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72章 门

    华盛顿DC特区,白宫,西翼,内阁会议室。

    “必须惩罚罗刹!这是严重的违约行为!”商务部长威廉戴利敲了敲桌子,气愤的道。

    “我不认为政府有责任为华尔街的贪婪埋单,投资行为充满了风险,华尔街无视风险,在罗刹下了重注,这是他们应得的。”美国首位女性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不苟言笑的道。

    “同意,我不觉得国会能通过对罗刹经济制裁手段以外其他的制裁议案,我们需要和众议院做出一笔大交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内政部长布鲁斯巴比特也摇头反对。

    “是的,冷战已经结束了,我们获取了胜利,预算委员会不同意就罗刹违约问题调整预算。”

    “冷战结束了?哈哈,富兰克林,你真是个软蛋!”……

    克里顿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内阁大员们争吵不休,他的第二个任期已经过了整整一年。从现在的民意调查来看,他的支持率甚至超过了几位传奇总统,只比FDR和JFK稍低。

    但克里顿相信,在他离任时,一定能成为另一个美国传奇,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毕竟,冷战是在他手中彻底结束的,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彻底掌控、肢解罗刹,断绝一切罗刹复兴的可能!

    如果做成这件事,他的功绩会超过历任总统,成为真正的“不朽”。

    克里顿看了一眼自己的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莱特,这名已经六十岁的老妇人心领神会,敲了敲桌子:“我提醒各位一句,从根本上说,罗刹问题是一个外教问题,只有国务院才有最终的决定权。”

    奥尔布莱特一说话,所有内阁部长都不再发言,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老太太不好惹。

    和大多数内阁成员不同,奥尔布莱特在政坛并没有什么根基,她的全部权力都来自于克里顿。

    克里顿第一个任期中,为了团结民主党内各方势力,启用民主党大佬沃伦克里斯托弗担任国务卿。随着克里顿第一个任期大获成功,克里顿在第二个任期中,便强行提拔了以强硬著称的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玛德琳奥尔布莱特担任国务卿,以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

    奥尔布莱特非常明白克里顿就是因为自己的强硬才提名自己来做国务卿,她越强硬,越能满足克里顿的需求,自己的权力就会越大。

    因此,所有人都知道,奥尔布莱特的意见,就代表了克里顿的意见。

    “各位都是内阁成员,考虑问题的角度必须要从美国利益出发。现在罗刹悍然宣布债务违约,如果美国不作出相应表示,我们的国际地位和声誉将会荡然无存,你们难道想看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敢于挑战美国的权威吗?我们现在应当考虑的不是是否制裁罗刹,而是用何种方式进行制裁。”奥尔布莱特口齿非常清晰,说话很有节奏感。

    “好了,玛德琳,不要这么严肃。”克里顿哈哈一笑,“各位,正像刚刚富兰克林所说的,冷战已经结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获得了全面胜利。罗刹仍旧是一个拥有近两千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超级大国,他们现在只是暂时蛰伏而已。在中东、在东欧,他们仍旧保留了巨大的影响力,是我们国际政策中巨大的不稳定因素。但现在,他们自己垮掉了。这简直就像是上帝的旨意,让我们彻底消灭这个最大的潜在敌人。现在,我只希望大家考虑一件事——如何借这个机会孤立、肢解罗刹,大家拿出一个方案来,至于国会那边,我来想办法搞定。”

    克里顿自信满满,他的中间路线不止团结了民主党,还获得了相当一部分共和党人的认可,除了全民医保这种涉及两党底线的问题,克里顿还是有信心获得国会支持的。

    “总统先生,CIA会给内阁的决策提供充足的支持。”CIA局长乔治特尼特意气风发,他在去年终于干掉了自己的对手埃尔文,去掉了头上“代理”的帽子,正式成为了CIA的第一把手。

    克里顿赞许的点了点头,刚刚想要说几句什么,却看到自己的办公厅主任鲍尔斯站在会议室门口焦急的对自己招手。

    克里顿目光一凝,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抱歉,各位,我先出去一下。”

    “什么事?厄金斯?这是很重要的内阁会议。”克里顿略带不满道。

    厄金斯鲍尔斯把克里顿拉到一边:“总统先生,刚刚有一个名叫德拉吉报道的新闻网站刊载了对你非常不利的新闻,我们必须对此做好应对准备。”

    克里顿眉头一皱:“不利的新闻?是什么?还是白水公司的事情?”

    厄金斯鲍尔斯脸上略带尴尬:“呃,不,您自己看看吧。”说罢,厄金斯鲍尔斯拿出一张纸递给克里顿。

    “全球独家消息——一名白宫实习生与总统克里顿有染!”

    克里顿脸色巨变,莱温斯基已经被调离白宫,难道是她出卖了自己?不,不可能,她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新闻的来源是哪里?这个德拉吉报道是什么东西?”克里顿紧张道。

    厄金斯鲍尔斯微微摇头:“这是一家互联网上的新闻网站,所有者叫麦克德拉吉,不属于任何一家媒体,是一家个人网站。但这个网站此前报道过戴安娜的绯闻,吸引了一批读者,还没搞清楚他们的新闻来源是什么。”

    厄金斯鲍尔斯停顿了一下,措了措辞:“总统先生,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据说已经介入了这个新闻的报道,可能用不了五分钟,这则新闻就会传遍世界,我们必须找到合适的应对方式。”

    克里顿又惊又愤:“该死!这是污蔑!这是赤裸裸的污蔑!我要起诉这家网站!”

    厄金斯鲍尔斯打断克里顿:“总统先生,是否起诉他们,可以以后再议。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媒体的质疑。今晚的白宫新闻发布会,这一定是记者们的焦点。您现在必须和麦克谈一谈,让他做好准备。”

    克里顿目光闪烁:“这种事情你们最擅长,对这种无稽之谈,当然不能承认。告诉麦克,我信任他。”

    二人口中的马克,正是白宫新闻办公室主任兼白宫新闻发言人麦克麦克瑞。

    “总统先生,如果您不想有更大的麻烦,最好还是和麦克面谈。”厄金斯鲍尔斯目光坚定。

    “你!”克里顿脸色通红,怒视厄金斯鲍尔斯。

    厄金斯鲍尔斯躲开克里顿的目光,“总统先生,你应该明白,这谁为了你好。”

    两人彼此都心知肚明,这个新闻不是假的,白宫新闻办公室不可能背负说谎的罪名。

    “好吧。”克里顿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先打几个电话。”

    厄金斯鲍尔斯看了看表,“十分钟后,我让麦克去椭圆形办公室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