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79章 吐血(补昨天的一更,晚上还有)

第779章 吐血(补昨天的一更,晚上还有)

    张晨?

    罗朝晖脑子嗡的一声。

    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听到这里,罗朝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中了张晨的圈套?

    毒饵,这就是毒饵!

    “半年之内,让你破产。”

    罗朝晖突然想到张晨几个月前对自己说的这句话,胸口郁结,这还没到半年啊!!!

    罗朝晖胸口痛若刀绞,喉头腥甜,一口鲜血喷出,正正喷了自己的助理安琪拉一身。

    “啊~~~”安琪拉一声惊叫,罗朝晖眼前一黑,单手前伸,想要抓住些什么,却什么都没抓到,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傻站着干嘛!叫救护车!”公司内众人乱成一团,几个小姑娘吓得直往后退,王威廉作为罗朝晖的心腹,还算忠心,第一个反应过来,对行政文员大吼一声,让她叫救护车,而自己,则叫上两个还算强壮的男职员,把罗朝晖搀了起来。

    “呼……呃……”正当众人手忙脚乱之时,罗朝晖一声悠长的呻吟,缓缓睁开眼睛。

    “罗生!罗生!你醒了?”王威廉又惊又喜,“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你再坚持一下,马上送你去医院。”

    罗朝晖双眼无神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晃了晃脑袋,逐渐清醒过来,声音微弱:“不,我不去医院,把电话给我。”

    王威廉急道:“罗生!”

    罗朝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用力挣扎开王威廉的手臂,大声怒吼:“我说给我电话!听到没有!?”

    王威廉看罗朝晖双目赤红,状若疯狂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连忙把罗朝晖的电话拿了过来。

    现在想想,那份协议签的到处都是坑,自己当初还在暗自嘲笑陈金平傻,现在看来,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

    罗朝晖瞬时间,已经想到后面对方会如何对付自己,停掉基本户之后,自己两家上市期间的汇兑都会受到影响,消息传出,股价大跌,债权人根据协议,既有权利要求行权,也有权利要求自己增加抵押物,对方这四亿美元的债转股,只要拖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全数吃下自己在这两家上市旗舰的股份。

    而自己,却一毛钱都得不到,被净身出户!

    还不如3个亿,把所有股份都卖给陈国强。而现在,想卖也卖不成了。

    不对!姓陈的没一个是好东西!

    在商业社会中,不是所有借款者和投资人都是带着善意来的。一个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一定要分辨哪些是野蛮人,哪些是白骑士。

    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好分辨的。怕就怕一个看似无害、被自己完全控制的小透明,转瞬之间变成野蛮人的卧底,内外勾结,公司易主也就丝毫不稀奇了。

    所以,上市公司的控制者对融资和引进新的战略投资其实都抱有异常谨慎的态度,并不是谁的钱都会要。

    其实在很多影视剧中,都有类似的桥段,但往往语焉不详,让人搞不清楚怎么这么大一家公司,转眼间就股份易手,创始人或控制人却一分钱都没套出来。

    现实往往比电影更加残酷,结合了复杂的债权债务问题后,有些被赶出公司的原控制者甚至因此额外背上了巨额债务,倾家荡产,租房生活的都有不少。

    天堂地狱,一线之隔。

    如果不是陈金平这小子扮猪吃虎,自己又怎会落到如今这般境地!

    罗朝晖手指颤抖,拨了几个号码,只等了一会儿,听筒中便传来陈金平那嚣张的声音:“罗生,好久不见,有什么指教?”

    罗朝晖没想到对方还真的敢接自己电话,事到如今,他反而冷静下来,“陈少,好手段,我认栽了。”

    魏大仁故作不解:“罗生,你在说什么?”

    罗朝晖冷笑一声:“陈少,抱歉,我之前真是小看你了。咱们都是聪明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知道,你和你身后那位到底想要怎么样?”

    罗朝晖毕竟是近年来香江商界顶尖的人物,转瞬间便判断出形式。

    现在找谁求援也没有用了,金融危机刚过,地产危机又来,各大公司都在紧缩银根。就算找自己的大佬刘舆慈,对方也不可能拿出几个亿为自己解围。

    资产百亿,和几天时间能拿出几个亿,完全是两个概念。

    更何况,就算刘舆慈肯帮忙,对方只要不放手,仍旧是一个死局!

    罗朝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从最底层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成为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局主席。让他就这样失去一切,又怎么可能甘心?

    就算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跪地求饶,也要把这一关渡过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魏大仁嘿嘿一笑:“罗生,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我已经把债权全都卖掉了。你问我算是问错人了。”

    罗朝晖惨然道:“好好好,我想找你的那位买主聊一聊,陈少,这点事情,你总不会不帮忙吧?”

    魏大仁沉吟了几秒:“这样吧,我尝试联系一下。”

    挂断电话,魏大仁对张晨道:“跟你预测的一样,他想找你聊聊,你见不见?”

    张晨微笑道:“告诉他,我只有明天有时间,他要是想见,就来这里见我。”

    魏大仁皱了皱眉:“不用这么麻烦吧?这两家公司的股价跌的这么厉害,现在只要行权,他的两家公司就都在你手里了,目的已经达到,何必再多生事端?”

    在魏大仁看来,张晨见罗朝晖,无非是想当面羞辱出口恶气,这种打脸的桥段虽然痛快,但着实没有必要。

    张晨嘴角微翘:“放心吧,没事的,我自有分寸。”

    魏大仁看张晨如此笃定,点了点头,给罗朝晖回了一个电话:“罗生,买主现在在蓉城,只有明天有时间,如果你想见,最好买最早的机票过来,他明晚就离开了。”

    张晨手指翻动,摆弄着魔方,魏大仁电话刚刚打完,他已经把一个三阶魔方还原完毕。

    目的?呵呵,自始至终的目的,就不是什么罗朝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