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68章 我很怀念它(4000字二合一)

第768章 我很怀念它(4000字二合一)

    京城,燕莎凯宾斯基酒店,地下放映厅。

    “报告将军,德国地图实在找不着,你就拿南京地图凑和着吧!”

    “梁子,既然张先生来了,就让咱家的骡子呀马啊那些个大牲口都歇了吧!回来,去,带张先生换身衣裳,这哪象干活的样儿啊!”

    “诶呀,你们可来了。尤老板都快变成黄鼠狼来了。一到夜里,他两眼就发绿光。”……

    “哈哈哈,太逗了。”汤淼淼抱着辛巴笑的前仰后合,波涛汹涌。

    张晨的目光根本没在银幕上,盯着波涛心不在焉,“还行吧。”

    在后世,这部电影电影频道放过很多遍,看到这么多熟悉的场景,张晨还是蛮有感触的。

    也许是由于蝴蝶效应的原因,虽然大框架没什么变化,但其中部分场景和剧情还是和张晨记忆中的情节略有不同,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更让张晨觉得有些恍惚。

    究竟前生是一场梦,还是今生活在梦境中?

    “诶?那是林小夏吧?”汤淼淼突然指着银幕惊讶道。

    张晨看了看银幕,心虚的“唔”了一声。刚还在想电影的情节哪里和前世不一样,就出现了这么一处!

    林小夏出现在电影的最后一个单元,原版中,杨立新的老婆得了肝癌,葛大爷和刘贝把刚刚装修好的婚房借给杨立新两口子住,圆这对夫妇一个新房梦。

    而在今生,这段情节在大结构上没有变化,但给林小夏加了个客串的角色,饰演杨立新的女儿。

    虽然只有寥寥几个镜头,但从镜头上看,给的都是大特写,把林小夏拍的不比现实中差。

    现实中漂亮的人,上了大银幕,说不定就成了大妈,不是每个人的脸都适合大银幕。

    就算再高级的脸,如果没有化妆师和摄影师的精心打磨和拍摄,拍出来也不会好看。

    这也就是现在观众对影视行业不了解,要是在后世,早就在网上被扒皮这小姑娘到底什么背景、有没有潜规则了。

    汤淼淼看到张晨心虚的样子,哼哼了两声,没说什么。

    一旁的冯晓冈、张国利、吴英和路宏亮,则目不斜视,好像什么都没看见。

    在芬兰过完圣诞节,张晨和娜塔莉回到旧金山后,又在美国处理了两天事情,就飞回国内。

    这次回国,他把辛巴也带回国内,否则这么长时间光靠佣人照顾,也不是个事。也就是这个年代国内的检验检疫还没那么严格,否则还真不太好办。

    随着国内网络设施的逐渐完善,互联网真正开始在国内普及,胡焕庸线以东几乎所有省会城市和直辖市都开通了上网服务,其中几个直辖市已经有了128K-256K的ISDN或DDN专线,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异常迅猛。

    华夏的上网计算机数,也正式突破了50万台,这里其实也有张晨一小部分功劳。

    正是因为外星人廉价电脑的出现,拉低了电脑平均售价,加速了计算机的普及。历史上,现在的上网计算机台量约在40万台左右,而现在相比前世,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五。

    网民人数,则达到了90万人,突破百万人指日可待。

    有了足够的上网人数,各种网站也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张晨拿到的最新数据中,CN域名网站已经8795个,比起半年前,增加了一倍还要多。

    虽然这个数字相比美国仍旧不值一提,但已经比很多欧洲国家多了不少。华夏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更是一日千里,比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要快!

