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33章 料敌机先

第733章 料敌机先

    初战告捷,华安入市第一天,香江股市成交量突破两百亿港币,其中来自华安的资金就有六十亿港币之多。

    而大手笔的投入,同样也有大收获,截止当日收盘,恒指从6102点的低位,飙升328点,收盘6430点。

    而次日,也就是11月21日,是这一周最后一个交易日,攻守双方更是加大火力。德鲁肯米勒和朱利安罗伯逊为首的国际炒家,一面在市场上疯狂借入港币,又在即期和远期外汇市场上进行双重卖空。另一方面,又通过抛售港股,猛砸恒指大盘。

    在迈克尔巴里的指挥下,华安吃进了九十亿港币的大蓝筹,在市场的烘托效应下,又把恒指向上托升了237点,收盘于6667点。

    中银大厦70层顶层,七重厅。

    “温总,华安初到香江,便一鸣惊人,力挽大厦于既倾,身为一名香江居民,让我切身体会到有祖国依靠,是多么安心的一件事情,这杯酒,我先干了。”曾新泉举着一小盅茅台,一仰脖,倒进喉咙中。

    今天没有喝红酒,喝的是白酒。这还是温航生来港后第一次喝白酒,此前在所有应酬场合,喝的都是红酒。

    但这次,为了照顾温航生等人的习惯,曾新泉和任至纲等财司大佬,居然主动喝起了白酒。

    温航生心中暗叹,看来无论到了哪里,都要展现出实力和价值,别人才会开始真正尊重你。

    明日周六日休市,虽然还要提防某些地区的汇市交易(并不是所有地区周六日汇市都休息,严格来说,汇市几乎是全年无休的,休息的是市商。普通投资者周六日因市商和银行休息不能交易,但在中东某些地区,汇市是照常交易的。),但压力毕竟小了很多。

    而且,这两天的战况也确实让人兴奋。曾新泉和任至纲都没想到,华安的攻势居然如此凌冽,虽然华安托市可以简单理解成买买买,但买什么,怎么买,买多少,这些都体现了一个交易团队的水平。

    顶级水平,绝对的顶级水平。让他们琢磨不透的是,这种水平的交易团队,即使在香江,也寥寥无几。偶尔有几个操盘出神入化的操盘手,都被各大券商和投资公司当成宝贝一样以各种手段笼络麾下,秘而不宣。大陆金融市场建立也没有几年,是怎么培养出这样一只队伍的?

    大陆十几亿人,果然藏龙卧虎。

    有张晨在旁边,温航生不愿意揽功,刚想开口,便看到张晨微微摇了摇头,改口道:“主要还是香江各界在童长官的号召下团结一心,共御外侮,我们才能取得一些暂时性的胜利。最重要的是,两岸同胞血浓于水,香江有难,大陆支援义不容辞,这些都是华安应该做的。更何况,还得到了像张先生、李先生、郑先生这种爱国人士的帮助,尤其是张先生,作为特别顾问给华安非常大的帮助。曾司长谬赞,实在受之有愧。”

    最终,温航生还是提了张晨一句,花花轿子人抬人,说好话是成本最低的交往方式。

    任至纲摇头道:“不,华安能在这时候大手笔入市,提振了港人的信心,说力挽狂澜一点都没有错。杨总前后三次来香江给大家打气,更体现了大陆对香江的重视与支持不是一句空话,相信经此危机,陆港两地会联结的更加紧密,善莫大焉。”

    这话真是说到温航生心坎里去了,挽救香江危局固然是大功一件,但与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功劳比起来,这点功劳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温航生满面红光,笑的嘴都合不拢,余光一扫,却见张晨若有所思。

    “张先生,这杯酒我敬你。”温航生端起酒杯,开玩笑道,“你可是大功臣,这么愁眉苦脸的,我都开始紧张起来了。”

    曾新泉和任至纲对视了一眼,眼色中都有些惊讶。

    这已经是温航生第二次提起张晨是大功臣了,曾新泉知道是张晨第一个准确预言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产生以及应对措施,也知道大陆方面高层对这个少年的意见非常看重。

    看温航生对张晨的态度,两人都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张晨才是真正的决策人。

    但他毕竟只是个特别顾问,也只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啊!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张晨笑了笑,拿起酒杯意思了一下:“实际上,我在想,德鲁肯米勒和朱利安罗伯逊的后招是什么,如果我是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曾新泉大感兴趣,拿起湿毛巾擦了擦手:“哦?Zack有好想法不妨说出来供我们大家参考一二?”

