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42章 炸弹(第三更)

第742章 炸弹(第三更)

    霍多尔科夫斯基本就是瑞银的大客户之一,知道瑞银有几十个专门服务富豪客户的服务中心散落在阿尔卑斯山麓,想来这里就是其中一个了。

    在服务顶级客户方面,瑞士联合银行(ubs)与瑞士银行公司(sbc)的确是全世界最牛逼的银行,牛逼到了需要主动散播谣言说自己不牛逼的地步。

    后世互联网普及后,有相当一部分理客中嘲笑那些宣扬瑞银牛逼的文章,把这些文章嗤笑为地摊文学,殊不知这却正中瑞银下怀。

    瑞银的高端服务,不需要做广告,也不需要为大众熟知。除非你的可动用流动资产在三千万美元以上,否则压根就不是瑞银高端业务的目标客户。而这部分客户,给瑞银贡献了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盈利。

    的确,瑞士在80年代末改革了银行法,要求客户必须实名并提供合法的资金来源证明。但注意,这只是对一般客户而言,对于顶级客户,瑞银仍旧保持着上百年的传统:金钱不问来路,不管是谁的钱、怎样得来的,瑞士银行都一律笑纳,将中立进行到底。

    就算到了2014年,瑞士承受不住各国政府的压力,被迫修改了绝对保密条款,对于顶级富豪来说,瑞银也仍旧是最安全的银行。

    对于瑞银告别保密条款,更是一种误读,瑞士银行所公布的客户资料,也仅仅只是应各国税务部门的要求,出具一部分存款人信息,而这部分信息,也仅供征税使用。

    说白了,如果不是美国国税局太过强势,在保密原则上,瑞银是不可能做出任何妥协的。

    沉闷的齿轮转动声持续了几十秒,密码键盘又重新落下,在相同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从地下升上来的一个保险箱。

    保险箱不大,上面有两个锁孔,张晨先拿起工作人员留在房间的一把钥匙,有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那一柄,分别插进保险箱的锁孔,咔哒一声,锁开了。

    霍多尔科夫斯基按捺不住好奇心,探头看了看,只见张晨戴上手套,从保险箱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手袋和一个随身听。

    张晨打开随身听的开关,把耳机递给霍多尔科夫斯基。

    “如果你想见我的话,五六分钟之后,可以来乔治的办公室……”

    “首先,你需要先与贝蒂计划好,也就是你要在7点或者7点半离开办公室,呃,那个时候所有讨厌我、给我带来很多麻烦的人就都回家了。然后,你要迅速溜回办公室,与此同时,我也会悄悄地赶过去。到时候,我们就能有个15分钟、半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的甜蜜约会了,无论你想要什么……”

    “我会脱掉衣服然后开始……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那样?我希望晚些时候能够见到你,到时候,希望你能照着我的剧本、做我想要的事情。”……

    这份录音中,间断性的录制了一男一女的对话片段,内容之火爆让人面红心跳。任谁听了这盘录音,都会认定,这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霍多尔科夫斯基个性沉稳,却也难以掩盖脸上古怪的表情,这、这特么实在太精彩了!

    有什么比听到当今美国总统和一个昵称为莫妮卡的女人偷情录音更刺激的事情呢?

    “这的确很有说服力。”霍多尔科夫斯基摘下耳机,“但如果只有这个,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张晨微微一笑,从那个手袋中掏出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如果加上这个呢?”

    霍多尔科夫斯基瞳孔一缩,目光瞥到连衣裙下摆处一块已经凝结的淡白色半透明的污渍,“这难道是?”

    张晨没说话,微微点了点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张晨斟字酌句道:“一个偶然的机会。”

    霍多尔科夫斯基非常明白张晨的谨慎,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张晨所说的每一个单词,都没有牵涉具体问题,即使被录音,也不能指证张晨和这件事有任何关联。

    霍多尔科夫斯基眼冒精光:“好吧,你开价吧。”

    两人都不是什么善类,霍多尔科夫斯基很清楚,张晨拿出的这两样东西如果是真的,只要自己在合适的时间通过隐秘渠道分批次曝光出去,美国政坛必然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到时候美国政府自顾不暇,根本没时间管罗刹的闲事。

    当然,如果能够握住这份把柄,秘而不宣,只让该知道这件事的人知道,说不定利益更大。

    但这种核武器级别的重磅炸弹,张晨自然不会免费提供,定然是有所求的,现在就看对方能叫出什么价了。

    张晨微微一笑:“专营权,罗刹石油和天然气及矿业开发的专营权。”

    霍多尔科夫斯基心下了然。

    果然如此,罗刹现在唯一能够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石油矿产等自然资源了。

    哦,还有美女。

    不过用屁股想也知道,张晨这种档次的人当然不会去做人口贩子那么lo的行业,西方国家又一直对罗刹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储备垂涎欲滴,张晨提出这个要求并不出乎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意料。

    认为已经掌握了张晨意图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心下大定,拒绝道:“我无法给你保证,要知道,即使在现在的情况下,也不能保证我真的可以实现‘理想’。就算实现了‘理想’,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张晨气定神闲道:“华夏有一句古话:尽人事,听天命。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如果仍不成功,那就是天意,到时候我自然不会做出过分的要求。但如果成功了……”

    张晨微笑道:“你可以放心,我是个正经生意人,只要给我的公司与美孚、bp相同的待遇就可以,公平竞争,是否能够取得专营权,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我不会用我自己的名义来操盘,这点你可以放心。”

    正经商人?正经商人会有胆子和能力来设计美国总统?霍多尔科夫斯基心中吐槽,自然在心里对张晨加倍提防。

    他也几乎可以肯定,张晨的背景不可能是一个单纯的商人。

    “好,我给你这个承诺。”霍多尔科夫斯基眼珠一转,“如果‘成功’的话。”

    不管怎么说,先把东西搞到手再说,如果真的能够成功,双方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实现承诺也不要紧。如果双方利益不一致……

    承诺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反悔的。

    张晨似无所觉,开心笑道:“不愧是米哈伊尔,果然爽快,东西归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