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74章 二合一

    重生前,张晨看过某个富豪的访谈。富豪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当时张晨也跟着一群网友恶意嘲讽富豪装逼。

    而这辈子,一路走到现在,张晨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

    一方面,自己所投资的各个公司,其价值是不断浮动的,可能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变化。另一方面,离岸公司所带来的复杂股权结构,也让核算具体资产变成了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

    还有资产配置的多元化,也给统计个人资产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不过,香江和罗刹这两单所带来的收益,还是很容易统计的。

    笼统来说,国际炒家亏了多少,张晨基本就赚了多少。

    道理很简单,无论在汇市还是股市,多空双方的单量必然是相等的,有人做空,就意味着有人做多。

    和历史不同,由于港府没有参与救市,与国际炒家对赌的,就变成了华安与火种源。

    由于华安的国资背景,出于风险控制因素,把自己与国际炒家的主战场放在股市上,而在股指期货市场,与国际炒家对赌的,火种源就成了绝对主力。

    此役,国际炒家共沽出45万张空单,平均成本7132点,每张空单平均亏掉了43800港币,仅仅只是股指期货,就亏掉了26亿美元。

    德鲁肯米勒采用的股汇双头蛇战术,又在汇市进一步放大了损失。由于港府解决了港币流动性问题,汇率成功稳定在7.85左右,让他们的远期外汇期货同样巨亏。虽然斩仓及时,但也损失了超过20亿美元。

    而国际炒家损失的钱,百分之七十都进到了张晨的口袋中。

    当然,其中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分红还有八个亿,这笔钱连同霍多尔科夫斯基原本的十五亿美元一起,通过不同的渠道,进入了考伊斯新成立的七号基金。

    除掉流通成本,香江一单,张晨实际赚到手的利润,足有十九亿美元之多。

    算上考伊斯基金原本募集的十二亿美元和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二十三亿,考伊斯的核心资产直逼五十亿美元。

    这个数据如果公布出去,足以令华尔街为之侧目。

    LTCM虽控制了上万亿美元的资产,但其核心资产也不过五十亿美元而已。

    当然,LTCM是一个特例,是华尔街造神运动的产物,但即使如此,考伊斯的规模也足以挤进全美对冲基金前50名以内。

    如果再加上罗刹的收益,只怕排名还会更加靠前。

    罗刹的收益虽不如香江,但也超过了十二亿美元。

    一方面,罗刹虽然是个大国,但经济实力并不强,股市总市值不及香江的五分之一,做空利益有限,主要利益还是在汇市。

    考伊斯事前沽空了大约120亿卢布,罗刹政府宣布债务违约后,仅一个交易日,罗刹汇率便从6.2猛跌至9.6。

    贬值幅度已经超过了金融风暴中的泰国。

    这还不是谷底。

    一部分投资者仍旧抱着侥幸心理在观望。

    因为美国没有表态。

    在资本世界里,美国的态度至关重要。尤其对于罗刹这种大国来说,只有美国,能逼他们继续履行债务。

    克里顿声色俱厉的电视讲话,更是给华尔街和众多罗刹投机者吃了一颗定心丸。

    但就在他们等待美国的制裁行动之时,一场事关克里顿下半身的风暴席卷了整个世界,让坚持制裁的克里顿焦头烂额。

    至于制裁?who care?两党大佬的关注点瞬间被吸引到“拉链门”上。负责调查宝拉琼斯性侵案的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火力全开,国会三天开了两场听证会商讨是否弹劾克里顿。

    这是有可能影响美国总统更迭的大事,罗刹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投资者等了两天,却没有见到美国政府任何行动,终于,最后的崩盘开始了。

    9.6、12.3、15.9、18.5、20.2……

    两天之中,罗刹汇率猛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跌破了20大关,并且还在继续下跌。

    没人知道谷底究竟在哪里。

    张晨并没有贪心,让迈克尔巴里在19.6的位置上交割了所有空单,除掉运营成本后,成功套利13亿美元。

    这算是张晨的私房钱。

    “教授,你说过BS公式一定不会失效,现在呢?完蛋了!我们都完蛋了!”麦瑞威瑟双眼通红,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已经凌乱无比。

