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62章 弗拉基米尔(第一更)

第762章 弗拉基米尔(第一更)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米哈伊尔是个可耻的叛徒!小人!”罗刹首富、全球第九大富豪、克里姆林宫的红色教父别列佐夫斯基脸色潮红,挥舞着手臂恶狠狠的道。

    “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找到他,搞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一滴汗珠从古辛斯基肥胖的脸颊上淌了下来,他从未觉得克里姆林宫里面的暖气会这么热。

    国际商业银行总裁维拉格诺多夫是其中年纪比较小的,只有四十出头,平日骄狂的表情此刻已经被惊恐和急躁而取代:“各位!各位!我必须提醒你们!国际商业银行本月有15亿美元的短期债务需要偿还,如果你们不想被罗斯柴尔德银行追债,你们必须马上偿还本月应偿还的贷款!”

    “你混蛋!”首都储蓄银行总裁摩棱斯基勃然大怒。

    叶利钦眼睛和鼻头很红,不是气的,而是刚刚喝了一顿大酒,看着几个寡头在自己的办公室中争吵,想要制止,却酒意上涌,不由得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隐形寡头之一、设计出贷款换股份的联合进出口银行所有者、刚刚卸任几个月的第一副总理波塔宁看了一眼面容冷峻的丘拜斯,在众多寡头中,他和丘拜斯以及别列佐夫斯基三人的关系密不可分,这三个人是一个紧密的小团体,牢牢控制着克里姆林宫的核心。

    丘拜斯两年前就是罗刹的第一副总理,后来因为名声太不好,就让自己的信徒波塔宁接替了这个位置。

    波塔宁和丘拜斯一样,都是普通罗刹人痛恨的对象,做了一年的副总理后,迫于舆论压力,也只能下台。此后丘拜斯亲身上阵,担任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可以说,他现在是这间房子里最有权势的人。

    即使叶利钦坐在这间屋子的正中央。

    “如果你们以后还想出现在这里,就闭上你们的嘴巴。”丘拜斯一开口,现场立刻安静下来。

    “尊敬的阿纳托利丘拜斯,莫斯科国际商业银行同样也有您的股份。”维拉格诺多夫可怜巴巴的望着丘拜斯恳求道,“您一定要帮助我,如果在下个月国际商业银行不能按时偿付,一定会引发连锁反应,您也不会想要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不是吗?”

    丘拜斯闻言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他当然能听得出来维拉格诺多夫口中隐含的威胁。

    比起政府官员或金融寡头,丘拜斯的形象更像是一个大学教授。事实也是如此,丘拜斯到现在,仍旧在圣彼得堡国立工程大学有教职。他的很多学生,也都在他手下成为罗刹各个经济部门的实权人物或明日之星。

    “我们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保汇还是保债。”丘拜斯冷冷的环视了一圈,“在坐的所有人,你们都是罪人,正是因为你们的贪婪,才让我们的国家陷入如此窘境,你们需要为承担最大的责任并付出代价。”

    除了波塔宁和别列佐夫斯基以外的五大寡头心头狂草,真是日了狗了,拿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现在跑到这里装正义来了。

    “我们不能不放弃债市。”摩棱斯基第一个表态,“如果政府放弃对债市的支持,同样不能解决汇市的压力,反而会失信于世界,资本流出会更加严重,给汇率带来更大压力。”

    丘拜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摩棱斯基,这些寡头当然不希望政府放弃债市,如果债市大跌,这些金融寡头会至少丢掉一半身家。

    一直没说话的阿尔法银行总裁弗里德曼开口道:“我认为这两者并不矛盾,当务之急是放大外汇走廊的限额区间,缓解储备压力,如果仍旧按照现行汇率,我们都要完蛋。而且,政府必须缩减赤字,尊敬的阿纳托利,我们的统计部门出了大问题,为什么我们得到的财政数据信息与真实信息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弗里德曼是这里面资历最浅、资格最低的寡头,与霍多尔科夫斯基一样,他也不是这个核心团队中的一员,无法获得真实的财政数据信息。

    阿尔法银行由于目前和西方资本牵涉不是太多,介入不深,这次危机预计损失并不算非常严重。

    当然,不算严重也只是相对的,阿尔法这次预计损失至少也在两亿美元以上。就算弗里德曼不想得罪丘拜斯,也忍不住当面diss了一下。

    在一个月前,丘拜斯主导下的罗刹政府刚刚对外宣布了1998-2000的“外汇走廊”政策,卢布兑美元“汇率走廊”被定为6.2,上下浮动不超过15%。如果罗刹经济仍能稳定在6.5%以上的经济增长,同时没有国际炒家恶意攻击,稳定在这个汇率上并不是什么问题。

    但现在,霍多尔科夫斯基出乎意料的反水,对外揭示了罗刹财政危机的真实信息,导致市场信心大跌,可以预计,明天一早开盘后,股市、汇市、债市,必然三市齐崩。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些寡头辛辛苦苦几十年,当然不甘心一朝回到解放前。

    如果不保汇率,汇率飙升,他们的偿债成本增加,无疑是死路一条。

    如果保汇率,不保债市,他们控制的银行同样无法偿债,破产也是定局。

    这种争吵,一时半会当然是吵不出结果的,正当众人气喘吁吁之时,听到叶利钦又打了一个哈欠。

    “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先回吧,我也要休息了。”说着,叶利钦伸了个懒腰,“大家回去都好好想一想,我相信你们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弗拉基米尔,昨天你给我的酒真不错,来,到我房间里面,我们在喝两杯。”

    说罢,叶利钦紧了紧睡袍,和几个人握了握手,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谈笑着离开了总统办公室。

    一种寡头面面相觑,这就是这个国家的总统?难道他不知道现在罗刹局势有多么严重吗?

    叶利钦刚刚走到富丽堂皇但却有些阴森恐怖的克里姆林宫走廊,脸上的若无其事便已消失殆尽。

    “瓦洛佳,你觉得怎样?”叶利钦沉着脸,问刚刚那名中等身材的男子道。

    男子恭敬道:“敬爱的鲍里斯,我只是一名办事人员,对这些金融上的事情并不在行,随口乱说是不负责任的。”

    叶利钦不耐烦道:“弗拉基米尔普拉基米洛维奇普京,你是我的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你只需要对我负责,我想要听听你的看法。”

    这名一直跟在叶利钦身后,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男子正是后世叱咤风云的罗刹第二任和第四任总统、赫鲁晓夫后罗刹最有权力的实际控制者——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