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70章 基石投资(补昨天的)

第770章 基石投资(补昨天的)

    国贸,26层。

    站在窗前向下望,张晨便能看到银河置业刚刚拿到的那两片地。

    张晨重生后,曾经仔细观察过这个前世奋斗过的城市,发现原来记忆中那么多高楼大厦都是从现在开始十几年的时间建造的。

    哪怕是未来世界最堵的CBD中央商务区,现在也不过是一片低矮的平房。

    央视现在还在西城军博旁边,没有傲然屹立的大裤衩。恒基中心还没封顶,东方广场也才刚刚动工,国贸二期还不见踪影,盘踞京城最高楼八年时间的国贸三期连地还没平,至于重生前还未竣工的未来京城第一高楼华夏尊,可能连设想都没有。

    曾几何时,张晨在某个夜晚,也曾坐在国贸三期顶层咖啡厅的落地窗旁,喝着65元一杯的果汁,在三百米的高处望着窗外的霓虹闪烁。

    但这闪烁的霓虹中,却没有一盏灯是为自己而亮。

    但在这个1998年,自己虽然没有在三百米的高处俯视苍生,却有机会在这里盖起一座比三百米更高的摩天大楼!

    张晨站在窗前魂游天外,几米外的谈判桌上却是硝烟弥漫。

    “30亿美元已是天方夜谭,更何况40亿!IPO前把估值做的太高没有任何好处!”中金投行部总监、副总裁佘庆春脸红脖子粗的喊着。

    “笑话!现在高盛和大摩开出的价格就是每股8.5美元,总估值超过32亿。你们却只做出25亿美元的报价,究竟是你傻还是我们傻?”思达康聘请的普华永道顾问宣达文对佘庆春的报价嗤之以鼻……

    双方的谈判人员晚上酒照喝舞照跳,但白天的谈判却是各不相让,针锋相对。

    既然双方高层都已经出面,当然不能光看下面人表演。

    “咳咳,佘总,从原则上,我们赞同中金对思达康所做的基石投资,参与思达康的IPO计划,但中金对思达康的估值,思达康董事会仍然有不同意见。你们现在的报价远远低于我们的心理价位,也低于思达康的实际价值。”路宏亮咳嗽了两声,慢条斯理道。

    佘庆春抬了抬眼镜:“中金对思达康做了大量分析和研究,目前25亿美元的估值我们认为是合理的,已经考虑了未来三年思达康高速成长的可能。不管怎么说,思达康只是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公司,即使以动态市盈率的计算方式,5.72美元一股的市盈率也有25倍以上。对于基石投资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价格。”

    “那是因为中金仍旧低估了思达康的成长速度,在这一点上,中金太保守了。”张晨回过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佘总,恕我直言,就算中金能给我们在国内的业务带来很大帮助,资本市场也不会认可中金报价中的这部分溢价。”

    思达康上市前,需要先找到几家基石投资进行保底。高盛、摩根史坦利、所罗门美邦和美林都是不错的合作对象,并且这些机构对思达康也都很有兴趣,做出的报价极具诱惑力。

    想也知道,现在纳斯达克高新科技板块之火热,愁的就是没有优质IPO,只要是一个看上去不那么low的公司IPO,基石投资商都能获得不错的收益。

    思达康当然不low,不但不low,还是近期纳斯达克市场上少有的优质公司。

    有技术、有资金、有市场、有盈利。这四项都有的公司在纳斯达克实在太少了,而思达康,在这几项上都有不错的表现。

    论技术,除自行研发的技术外,半年中思达康收购了七八家通讯科技公司充实技术储备,而且这些技术从现在看,无论实用性还是扩展性都不错,其中有三十多项专利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底层通讯技术的标准。

    论资金,能收购这么多公司的思达康,会缺钱么?

    论市场,只要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以华夏的人口总量,注定在未来会是全球第一大市场。而背靠这个大市场的思达康,当然会有更好的表现。

    最后,盈利。

    这一点才是硬道理,如果不是这半年因为大笔收购花了太多钱,拉高了费用,否则思达康在今年的利润至少要超过5000万美元。现在每年营业额超过五千万美元的新公司都不太多见,更何况是利润呢。

    可以想象,思达康一旦开始IPO,必然会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备受追捧。到时候别说30倍的市盈,就算超过50倍甚至100倍,在当前的纳斯达克来说,也只是平常。

    无论是吴英还是路宏亮,都在国外耕耘多年。张晨和孙正义这两年在美国又是风头无两,哪怕不找任何基石投资,光凭他们,把思达康运作上纳斯达克就没有任何困难。

    从一开始,思达康团队就没考虑过国内金融机构的基石投资,目光只集中在高盛、大摩、美林、富达这种国际资本巨鳄头上。

    引入中金做国内的基石投资,是张晨力主的结果。

    思达康未来五年内主要市场仍旧是在国内,中金刚刚成立没多久,在国际资本市场也没有什么话语权,但作为国内首家国际投资银行,未来成长到何种程度是不言而喻的。

    尽管到了2014年后,中金“国贸大摩”的地位开始被“麦子店高盛”和“朝阳门巴克莱”等后辈赶超,但仍旧是国内一等一的“名利场”,底蕴之深厚可想而知。

    引入中金的基石投资,对思达康未来几年在国内的市场开发,至关重要。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思达康的优先股可以被贱卖,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思达康在纽约已经做了两次路演,我们列出了十三家投资机构对思达康的询价区间预测,能够看到,其中最低的瑞信,给出的IPO询价区间也在11.25-12.65美元之间。8.5美元的成本,IPO后可以获得超过50%的盈利,对于任何一家投资银行来说,算是无本万利了。”张晨换了一页幻灯片,拿着激光笔指指点点,“假如我们接受中金5.72美元的基石投资,其他投资者怎么办?倘若中金坚持这份报价,思达康只能放弃这次合作。”

    佘庆春额头上冒出一滴滴汗珠,与吴英和路宏亮相比,张晨带给他的心理压力大了不止一倍。

    虽然张晨在亚洲金融危机中的作用并不为人所知,但光是对方目前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就让佘庆春不敢造次。

    面对张晨的威胁,佘庆春掏出手帕擦了擦汗,“张总,如果思达康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再商量。”

    “8.55美元,一分也不能少。”张晨轻描淡写道。

    “这……”佘庆春眼珠乱转,“我去汇报……”

    佘庆春话音刚落,会议室的大门咚的一声被推开。

    “哈哈哈,抱歉抱歉,刚刚集团有个会,来晚了。Zack,8.55美元一股,三年锁定期,七百万股六千万美元的基石投资,中金接受这个方案。”一个面容清瘦的中年人大步流星的走进会议室。

    “你好,你好,你好,鄙人杨雨康,忝为中金香江办事处负责人,也是思达康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杨雨康连带微笑的和众人逐一握手。

    张晨丝毫没有感觉意外,目光闪动:“杨总,这笔生意,中金一定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