    迈伦斯科尔斯脸色惨白,罗刹宣布债务违约后,LTCM手中的债券瞬间失去流动性,原本的套利模式被彻底锁死。

    LTCM的盈利,来自于不同市场间的不间断套利,通过发现不同市场间的利率差,低买高卖,获取暴利。

    因此,LTCM手中的债券是在不停流动的,虽然持有金额不变,但债券种类和持有时间都非常短暂,可能一笔债券买到手,不过一分钟就会转卖出去。债券流动性是LTCM的命根,一旦失去流动性,LTCM的风险就会呈几何倍数增长,直到爆仓。

    原本这种事情是不会出现的,无论债券价格是涨是跌,LTCM只做套利,就没有什么亏损风险。但现在,罗刹政府突然宣布一年内债券禁止交易,在宣布的这一刻,正在流转中的债券全都积压在LTCM仓内。

    而且,成了一仓废纸。

    “这和BS公式没有关系。”莫顿当然要捍卫自己的研究成果,“BS的基础是流动性,这是基本知识,你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哈哈哈!”麦瑞威瑟狂笑不已,“现在你还跟我提什么常识?莫顿教授,我们完了,完了!明白吗?”

    “不,还没完。”迈伦斯科尔斯抬起头,脸色苍白,“约翰,马上召开投资者会议,通报损失。”

    麦瑞威瑟尖叫:“通报?你疯了?你是想让所有投资人都从LTCM把钱撤走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赔的还不够多?”

    “够了!”迈伦斯科尔斯一声厉喝,“你这个白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所有人都拉下水,明白吗?”

    LTCM凭借金融衍生品控制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资本,但这些资本就像一个倒金字塔,完全建立在LTCM核心资产的盈利上。

    而现在,LTCM在罗刹四十亿美元的短期债券投资都成了废纸,就如同这个倒金字塔的根基崩溃了,整体崩塌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也是最恐怖的地方,上万亿美元的金融动荡,足以掀起一场不亚于亚洲金融危机的金融风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独善其身。

    迈伦斯科尔斯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所有投资人都拉下水,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如果不救LTCM,那就是一起完蛋!

    就算LTCM仍旧避免不了破产的命运,在清算时也比血本无归好的多。

    迈伦斯科尔斯的训斥让麦瑞威瑟暂时恢复了理智,麦瑞威瑟深吸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如果是这样,那我明白了,蒂娜,马上给所有100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人写邮件、打电话,告诉他们明天上午十点参加投资者会议。”

    ——————————————

    蓉城,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可以摸吗?它不会咬我吧?”娜塔莉试探着伸出手,有些雀跃又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熊猫啊,panda,黑白分明的圆滚滚,黑眼圈的圆滚滚,吃竹子的圆滚滚,世界上又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圆滚滚。

    如果有人真的不喜欢,那他一定有反社会倾向。

    负责照看“娜娜”的奶爸是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平时大人物也没少见,无论是他国政要还是当红明星,只要来过蓉城,都曾来看过大熊猫,其中很多人也认养了一些滚滚,但大多数都是四五六十岁的名人,像娜塔莉这种青春美少女还真没怎么见过。

    “娜娜性格很好,不会咬人的。”奶爸有些害羞道,这些饲养员大多都是本科毕业,英语相当不错。

    娜塔莉小心的摸了摸抱着奶爸腿不撒爪的滚滚,“太可爱了,好软。我能抱抱她吗?”

