉住对方的手,脸上散发出从未见过的光彩。

    “我听老张说你要上春晚了,于是过来看看,怎么样辛苦吗?”不说也知道,这个男青年当然是张晨。

    他在所罗门美邦开完董事会议后,回到旧金山待了几天,就又飞回华夏。没办法,老娘说过年必须回来,否则就断绝母子关系。

    而且,过年回家这种事,是所有华夏人共同的习惯,让张晨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国外过年,他自己都觉得接受不了。

    即使再忙,还是要回家的。

    “小夏,你要是想在娱乐圈混出头,最好别有什么绯闻,交朋友尤其得慎重,千万不能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沈莉菁语带讥刺道。

    沈莉菁不是不知道春晚后台藏龙卧虎,但她还真不信自己有这么倒霉,随便就能碰上自己惹不起的人。

    她对小刘点头哈腰,不是因为怕对方,而是县官不如现管,就算自己和台里有关系,下面这些小兵的关系也得维护住。

    毕竟在生意场上,上面的人决定你能不能赚到钱,下面的人决定你能赚多少钱。

    得罪了下面的人,只要对方想要捣乱,可能随随便便就能让自己少赚几万甚至十几万,但这并不意味着沈莉菁会甘心受气。

    她自认为凭借东瀛华侨的身份和花季美少女的成功,自己已经是国内娱乐圈有一定地位的人了,就算台长,她也能说得上话。而且这里的导演执行导演等头头脑脑自己基本都认识,根本没这么一号人。看样子,这小子最多就是个临时场记什么的。就算有点关系,自己也根本不怕。

    以张晨现在的身份,实在懒得和这种人计较,理都没理她,挥了挥手:“这边不三不四的人太多,小夏,我们去那边聊。”

    沈莉菁咬了咬牙,一跺脚,虎着脸回到花季美少女组合的化妆台,看到几个女孩儿正在嬉闹,恼火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玩!?重新过一遍走位!姜依依!别吃了!也不看看自己都肥成什么样了?”

    几个女孩儿相视一眼,都乖乖的应了一声。

    沈莉菁眉头紧皱,看到几个噤若寒蝉的女孩儿,突然灵光一闪,双眼透出阴狠的目光,“你们都过来。”

    几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大气都不敢出的走了过来,沈莉菁看了看四周:“一会儿你们是第一个节目对吧?”

    其中一个高个女孩胆子大一些,瘪嘴道:“对啊,跟好多人一起跳开场舞。”

    沈莉菁扭头看了看远处一脸幸福的林小夏,脸上肌肉微微抽搐:“她应该是第三个节目,等她上场时,你们想办法让她出出丑,弄个直播事故出来。”

    几个女孩儿面面相觑,那名叫姜依依的短发女孩儿不解道:“为什么啊?而且我们是第一个,她是第三个,等她上场的时候,我们早就回后台了。”

    沈莉菁一脸的关切:“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你们现在好不容易红了点,就怕有同龄竞争对手,今年你们没有单独节目,跟几十个人一起跳舞谁能记住你们?这个林小夏的模样身材你们也都看到了,那样不比你们强?到时候她红了,就更没人记得你们了!”

    几名女孩儿中有一两个人面露意动之色,高个女孩儿犹豫道:“可是,可是我们根本没交集啊。”

    沈莉菁恨铁不成钢的在高个女孩儿脑袋上杵了一指头,“你怎么这么笨!?没交集不会创造交集啊?她上台时,只要有个人绊她一下,她一亮相就摔跤。实在不行,把她的服装弄脏、弄破,我就不信不出丑!”

    其中那一两个女孩儿微微点头,这倒是个办法。

    其中那名叫姜依依的短发女孩儿却摇头道:“沈姐,害人的事我不做,你还是找别人吧。”说罢,转身离开。

    “你!”沈莉菁为之气结,眼珠一转,把刚刚那名高个女孩儿拉了过来,“荆琳,还是你最听话,这事你来做。做成了,我让公司单独给你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