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66章 贪婪与合并

第766章 贪婪与合并

    如果不是重生,如果不是亲自经历,哪怕看再多的资料和段子,张晨也难以相信这个年代的罗刹上层是多么贪婪和疯狂。

    12月28日晚,巴黎俱乐部第四季度首次会议第一天,罗刹代表团与巴黎俱乐部谈判刚刚进行两个小时,便传出了罗刹高层集体退场、谈判失败的消息。

    罗刹亲手掐断了自己唯一的一条生路。

    巴黎俱乐部并不是一个官方组织,而是世界上最富有(绝对值)的二十个国家共同组成的一个国际性非正式组织。主要作用就是通过提出债务重组、债务减免等方案为债权国和负债国斡旋债务纠纷。

    罗刹也是巴黎俱乐部的成员国之一,耶里勤参会之前,原本对巴黎俱乐部抱有很高的期望,因此亲赴巴黎,但没想到刚开始谈判,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除罗刹外的十九国集团一同向罗刹施压,要求罗刹以西伯利亚及喀拉海的石油储量来做债务担保,这个要求虽然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此时罗刹已经没有什么筹码来进行谈判,也只能捏着鼻子答应。

    真正导致谈判破裂的,是币制改革。

    罗刹所谓的币制改革,是彻头彻尾的搜刮,完全体现了寡头与罗刹高层相互勾结的本质。

    罗刹在危机爆发前一周,刚刚对外宣布将在1998年1月1日进行币制改革,以新卢布换取老卢布,换取比例为1:1000。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你原本有十万卢布的货币资产,币制改革后,你就只剩100卢布的货币资产了。而新卢布与美元挂钩,响应罗刹提出的“外汇走廊”政策,与美元的汇率比为6.2:1。

    但在苏联解体前,卢布的官方牌价与美元比是1.8:1!当然,这只是用来充样子的,罗刹人要是出国换美元,罗刹官方会以6.26的汇率予以兑换。

    看出什么没有?这意味着,目前所谓的新卢布,其实际价值与苏联解体前旧卢布的币值相当,但旧卢布却贬值了一千倍!

    换句话说,1998年币制改革前罗刹人所积累的所有货币财富,都变成了废纸!

    这才是真正的洗劫!金融寡头联合罗刹高层对百姓财富的洗劫!

    巴黎俱乐部表示,鉴于目前罗刹国内的经济局势,要求罗刹展缓币制改革,待债务危机平稳后,再做打算。

    这种要求其实并不过分,但耶里勤背后的金融寡头们又怎么可能答应?他们是这次币制改革最大的受益者,花了大力气推动这件事,又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失去了寡头的支持,耶里勤也只能中止与巴黎俱乐部的谈判,当天晚上便乘专机返回莫斯科,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个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已经企稳的罗刹股债汇三市应声下跌,罗刹财政部门投入了80亿美元以稳定汇率,却连水声都没听到。

    而就在这时,早已跑到隐秘藏身处躲避杀身之祸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又给了罗刹致命一击。

    罗刹46个州中的25个州、全部3个联邦直辖市、7个边疆区中的5个边疆区的具体财政赤字情况被公之于报端。

    没有公布数据的,都是一些鸟不拉屎的穷州,占比太小。

    一时间,天下大乱。

    霍多尔科夫斯基彻底死掉了罗刹的底裤,把这个庞大帝国最后一点遮羞布也扯了下来。

    真实情况触目惊心。

    从数据上看,几乎半数以上的罗刹行政区划已经濒临破产或已经破产,有些地区的真实资产负债比甚至已经超过百分之二百,财政赤字超过20%!

    美国财政赤字2.5%以上的时候,就有可能导致政府关门,广场协议导致泡沫破灭的东瀛,在最严重阶段赤字率也没有超过10%。

    这份数据一公布,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罗刹完了,罗刹国债,也完了。

    无数雪片一样的催债信从世界各地飞到罗刹,短期债券的价值猛跌至面额的百分之六十!

    并且还在猛跌!

    “完了,完了。”维诺格拉多夫面如土色,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维诺格拉多夫颤颤巍巍的拿起桌上的电话,“尊敬的安纳托里,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维诺格拉多夫就听到话筒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总裁,阿列克谢刚刚来电话,丘拜斯让你去财政部开会。”维诺格拉多夫漂亮的女秘书袅袅婷婷的走过来,风情万种道。

    维诺格拉多夫如蒙大赦,丝毫没有理会女秘书蓄意展示给自己的风情,“什么时候?”

    女秘书颇感无趣:“就是现在。”

    维诺格拉多夫拿起大衣,风风火火的走出自己两百平米的办公室,吩咐司机:“拉我去财政部,马上!”

    坐在自己舒适的奔驰S600后座,维诺格拉多夫依旧心情忐忑,“会纾困,一定会,一定会,一定会……他们禁受不住连锁反应……”

    “万一被他们抛弃呢?”

    “不不,不能这么想……”

    “不,也许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

    “大不了一起死!”……

    维诺格拉多夫心中七上八下,越是让自己不要乱想,脑子中乱七八糟的念头却是越多。

    车开了没多久,停在了红场附近的财政部门口。

    维诺格拉多夫整理了一下大衣,从司机手中接过貂皮冬帽戴在头上,脚步沉重的走进财政部大门。

    轻车熟路的来到三楼会议室,维诺格拉多夫推开会议室的门,不由得一愣。

    能容纳二十人的会议室座无虚席,其中还有很多人没有座位,在一旁站着,不大的会议室中挤了三十多人。

    定睛一看,这些人都是罗刹金融界的翘楚。包括他们几个寡头在内,这间屋子里的人掌握了罗刹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财富。

    “阿纳托利!我来……”维诺格拉多夫看到丘拜斯走进会议室,眼睛一亮,现在丘拜斯是唯一能够救他的人,他的莫斯科国际商业银行如果能够获得财政部的注资,至少能够扛过这次危机。

    丘拜斯没有看他,径直走向主席台。

    “莫斯科国际商业银行、首都储蓄农业银行目前已经无法独立履行债务,财政部决定,推进两家银行企业的合并重组,再此期间,事涉两家银行的短期债券将不予承兑,直至合并结束。”

    丘拜斯扶了扶眼镜,面色冷静,就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件。

    “合并?”维拉格诺多夫脑子一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