    张晨若有所思:“昨天的分析会,任局长也在,华安的分析团队已经推算出国际炒家十一月的成本线应该是7350点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仙子交割,每张空单还能赚到34000港币左右,我们预估他们十一月到期的空单会有八万张,也就是说,如果他们选择现在交割,可以获得二十七亿港币的收益。”

    “但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德鲁肯米勒还是朱利安罗伯逊,都在香江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大成本、大心血,注定不可能只满足于获得这么点收益。”张晨沉思道,“所以,他们这个月的交割期,只能是最后一个交易日,也就是28日。在这一周中,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打压股指。”

    任至纲点点头:“是的,这和金管局的分析一致。但市场上的筹码总量是有限的,他们想要在一周内,把恒指砸进六千五百点,可能性非常低。金管局本周之内,无论压力多大,都不会提高利率,这一点我和财爷都可以保证。”

    张晨手抚下颌:“是吗?但如果他们在一周内兑空外储呢?”

    “一周内兑空外储!?怎么可能?”任至纲失笑道,“现在香江的外汇储备还有五百三十亿美元之多,就算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拿出全部的资金,也不可能在一周内兑空外储。”

    此前港府所担心的,是国际炒家用蚂蚁搬家的方式,一点一点蚕食香江的外汇储备。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半年之中,香江的外汇储备下降了300亿。就算香江再有钱,也禁不住这群饿狼拿香江当免费提款机啊。

    进攻一次,外储就流失一部分,又进攻一次,外储就又流失一部分,毕竟投资者都讨厌风险,港币风险加大后,换美元的自然就多了。

    这样一来,不出一年半载,香江的外储是真的有可能告罄,到时候香江只能弃守联系汇率制度,任人宰割。

    但要说在一周内被人把外储兑空,那就真是有些瞎扯淡了。

    张晨目光闪动:“光凭他们自己当然做不到,但如果出现挤兑呢?”

    挤兑?

    这个词只有两个字,却是所有银行家及金融主管部门最大的噩梦。

    历史上出现挤兑风潮的银行不胜凡几,没几家有好下场的,就算挺了过来,也是元气大伤,没有十几年的时间换不过来。而至于出现挤兑风潮的政府……

    呵呵。

    要知道,仅仅只算M0,香江就有3300亿港币现金在老百姓手中流通。如果只是这个数字可能还不算什么,但要是加上存款的M2,香江货币总量高达六万三千亿港币,超过M0的二十倍以上!

    而香江现在的外汇储备,仅仅只有五百亿美元,准备金比率不足10%,也就是说,只要十个人中有一个相信了挤兑流言,就真的会出现挤兑!

    而真出现挤兑的话,对香江来说,几乎就是死局!

    就算把大陆现在的一千四百亿美元都搭进去,都不够香江人换的。

    “如果我是德鲁肯米勒,在昨天,我就会做好准备,一方面通过境外媒体造势,另一方面,收买本地媒体和部分闲散人员,散步流言,现在香江人多少都有些惊弓之鸟的心态,稍加鼓动,就能卷起一股不小的风潮。只要响应的人足够多,观望的普通市民就会迅速跟进,排队挤兑。就算兑不空香江外储,也能逼金管局加息或采取限制性措施。不,只要挤兑风潮一起,港股就必然雪崩,甚至不需要真的兑空。华安独木难支,本月的交割期一到,他们这个月的利润就能成功落袋。”

    “不止如此。”张晨目光闪烁,“此时香江股民的信心已经跌到谷底,12月期指必然更低,他们甚至可以把一部分空单转仓至12月,继续打压恒指,此时由于11月的获利,他们手中的筹码会更加充裕,到时候,香江的外储会真正告急,联系汇率制只能崩溃!他们在远期外汇市场的空单又能够收割走大笔收益!”

    饭桌上一片寂静,众人眼中都露出恐惧的目光。

    他们都是业内精英,知道张晨并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一旦出现挤兑,后果不堪设想。

    美国伊利诺依大陆银行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大陆银行曾经是美国排名第七的大银行,也是现金量最大的银行,没有之一。

    84年,这家基本面还算良好的公司遭遇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危机,借款人宝恩广场破产,牵连到大陆银行。大陆银行虽然损失有点大,但这点钱对于资本雄厚的大陆银行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问题,作坏账提掉就是了。

    但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流言,说宝恩广场的贷款额是大陆银行的百分之六十,一时间,恐慌情绪蔓延,大陆银行遭到挤兑,短短一个月时间,一百亿美元的现金储备灰飞烟灭,大陆银行也只能破产了事。

    现在汇兑手段比八十年代先进了不少,而且全港所有银行几乎都能换美元,比在一个银行排队效率高了不知道多少,一周之内,外储被兑空,并不是不可能的。

    “这……有些太夸张了吧。”温航生犹豫道,“至少发生的几率并不大。”

    “不!”曾新泉站起身,“哪怕是百分之一的风险,发生了,就是百分之百。不好意思,Zack、温总,我要先走一步,至纲,你联系米歇尔,我现在就去特首府汇报,我们必须做好应急准备。”

    任至纲刚刚起身,张晨便微笑道:“Donald,我这里有个方案,你们愿不愿意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