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40章 (第一更,今天三更补)

第740章 (第一更,今天三更补)

    “今日恒指再现‘大奇迹日’,《狮子山下》响彻联交所,收市前40分钟,恒指大涨551点,收于8008点。一举击溃国际炒家的做空企图,空头方被迫交割平仓。”

    “财政司司长曾新泉、金管局局长任至纲同时宣布,香江已经渡过最危险的时候,由于12月期指比11月低220点,国际炒家如转仓将比11月平仓每张空单多亏过万港币,转仓已无可能。在这场港股保卫战中,多头方已经获得胜利。”

    “金有消息称,鉴于此次金融风暴影响,港府考虑将联交所与期交所以及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合并,成立一家综合性股份制的交易结算中心。”

    “全日股市成交量超过900亿,哇,比之前的历史单日成交记录高了75%,大发了,就是不知道收音机前的你有没有买呢?总之,听到《狮子山下》响起的时候,我的眼眶也湿了呢。看到众志成城下,恒指连连收复失地,我不止想唱狮子山下,还想唱一句浪奔浪流啊。不过呢,很多分析家也都认为,投资者不应掉以轻心,香江的危机并未完全解除,国际炒家仍然在对香江虎视眈眈,在他们恢复实力后,极有可能还对香江下手,这也考验了特区政府的后续应对能力。好了,全球财经尽在新城,新城精选104,有你更精彩,今天节目就到这里。”

    全城的广播、电视,今天晚上都只有一个主题——港股保卫战胜利!

    就连TVB刚刚开的新剧《廉正侦缉令》都推迟一小时播出,给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的报道留足了时长。

    晚上八点,在香江三大发钞行的赞助下,港府在维多利亚湾举行了盛大的烟花表演,由4艘趸船发放合共18000枚烟花,许多有心人把港府的举动解读为恒指重回一万八千点。

    这种牵强附会的解读,居然还真有不少人相信。

    在全港欢庆的气氛下,灯火通明的汇丰银行大厦23层却剑拔弩张。

    宽大明亮的会议室中,十余家对冲基金的高层汇聚一堂,而其中最受人瞩目的,还是老虎基金的朱利安罗伯逊与量子基金的德鲁肯米勒。

    桥水、文艺复兴等对冲基金公司本次并没有投入太多金额,老板也没有亲身到场,来的都是各公司在香江的高管或合伙人。

    “乔治,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再参与后续的做空,并且,我要求把我在罗刹的那一份还回来!”朱利安罗伯逊满是皱纹的脸显得愈发狰狞,“你难道还认为做空香江是可能的吗?”

    不管索罗斯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他的语气仍旧非常平静,“朱利安,一时的失利并不能代表什么,现在涨的越高,未来补跌的幅度就会越大,这是常识。”

    每个认识朱利安罗伯逊的人,都能从他那双浑浊的老眼中看到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九亿六千万,光是老虎基金,这一笔就亏掉了九亿六千万美元!这可不是九百六十万,也不是九千六百万,而是九亿六千万!你听明白了吗?九亿六千万!我要求,现在,立刻,马上,把我在罗刹那份抛出去!我不想在新兴市场再投入一分钱!”

    在这个时候,追究此次空头在香江赔钱的责任已没有任何意义,对冲基金就是如此,愿赌服输,研究如何减少损失和其他盈利机会才是正经。

    同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不同,朱利安罗伯逊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投机者,他的投资理念其实更接近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与索罗斯一同做空亚洲新兴市场,也是基于其认为亚洲新兴市场的的当前的价格已经严重背离其实际价值,因而食指大动,贪念作祟,想要猛捞一把而已。

    而在香江之战前,朱利安罗伯逊也确实在东南亚捞了不少。从97年2月至10月,老虎基金在东南亚所的斩获超过60亿美元,让老虎基金的投资人赚了大钱,投资回报率超过45%。

    同样,朱利安罗伯逊也是基于认同罗刹的实际价值大于其表现出来的价格,同索罗斯一起在罗刹下了注。

    但香江的失利让朱利安罗伯逊意识到,新兴市场的不确定性实在太高,受外部因素干扰也更严重,很难用一般经济规律来进行衡量和计算,不由得连带罗刹的投资也打了退堂鼓。

    除了老虎基金在罗刹直接投资的那一部分,朱利安罗伯逊也把一部分钱投进了索罗斯为罗刹所设立的新基金,索罗斯不能阻止其把直接投资的那一部分钱撤走,但在量子基金的钱,朱利安罗伯逊想要撤回去,是必须和索罗斯达成一致的。

    冷战结束前,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就已经开始在罗刹布局,如果朱利安罗伯逊撤资,引发的联动效应会让他在罗刹的十年布局毁于一旦,他又怎么可能会答应朱利安罗伯逊的撤资要求。

    在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麦伦斯科尔斯的劝说下,朱利安罗伯逊勉强打消了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和量子基金撤资的打算,这两家基金都在罗刹下了重注,尤其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汇聚了华尔街和华府最有权势的一群大佬,朱利安罗伯逊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和所有人撕破脸面。

    “其实我们大家都非常明白,香江仍旧是新兴市场中收益最丰厚的一块蛋糕,这次我们虽然赔了钱,但前三次的收益足以弥补这一次的损失。并且,这次我们也摸清了对手的实力和底细。我们已经筹集了150亿美元,量子基金会在12月继续做空香江。”

    听到索罗斯和德鲁肯米勒的决定,一些本来已经打算退出的对冲基金高管们心中又开始蠢蠢欲动。

    量子基金继续坚持做空香江,并没有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11月亏了钱没错,但对于这一年来无往不利的对冲基金来说,只是小小的一个浪花,不伤根本。反倒是香江,在此前的历次攻防战中,消耗了大量外储,只要坚持进攻,对冲基金总是会获利的。

    “附议。”

    “附议。”……

    十余家对冲基金经理请示过老板后,都对索罗斯的提议做出了附议。

    德鲁肯米勒望向朱利安罗伯逊,这名老虎基金的掌舵人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