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67章 复仇者联盟(第一更)

第767章 复仇者联盟(第一更)

    国际商业银行与首都储蓄农业银行合并?

    也许大多数罗刹普通人并不了解这代表什么,但这间屋子里或坐或站的几十个人都是行业精英,没有人不知道这里面所有隐藏的含义。

    要找替死鬼了。

    维诺格拉多夫脸色惨白,嘴唇颤抖,合并?自己从来没得到任何消息啊。而且,自己才是国际商业银行的控制者,就算财政部和罗刹央行想要推动合并,也要获得自己的同意才行啊?

    维诺格拉多夫扭头看了一眼斯摩棱斯基,却看到这名老对手一脸严肃。

    丘拜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第二,从即日起,冻结霍多尔科夫斯基在罗刹的一切资产,其中包括霍氏在梅纳捷普银行的股份权益。总统已宣布梅纳捷普银行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为叛国者,将对其进行全球通缉。”

    这一条消息倒是丝毫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

    事实上,在危机爆发前,这间屋子中至少有一半人都对罗刹的财政现状有比较正确的预估。很多人已经开始逐步转移资产避险,只要他们把资产转移完毕,罗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又会真正关心到时候罗刹的境遇呢?

    但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反水,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他们至少还有一多半的资产没有来得及转移,危机就爆发了。

    这些都是拜霍多尔科夫斯基所赐,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恨?

    如果国际商业银行经营状况良好,维诺格拉多夫可能也会如其他人一样,对丘拜斯的宣读的决定举双手赞成,但现在,他还真没这个闲心。

    “阿纳托利,先不提为什么我作为国际商业银行总裁事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不提财政部是否有权力主导私人银行的合并,我更想知道,你所说的合并具体方案是什么?”事已至此,维诺格拉多夫也不再虚意客套,合并对于现在的国际商业银行来说,并不是不可接受的选择,但前提是要保证他的个人利益。

    丘拜斯看了一眼维诺格拉多夫:“财政部的确没有权力主导私人银行的合并,这只是央行和财政部提出的建议。”

    维诺格拉多夫摊了摊手,“好吧,建议,那么,到底是什么建议?”

    丘拜斯面容冷峻:“鉴于目前的严峻局势以及国际商业银行的运营状况,财政部建议国际商业银行将全部业务转让给首都储蓄农业银行。”

    维诺格拉多夫浑身一震,愤怒道:“你们想要拿走我的银行!?阿纳托利丘拜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斯莫棱斯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斯莫棱斯基咳嗽了一声,刚想说话,丘拜斯单手下压,示意他不要插嘴,冷冷的看了维诺格拉多夫一眼,从牙缝中轻蔑的吐出一个单词:“白痴。”

    维诺格拉多夫勃然大怒,他确实很忌惮丘拜斯。但他毕竟是罗刹七大寡头之一,同时也是银行家协会副会长,自认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握有罗刹金融业半壁江山,就算耶里勤见了他,也会客客气气亲亲密密的叫他一声“Vino”。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他也不想再和丘拜斯虚与委蛇,刚想破口大骂,却看到丘拜斯给自己扔过来一个文件夹。

    “国际商业银行的准备金已无法支付23万储户的取款需求,由于国际商业银行的违约,连带其他银行也面临挤兑,根据央行评估,国际商业银行已经无法独立运营。因此,央行决定取消国际商业银行的银行牌照。国际商业银行当然可以拒绝合并,根据罗刹银行法规定,如国际商业银行破产,你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维克多维奇维诺格拉多夫,你自己想清楚后果。”

    丘拜斯这段话说完,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维诺格拉多夫完蛋了。

    银行业无疑是特许经营型的行业,必须拥有银行牌照才能开展业务。现在丘拜斯的态度很明确,如果维诺格拉多夫不把国际商业银行交给首都储蓄农业银行,在没有牌照的情况下,国际商业银行必破产无疑。而到时候,不止维诺格拉多夫一分钱都得不到,还会背上无休止的债务,那可真是死路一条。

    罗刹所有私人银行的银行牌照都是央行颁发的,在一般情况下,央行当然不会冒着引发金融危机的风险收回任何私人银行的牌照。但现在罗刹局势危若累卵,国际商业银行的确是情况最危险的一家银行,罗刹央行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国际商业银行的牌照收回。

    斯莫棱斯基这个平时不显山露水的金融媒体寡头,才是大赢家。

    维诺格拉多夫面若死灰,颤抖着翻开丘拜斯扔过来的文件夹,首页就是央行对于取消国际商业银行牌照的决定意见。

    “不,不,尊敬的阿纳托利。”维诺格拉多夫哆嗦着嘴唇,“你不能这么做,三比一,不,四比一的换股比也是可以的,国际商业银行是个大银行,你们不能一分钱都不给我。我要见总统,对,我要见总统!鲍里斯,你帮帮我!”维诺格拉多夫哀求的望着别列佐夫斯基。

    别列佐夫斯基咳嗽一声,装成没听见,危襟正坐。

    维诺格拉多夫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把他抬走。”丘拜斯对身边的随从说了一句,几个彪形大汉抬着维诺格拉多夫走出会议室。

    ————————————————

    “啊……”维诺格拉多夫一声长长的申银,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已经身在私人医院中。

    “总裁,你醒了?”维诺格拉多夫的司机把他从病床上扶起。维诺格拉多夫咬了咬牙,“什么时候了?”

    司机看了看表:“晚上七点。”

    维诺格拉多夫目光闪动:“他们的会议结束了?”

    司机唯唯诺诺:“是的,新闻已经播了……”

    维诺格拉多夫冷哼一声,沉默良久,目光中射出一道阴狠,“准备飞机,去布拉格。”

    既然你不仁,我也不需要有义了。

    “米哈伊尔,我同意你的条件,我今晚会到布拉格,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丘拜斯拉下马!”维诺格拉多夫拨通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卫星电话,面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