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61章 平安夜不平安2(第二更)

第761章 平安夜不平安2(第二更)

    马蒂朱哈尼不由得一愣,卡里宁平时和很多芬兰人一样,都很内向。前两年游客和信件没这么多的时候,两人在办公室里经常一下午什么话都不说,一坐就是一下午。

    “怎么了?”马蒂朱哈尼对张晨说了声抱歉,扭头问卡里宁道。

    卡里宁脸色潮红,明显既兴奋又激动,指着正用芬兰语播报新闻的收音机:“听到了吗?罗刹今天股市崩盘了!据说他们国家的一个高官召开新闻发布会,说罗刹政府公布的财政赤字数据造假,统计的真实数据比公布的数据高了7个百分点。哈哈,罗刹股市这下完蛋了,可能情况会比该死的苏联解体时还严重,这真是个完美的圣诞节。”

    芬兰人虽然不像爱沙尼亚人那样痛恨罗刹,但历史上同样有被罗刹侵略占领的经历,几乎每一个芬兰人都对罗刹人没有什么好感,两个国家的对立情绪有些类似华夏和东瀛。卡里宁听到这个新闻高兴成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在其他国家,一个邮局的普通工作人员,听到这个新闻都未必能听得明白。但卡里宁不单听明白了,还知道这背后代表的意义,足见芬兰人受教育程度之高。

    马蒂朱哈尼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兴奋,特意把刚刚和卡里宁的对话翻译成英文。

    “霍多尔科夫斯基果然是罗刹唯一有良心的寡头,据说只有他没有来芬兰的奢侈品店消费过,可惜,即使有这种人,也无法挽救堕落的罗刹。”马蒂朱哈尼忍不住发表评论道。

    还没等张晨说话,马蒂朱哈尼就听到娜塔莉的反驳:“有良心?我觉得这个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个彻头彻尾的政客,而且还是黑心的那种。”

    马蒂朱哈尼楞了一下,“小姐,为什么这么说?”

    娜塔莉有些气愤:“他作为罗刹寡头和高官,总不会不知道他的行为会让罗刹很多人倾家荡产吗?”

    马蒂朱哈尼解气道:“这都是罗刹人该得的,无论是沙俄还是苏联,累累罪行罄竹难书,我们被他们压迫了一百多年,当时过的日子比他们苦多了。”

    “而且,霍多尔科夫斯基只是揭露了真相。在叶利钦的残酷统治下,还能有这种勇气,真的很了不起,他是个勇士。”

    马蒂朱哈尼为霍多尔科夫斯基申辩道。

    娜塔莉又是气愤又是担心:“就算他要揭示真相,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圣诞节前,让这么多平民百姓一夜之间失去存款、工作、住所……所有的财富可能都会消失,倾家荡产。现在正是冬天,罗刹的冬天比这里还要寒冷,你让这些失去了住所的无辜百姓去哪里过冬?活活冻死吗?”

    马蒂朱哈尼听到娜塔莉的训斥,脸上浮现出羞愧的表情。从小接受普世价值教育的他,不管怎么憎恶罗刹,都对平民遭受的苦难抱有同情,这也是西方政治正确的一贯方向。

    “对、对不起……我、我没想到这一点。”马蒂朱哈尼红着脸结结巴巴道。

    娜塔莉瞪了马蒂朱哈尼一眼,虽然戴着墨镜,但马蒂朱哈尼仍旧感觉到娜塔莉那鄙视的目光,脸上火辣辣的。

    他感觉自己的良心正受到拷问的煎熬。

    马蒂朱哈尼咬了咬嘴唇,毅然道:“我现在就买去塔林的机票,在当地购买足够的物资后运到罗刹,虽然个人的力量很微薄,但至少能挽救几个家庭的悲剧。”

    虽然这种做法有些幼稚,但同样是一种人性的善良。

    张晨拍了拍娜塔莉的手,对马蒂朱哈尼道:“抱歉,我女朋友只是有些气愤。”张晨沉吟了一下,继续道:“这样吧,如果你真的要去,可以到塔林联系这个人。”

    说罢,张晨从邮局墙上挂的即时贴上撕下一张,从始祖鸟的防寒服内袋中取出钢笔,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又标记了一个名字。

    “你在塔林可以找她,我会给她打电话,让他购买五十车的生活物资在塔林和你汇合。你和他一起把这些物资运送到罗刹,分发给需要帮助的平民,这比你自己去更有意义和效果。虽然同样是杯水车薪,但总归比你一个人的力量要大。”

    “狄安妮莫德里奇?”马蒂朱哈尼默念了一下纸条上的名字,不知所以的看着张晨。

    张晨笑了笑:“这是我的公司在塔林分支机构的负责人,我会跟她说明情况,放心吧。”

    Matrix已经在塔林设置了分支机构,覆盖波罗的海三国及乌克兰和波兰等东欧国家的市场。

    当然,这些国家目前市场容量有限,但张晨在这个区域同样需要一个幌子和根据地,以备不时之需。

    马蒂朱哈尼怔怔的看着张晨:“啊!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看到张晨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马蒂朱哈尼赶忙捂住嘴,“抱歉,抱歉,我对亚洲人的面孔总是分不清楚,真没想到你会来这么一个小地方。”

    马蒂朱哈尼难掩激动之情,娜塔莉好笑的看了一眼张晨,没想到先被认出来的不是自己这个电影明星,反而是张晨这种钻进钱眼里的资本家。

    “我一定会做好的!”马蒂朱哈尼攥着张晨写的纸条一脸坚毅,“Zack,你和你的女朋友都是好人,非常非常好的人,耶稣基督必然会降福给你们。”

    张晨含笑看了一眼娜塔莉,他算是个无神论者,娜塔莉是犹太教徒,两人都不信什么基督,“马蒂,你也是一个好人。希望你一切顺利。我们还有事情,先告辞了,再见。”

    “喂,你说,会不会真的有很多人无家可归啊?”两人牵着手走在雪地里,看着天顶的繁星和时不时出现挂满彩灯的圣诞树,娜塔莉仍旧担心的道。

    张晨也有些沉默,如果不出意料,用不了一周,罗刹就会宣布债务违约。到时候罗刹就不只是股市暴跌,更会引发西方国家对罗刹的强力制裁,普通罗刹人的生活会更加艰难。

    这其中虽然罗刹自己本身的问题才是根源,但正是他在其中的布局,才提前引爆了罗刹的财政危机,把原本应该在夏末秋初爆发的危机提前到了现在。

    罗刹不同于香江,香江再困难,只要老百姓自己不想死,至少能够活得下去。但罗刹不同,可能只是一场突然地降温,可能就会冻死很多无家可归的穷苦百姓。

    莫斯科一千万人口,在这个冬天,至少会突然出现几万名失去住所的无家可归者,而这几万人,就是几万条人命。

    “也许吧。”张晨叹了口气,他又不是铁石心肠,作为始作俑者,心底当然更不好受。

    “娜特,圣诞节后,我想要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购买五千间民居,免费提供给无家可归者,让他们渡过这个冬天。”张晨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

    天已经全黑了,娜塔莉早已摘下墨镜,瞪着大眼睛看着张晨,就算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房价再便宜,哪怕只有三万美元一套,也要一亿五千万美元。

    “用不了这么多,我考虑过了,一方面,这件事爆发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房价都会大跌;另一方面,既然是给无家可归者一个临时的住所,地点和房子的品质都不需要太好,远郊也是可以的,那里的房价会更便宜。大约只需要八千万美元,应该就能做成。”

    娜塔莉突然踮起脚,搂住张晨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了上去。

    好滑,好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