    后发优势、人口优势、动员能力的差别,让华夏在这场新技术革命中,第一次没有被西方国家甩得太远。

    华夏的工作内容,也在张晨的日程表中占据了更多的比例。

    这一次回国,除了在年前搞定一部分华夏的创投项目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吴英、路宏亮、孙正义一起协商思达康在美国上市的具体方案。

    吴英和路宏亮一天前从临安飞到京城,吴英本就是京城人,在京城有住所,算是回家,路宏亮也在天竺买了一套别墅做投资,正好过来看装修进度。

    冯晓冈的《甲方乙方》一周前平安夜已经在国内上映,冯晓冈特意带了一份拷贝过来,张晨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张国利的星火传媒是发行方,怎么也得给投资人一个交代不是。

    电影已近尾声,银幕上的葛大爷、何兵、冯晓冈刘贝等人大年夜围坐在小桌前吃年夜饭,冯晓冈提出把公司变成一公益组织,每个人都献计献策,冯晓冈提出不要工资,葛大爷说管饭就行,何兵一拍桌子,跟旁边的刘贝说:“那咱俩出去拉赞助去,扎那帮搞房地产和风险投资的去。”

    原作里可没有风险投资这几个字,看到这,众人哈哈大笑,张晨看了冯晓冈一眼,冯晓冈故作不知,捂着肚子:“我去趟卫生间啊。”尿遁而去。

    张晨作为投资人,没给冯晓冈压力,因此冯晓冈也就没拍那个媚俗的结尾,镜头定格在漫天风雪中杨立新抬头仰望的愿景侧影。

    近景是红灯笼亮堂堂的酒宴,这是好梦一日游,远景是杨立新身着棉服伫立雪中,那是生活。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葛大爷突如其来的一句煽情后,《甲方乙方》结束了。

    “挺不错的片子。”吴英吁了口气,他自小在京城长大,对冯氏幽默的接受程度当然很高,最后的煽情虽略有刻意,却拔高了整部片子的高度,使这部喜剧电影多了几分内涵。

    张晨赞同道:“是还不错,这种片子此前华夏确实不多,应该会有好成绩。”

    “您有眼光。”冯晓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窜了回来,听到张晨还算满意,乐得眉花眼笑,伸出大拇指:“到现在上映一周,准确票房还没出来,但估计至少已经有800万,就算刨掉发行成本、院线的分成和电影局的费用,已经能保本了,后面的就是纯赚。”

    他现在已经是星火传媒的签约导演,会得到一部分票房分成。

    票房分成这种收入分配方式,在如今还是一种新鲜事物,冯晓冈也是算了再算,才一咬牙一跺脚,抱着豁出去赌一把的心态,才答应了星火传媒的条件。

    现在还没有院线什么的,大多还都是单厅影院,票房数据也没后世那么及时准确(假票房另说)。但纵使如此,首周八百万的票房已经算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各地影院不约而同的加长了《甲方乙方》的上映场次,预计放映周期也延到了过年前。

    《甲方乙方》算是低开高走的典范,在众口相传的口碑作用下,可以预期,在未来几周,这部电影会越来越火爆,票房再翻几倍一点问题也没有。

    票房越高,冯晓冈的分成也就越高,他已经在心里开始计算,如果票房达到两千万,刨掉给影院的分成和发行成本,那星火传媒就能赚到六百万,在这个盈利指标下,他能拿到百分之五的票房分成,就是三十万。

    虽然不多,但现在电影市场萎靡不振,能拿到这个数,已经算是不错的收入。

    但如果票房达到三千万,他就能分到利润的百分之七,他就能拿到八十万的分成,这比钱在当前可就非常可观了。

    而如果票房能到四千五百万,他的分成比例会增加到百分之十,这就意味着这部电影他至少能获得一百七十万的分成!