    “现在娜娜还小,所以毛发还比较软,等她成年后,毛会变得硬一些,可能还有些扎手。”奶爸把抱着自己腿的娜娜拎起来放进娜塔莉怀中,“她很喜欢被人抱的,不过,小心点,有些沉。”

    娜塔莉笑的嘴都合不拢,熊猫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了。

    张晨拿了一根竹笋逗另一只认养的熊猫“康康”,康康连续几次没拿到竹笋有些急,一巴掌拍在张晨胳膊上,张晨竟然没拿住,竹笋掉在康康怀里,这熊猫抱住竹笋就啃。

    “哈哈哈。”娜塔莉见状大笑,奶爸也忍俊不禁,“现在他们还都没有成年,力气小,要是再过两年,这一下可能真会受伤。”

    张晨给熊猫基地捐了这么多钱,又是在国内享有盛名的富豪,熊猫基地自然非常重视,除了和大熊猫亲密接触外,研究基地的副主任陈志友亲自带着张晨和娜塔莉转遍了包括繁育中心在内的整个基地。

    “可惜不能带回家养。”从熊猫基地告辞后,娜塔莉抱着一个硕大的熊猫公仔遗憾道,“现在想想,动物园里的熊猫好可怜,都没有这里的熊猫那么开朗。我以前听说华夏不顾熊猫死活,靠熊猫牟利,但亲眼看到后,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嘛。”

    张晨呵呵一笑:“大熊猫是华夏的国宝,享受的待遇当然不一样。但无论条件好坏,被人养对于大熊猫来说未必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熊猫基地的根本目的是要保护和扩大野生熊猫种群,大自然才是他们应有的归宿。”

    娜塔莉点了点头,这是她第一次来华夏,刚来第一天,就发现华夏很多方面和媒体报道的都不一样。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刚刚你和那个主任说还有事情,是什么事?”娜塔莉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随口问道。

    张晨笑了笑:“去一座庙。”

    ————————————————

    蓉城双流国际机场。

    “真是一个肮脏又嘈杂的国家。”乔布斯刚走下飞机,便皱起了眉。“比尔,我仍旧认为这是无用功,我不会妥协,也不会原谅你的背叛。”

    比尔坎贝尔掏了掏耳朵,他也觉得周围的人声实在太嘈杂了,上百人的机场到达大厅中就像有一千只鸭子同时在叫,难道华夏人说话的声音都是这么大的吗?

    “好吧,史蒂夫,不管你是否原谅我,你终归还是来这里了,不是吗?”比尔坎贝尔笑呵呵道,“不过,你真的成熟了,如果是以前的你,既不会和微软妥协,更不会和Zack谈判。啊,那边应该就是接我们的人了。嘿!小伙子,这里!”比尔坎贝尔对拿着自己名字标牌的一名华夏年轻人挥了挥手。

    由于没提前申请航道,他们并没有坐私人飞机来蓉城,而是坐了一般民航,两人都没有带助理,如同普通外国游客一样走出到达大厅。

    乔布斯脸色阴沉,跟着比尔坎贝尔上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

    “我们去哪里?”奔驰驶出机场后,开了一个多小时,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乔布斯看周边越来越荒凉,心中难免有些疑惑与不安。

    难道这个华夏小子想要在他的国家对自己不利?

    “史蒂夫先生,大概还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副驾驶的华夏男青年回头笑道,“川蜀是华夏面积最大的省份之一,我们去的目的地在山区,路程比较远,要两百公里,你可以休息一下,或看看窗外的风景。”

    乔布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窗外的景色确实很美,逐渐的,乔布斯发现这个国家在某些地方和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比如路况,虽然不是高速公路,但路况并不差,比大多数美国的免费高速路可能都要更平整。

    再比如路上行人的穿着和卫生,看上去都要比自己待了一年的印度要强很多,而且也没有看到什么犯罪行为。他来华夏之前,甚至学了几句救命用的华夏句子,但现在看来,这些准备似乎没什么必要。

    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若隐若现的团雾、越来越清新的空气,茂密的植被,窗外的景色让乔布斯的烦闷稍稍化解了一些。

    又开了一个半小时,犯过几道山,奔驰才缓缓停在一座牌楼之前。

    “史蒂夫先生,到了。”华夏年轻人拉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