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80章 无耻小人(第二更)

第780章 无耻小人(第二更)

    罗朝晖少来内地,就算来,也大多在粤海一带活动。巴蜀地处西南,相比北方,冬天虽不算很冷,但罗朝晖还是有些簌簌发抖。

    蓉城一直是蜀都,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景观,在华夏城市中都能排在前列。但以罗朝晖现在的心情,再好的风景摆在眼前,也视而不见。

    从双流机场进入市区不远,车就绕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虽是冬季,但路旁的树木仍旧枝叶繁茂,偶有几株黄叶点缀,也不显荒凉,反而增添了不同色彩。

    司机在路旁的一个铁栅栏门处按了两下喇叭,栅栏门自动打开,司机轻踩油门,驶入了一片园林之中。

    驶过几座小桥,周边景色愈发幽静精致,看得出来,这里每一从植物都有专人打理,摆放的盆景都不是凡俗之物。

    车停在一座大宅门口,不远处有一小片湖泊,湖面上鸟起鸟落,除了常见的野鸭,甚至有几顶白鹤在这里安家落户。

    司机面无表情:“罗先生,下车吧,到了。”

    罗朝晖如梦方醒,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脸颊,迈步钻出轿车,门口两名高大精壮的保镖示意他把手抬起来,在他全身上下仔细的拍了拍,才让一名身着旗袍的年轻女子把罗朝晖带了进去。

    “罗先生,张先生正在会客,请您在这里稍等。”年轻女子一脸职业化的微笑,把罗朝晖带到一间厢房之中,给罗朝晖倒上一杯茶,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罗朝晖等了十多分钟,心中愈发焦躁,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就算对方再轻慢自己,也得咬牙忍受,必须让对方把这口气出了,如果对方不出这口气,就轮到自己出不了气了。

    罗朝晖心火旺盛,当然是坐不住的,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不时看看窗外。

    厢房之中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更是阴冷非常,罗朝晖觉得比在外面都要冷。又待了一会儿,觉得实在待不住,罗朝晖走出房门,绕着院中的小花坛一圈一圈的转悠。

    “咦?”罗朝晖突然听到远处有说话的声音,循音望去,应该是从月亮门后那片园子中传过来的。

    “哪里,哪里,科洛托工业和思达康能够在川蜀投资,是八千四百万川蜀人的福音,给投资商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本就是我们省委省政府的责任,张总太客气了。”

    “不是我说啊,还是你们见过世面,公园里面这块地,被这么一打理,还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古迹吗,当然还是要保护,但保护性的翻新和改造,我们还是支持的,回头我让建委的同志帮你把把关,看看如何在不破坏外观的情况下,做好内部的装修改造。”……

    声音愈来愈近,罗朝晖连忙回到厢房,危襟正坐。

    这里距离门口不远,罗朝晖在屋中就能听到张晨和客人道别。又等了几分钟,刚刚那名年轻女子又走了进来。

    “罗先生,张先生请你过去,请跟我来。”

    罗朝晖紧跟在年轻女子身后,也不知绕过几重门廊,穿过几个庭院,年轻女子方才在一栋正房门口停住脚步,敲了敲门,“张总,罗先生到了。”

    吱呀一声,门一开,年轻女子对罗朝晖做了个请的手势,罗朝晖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厅堂。

    外面虽然有些阴冷,但这里倒是非常温暖。

    这里和刚刚罗朝晖所在的厢房差不多,都是飞檐斗拱的华夏传统建筑,地上扑了一层青石板,光可鉴人,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

    “张先生,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你放我一马!”刚一进门,罗朝晖便双膝跪地,行了个大礼。

    青石板的地面没有想象中那么冰冷,反倒有些温热,看来这里铺设了地下暖气管道,难怪这间屋子一点都不冷。

    这倒是有些出乎张晨意料,没想到罗朝晖如此能屈能伸。果然,这些成名人物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罗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张晨脸色一沉。

    罗朝晖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不要脸这件事,最难的就是开头,一旦开了头,剩下的心理建设就好做多了。

    “张先生、张总、张老板、张大哥……是我错了,东方红和德祥是我一生的心血,只要我能保住他们,你想要什么条件都行。”罗朝晖一把鼻涕一把泪。

    张晨看着伏在地上的罗朝晖,心中不由得暗爽,难怪这么多人喜欢装逼打脸的桥段,看到此前的反派对头匍匐在脚下哀求,确实很爽啊。

    “呵呵。”张晨轻笑一声,“什么条件都可以?”

    罗朝晖抬起头,看到张晨的笑容,心头一震发紧,但事到如今,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条件,自己也只能接受。

    只要能保住这分家产,就有翻盘的希望,到时候,自己今天所受的屈辱,一样一样都会让对方还回来!

    当然,如果对方真的不给自己活路,自己也只有鱼死网破,罗朝晖暗自咬牙,“什么条件都可以,张先生,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只要您除了这口气,把这两家公司留给我,我什么都能答应。”

    张晨盯着罗朝晖看了一会儿,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罗先生,如果我们易地而处,你会放过我么?”

    “这……”罗朝晖一时语塞,如果易地而处,他当然不会放过张晨,反而会踩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看到张晨脸上冷酷的表情,罗朝晖心头如堕冰窟,是啊,对方为什么要放过自己?

    罗朝晖心中又悔又恨,悔的是当初不应该招惹张晨这尊瘟神,恨的倒不是张晨,相反,他现在最恨的却是自己的贵人刘舆慈。

    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本不会把张晨得罪的这么死的。

    这种人就是这样,有了什么功劳,都是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而一旦有了挫败,就会四处推卸责任。他也不想一想,如果没有刘舆慈,他到现在也就是个地产经纪。

    这就是典型的无耻小人。

    “不过,我确实有件事需要你去做。”张晨话锋一转,“如果这件事你能做好,你不止能保留这两家上市公司,说不定资产再翻上几番都有可能,你自己想想,要不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