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81章 养老(第一更,补昨天的)

第781章 养老(第一更,补昨天的)

    “你就这么放过他了?”魏大仁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就为了这个数码港计划?我不明白,这不是资敌吗?你想要扳倒刘舆慈和罗朝晖,为什么还要把这种赚大钱的机会给他们?”

    张晨无言的笑了笑,张晨与李恩泰搞出的数码港计划,规模比前世还要大,既然规模更大,所需的资金也必然更多,引入多方合作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李恩模已经动用李家全部资源来游说港府和京都,批准数码港计划。李家在政经两界关系甚广,特区政府已拟同意数码港计划的实施,只要本月获得议会通过,就可以正式实施了。

    议会通过后,获得港府许可,李恩泰和张晨就会以买壳上市的方式,将数码港权益注入香江上市公司,以做增发的方式获得融资。

    现在可不同于两年前,短短的两年时间中,纳斯达克互联网IT板块一骑绝尘,创造了资本市场最大的奇迹。受此刺激,全球金融市场中只要和互联网、IT、数码沾边的股票,都受到极大关注。

    买壳上市,又搭上李家的金字招牌,以香江人惯于热炒的风格来说,股价至少会翻上几番。

    到时候,如果时机恰当,刘舆慈这只股坛大鳄,又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样一块肥肉?

    至于这个恰当的时机,当然是借壳上市后的高点喽。

    97金融危机和楼市崩盘并没有击倒刘舆慈,虽然在金融危机中刘舆慈损失了十几亿,但对于他百亿身家来说,并未伤筋动骨。更由于其早先预判了楼市的下跌,出掉了大部分库存,损失更是微乎其微。

    97危机没有击倒这名股坛大鳄,但如果再加上互联网泡沫危机呢?

    在前世刘舆慈在这个阶段并未参与互联网投资,在泡沫危机中得以保存实力。但在今生,张晨早有把香江所有富豪均拉进数码港计划的打算,又怎么能漏下刘舆慈这么一个资本巨头?

    把香江财阀拖入互联网泡沫危机,尽量削弱他们的经济实力,让他们无暇北顾,困坐香江一隅,这本身就是张晨的既定计划。

    而想要让刘舆慈入彀,通过罗朝晖是最有效的手段。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很多人都奇怪刘舆慈为何对罗朝晖这么好,背后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

    八字。

    与众多香江富豪类似,刘舆慈笃信风水命理,在罗朝晖最初帮他买楼之时,他就觉得和这小子合作赚钱比较顺利。合作几次后,刘舆慈专门找香江的命理大师帮罗朝晖算过,罗朝晖的命格与他非常合财,在这种心理暗示下,刘舆慈自然越看罗朝晖越顺眼,在很多业务上都和罗朝晖有合作,更对这个保安出身的地产经纪倍加关照。

    张晨并非特意针对刘舆慈,事实上,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别说刘舆慈,就算罗朝晖,和张晨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张晨之所以布下这种阳谋,说穿了,还是利益之争。

    这个世界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尤其是顶级资源,更是有限。

    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尤其是97金融危机后,香江本土市场萎缩,香江财阀凭借地利和人和的优势,大批资金北上,占据了大量优质资源。

    不可否认,在大陆经济腾飞阶段,香江财阀的资金是起到一定作用的,但与大陆所付出的代价相比,至少性价比就没有那么高了。

    如果他们把钱投向实业,也还罢了,但这些香江大财阀主要投资方向几乎都是房地产。

    也正是在这些大财阀的引导下,内地的房地产政策和香江愈发靠拢,最终的结局,就不用多说了。

    在房改之初,曾经有过走李家坡模式还是香江模式的讨论,最终香江模式获胜,这背后的原因除了内部问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香江大财阀对京都的影响。

    如果有机会最大程度削弱这些大财阀的影响力,张晨自然乐见其成,这样不止能让内地经济结构更加健康,更能给自己和诸多民营资本腾出发展空间,有益无害。

    只不过,这件事只能做不能说,不用说魏大仁,哪怕自己至亲之人,张晨都不会透露半句。

    “你这地方是你买的?”魏大仁见张晨没有给他答复,自觉调转话题,“我记得这里以前是一片棚户和烂泥塘啊,小时候我们学校组织我们从渝州来蓉城春游,参观杜甫草堂,来过这里。当时我们一个女同学还掉到烂泥塘里了,哈哈。”

    张晨随口道:“对,是我买的,不止这里,还有草堂四周的河滩还有棚户,一共一千多亩。南边河滩上那片棚户已经开始拆迁,春节一过,就开始动工了。”

    “一千多亩?”魏大仁咋舌不已,“你打算在这里建城啊?”

    张晨摇摇头:“哪有那么夸张,其中四百八十亩都是公园,相当于做公益。广厦正在和蓉城做棚户区改造试点,答应蓉城政府为他们免费做一个大型公园。这里是浣花溪的核心地段,四周却都是烂泥塘贫民窟,也确实有些不像话。以此为代价,广厦获得了河北滩的120亩地,用来开发商品房,同时,也获得了南滩250亩地的开发权,原来开发公屋。”

    “公屋?”魏大仁有些好奇,“什么是公屋?”

    “公屋的产权不在个人手中,而在政府手里。”张晨解释了一句。

    魏大仁撇撇嘴:“这不和以前一样吗,家里的房都是单位分的,公产房。”

    张晨摇头道:“不一样,福利分房年代,都是各个单位自己建房,分配给本单位职工。而公屋,是地方政府为发展商,委托地产公司代建,面向的群体是全体民众。这套体制在李家坡已经实行了三十多年,非常有效。在杨总支持下,我和滨城及蓉城达成了试点协议,把滨城的滨西区和蓉城的庆阳区作为试点,采用双轨制,由广厦代建,兴建一批公屋,看看效果。”

    魏大仁对房地产没什么认知,也没太听懂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区别,他注意力完全在其他地方:“这才一共不到就九百亩,还有一百多亩是做什么的?”

    张晨嘿嘿一笑:“就是你现在待的地方,这是我给自己买的,留着以后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