    这笔钱在后世可能连一个十八线小鲜肉都请不起,但在这个年代,能凭一部电影赚到一百八十万的国内导演,屈指可数。

    不,应该说一个都没有。

    包括张一谋在内。

    想到这里,冯晓冈的一颗心热切起来。

    冯晓冈情商极高,捧人很有一套,如果不是张晨竭力提醒自己别被忽悠,早就被他捧飘了。

    张晨翻了翻票房数据,眉头微皱,张国利见状,还以为张晨对票房分成比例不满意,解释道:“40%的分成确实有些低,但我们还负责了影片发行,除掉300万的发行成本,还有8%的分成收入。这是我们第一部电影,火了以后我们才有资本和放映方谈更高的分成比例。”

    张晨微微摇头,这个分成比例已经不低了,制作方拿40%的票房分成,在后世是非常强势的大片才能拿到的待遇,他皱眉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当前的观影人数和票房统计。

    华夏现在有13亿人,哪怕只计算城镇人口,也有接近4个亿的市场基数。但现在的票房统计说明,只有不到一百万人观看了这部已经在全民创造出一定话题的电影。

    这其中,盗版是最重要的原因。随着一些国产品牌进入VCD放映机市场,VCD放映机的价格已经跌进千元以内,从客观上扩大了盗版观影人数。一部新电影,上映三天内,就会有盗版碟出现在市面上,30元一张的价格虽然不菲,但却能阖家观看,还能和别人换碟看,当然销量长虹。

    这还只是VCD刚普及的阶段,再过上一两年,整个盗版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一部新电影还没上映,盗版碟就已经在市面上发行了,对票房的伤害可想而知。

    但这根本就不是张晨所能解决的,只能依靠民众版权意识的觉醒和国家的严厉打击,张晨有再大的本事,也没办法根绝盗版。

    十年内,也就只能这样了。

    张晨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虽然盗版在目前不能根绝,提升观影人数、扩大票房还是有办法做到的。

    “张总,我在美国时,曾经去AMC的电影院看过电影,发现美国的电影院和我们有很大不同。他们大多是一个大厅中分成若干个小厅,分别播放不同或相同的电影,通过这种方式提高电影院的上座率。但我们现在似乎都是单厅影院,如果把AMC的多厅模式引入华夏,可能对电影票房能有很大的促进。”张晨沉吟了一会儿,对张国利道。

    张国利忙摆手:“您管我叫老张就行,千万别客气。我去洛杉矶的时候也见到过AMC的电影院看过,确实很科学。其实我们国家在十年前就已经建了一些多厅影院,比如沪市的和平双厅影院,两层楼分成两个厅;91年营业的姑苏长洲亚细亚影城,有4个放映厅;还有沪市影城,当年就在这里举办了第一节沪市国际电影节,现在有九个放映厅。但这种模式投资太大,国内的影院如果要按照这种模式做改造,耗费太高,没人愿意做。一年前粤海那边有几家单厅电影院想照方抓药,但发现投资至少要一百万到三百万不等,如果上一些DST等先进设备,投资更高。地方财政又不可拿出这么多钱做一个电影院的改造,也就只能搁置了。”

    张晨点了点头,果然,任何时候都不缺聪明人,尤其像粤海这种位处改革开放第一线的城市,能人辈出,能想到这里也并不奇怪。

    想到归想到,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的电影院都是国营的,私人承包的电影院都很少。也许有一些电影院做了改制,但大多数都是冲着地皮来的,真心想要做电影院线的,几乎没有。

    国营的影院,收入是国家的,投资也要靠国家。需要花钱的地方这么多,国家当然不会拿钱来做什么电影院。

    “老张,好像现在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建影院对吧?”张晨突然问道。

    张国利一愣,难道张晨想要盖电影院?他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以现在国内的电影环境来说,小成本拍点电影还可以,盈利主要还是靠电视剧,建影院?摆明了是赔钱生意。

    “是,今年,啊,不,应该说去年,计委刚刚批准了民营企业可以投资电影院。如果您想在京城盖影院,地方可不太好找,除非找那些老影院改造。”张国利摇了摇头。

    张晨微微一笑:“老影院改造?这的确是一条路,但我不准备这么做。”

    张国利不明所以。

    张晨目光微动:“你觉得,把电影院开在商场里,这个主意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