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29章 总警司

    童新华默默地把信重新封好,递还给何辉,转头问曾新泉:“财爷,稳定同业拆借利率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曾新泉沉吟半晌:“从本质上说,同业拆借利率的提升是因为港币流动性的匮乏所引起的,如不能解决港币流动性紧张的问题,利率提升也是无奈之举,除非……”

    任至纲在一旁冷冷道:“除非金管局把兑换的港币重新存入各大银行,稳定银根,提升港币流动性,降低同业拆借成本,利率自然就降下来了。”

    童新华一拍手:“这么简单!?那为什么不去做?”

    曾新泉解释道:“因为这违反了金管局的货币储备管理条例,根据金管局的规定,港府的货币资产只能存于金管局指定账户,不可动用。”

    童新华沉吟良久,拍了一下大腿:“什么条例不条例!改!启动金融应急委员会变更流程,从明天开始,兑换的港币全部存入各家银行,提升港币流动性!财爷,你们马上拿出一个纾困方案,按照银行规模,做出配额。如有需要,向行政长官办公室申请特首令!”

    童新华做出这个决定,丝毫没有出乎张晨的意料,同样也没有出乎曾新泉和任至纲的意料。

    童新华和曾新泉任至纲等人在前世能够做出金管局直接入市的决定,的确是面临相当大压力的。香江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政府直接入市炒股票的事情出现,这种先例一开,远不是修改金管局货币资产管理规定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能比的。

    现在香江的局势,都已经在考虑直接进入股市了,对一个管理条例做出些许修改,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最主要的是,张晨提出由华安托市,金管局只需要直接以美元购入港币并存入各大银行,稳定利率,其实已经把他们的责任减少了百分之九十。

    而且,还能降低沈袁平安等亲英派的反对力度,消除内耗,更好的一致对外。

    果然,在下午的会议中,沈袁平安为首的建制派只是稍加质疑便同意了童新华提出的新纾困方案,修改金管局政府货币资产管理条例、完善联系汇率制的七项改进措施,以及三十项防备金融体系风险的改进措施均获得赞同。

    至于华安出手托市事宜,仍然仅限于童新华与财政司、金管局的少数人知道。

    ————————————————————————

    这一天之中,最累的就是曾新泉与任至纲。拟定了策略后,还要召集全港银行负责人阐明港府的决定。并“建议”“说服”这些银行家放松银行间的隔夜拆借条件,丰富港币的流动性。

    傍晚,曾新泉与任至纲又约谈一百二十位商界名流,童新华携三司及各决策局首脑亦共同出席,提振香江商界信心,让大家握好手中的股票和港币资产,风雨同舟,共渡难关。

    而到了晚上,童新华和曾新泉沈袁平安等首脑又在原港督府举办临时酒会,宴请香江诸多商界领袖。

    酒会是香江商界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天香江都在开着大大小小不同的酒会。而如同今日这般匆忙,却又声势浩大的,却不多见。

    虽然张晨对香江真的好感有限,但也必须承认,这次酒会确实让他对香江的old money有了全新的认识。

    这个酒会是临时举行的,并没有提前准备,张晨此前预估可能有很多人都会推脱不至,没想到的是,几乎所有接到邀请的富豪集体出席,就连年事已高久不问世事的霍家掌门人霍雄北都亲身到场,给足了面子。

    不管平时有什么龃龉摩擦,但到了关键时刻,大部分老派财阀仍可抛弃成见,共御外侮。

    当然,这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尽管有很多人已经在全球各地都配置了资产低于风险,但毕竟他们多数资产都在香江,至少也是以香江为主要根据地。如果香江股市真的垮了,每个家族的利益都会受到很大损害。

    “张先生,我还是很担心,现在我们承诺由华安独力托市,万一到时候……”自从下午以来,温航生眉宇间的忧虑之色就没散去过,趁张晨身边没人,温航生忍不住走过来问问张晨到底有几分把握。

    张晨笑了笑,举杯和温航生碰了一下,“温总,别这么客气,你比我年纪大了不少,我叫你一声哥。温哥,现在华安有一百二十亿美元的可动用资金,这就是近千亿港币,你还有什么可担心?”

    “我还是觉得,应当让金管局同时入市,至少可以减轻我们一部分压力。”温航生唉声叹气道,“香江股市总市值超过两千亿美元,若真是大厦将倾,我们这点钱只怕连塞牙缝都不够。”

    也不能怪温航生悲观,只有身在局中才知道现在香江的局势有多么严峻。

    短短一周的时间,港股急泄,从7800点直降6260点,德鲁肯米勒在英国BBC接受第二次访谈,直言香江股市将在月内跌进4000点以内。

    这个访谈毫无疑问放大了股市的恐慌情绪,市场上哀鸿一片,诸多商家濒临倒闭。

    中环有一家东瀛人开的蛋糕店,原本这家蛋糕店生意很好,有很多顾客充值买了代金券,不知道谁放风说这家蛋糕店也要倒闭,于是大批购买了代金券的顾客排队换蛋糕,还引发了暴力冲突,警队不得不派大批警员维持秩序。由此可见,现在香江的局势有多么危险。

    人心就是这么玄妙,可能前一天还在信心十足的说房子、股票绝不会跌,但第二天稍有风吹草动,就如同受惊的兔子,四处逃窜。

    在泡沫不断增生之时,人们的信誓旦旦只不过是在催眠自己而已。

    “而且,从德鲁肯米勒做第一次电视访谈到今天,股市已经跌了一千六百点,跌幅超过百分之二十。每跌一个点,他们每张空单就净赚50港币,这样下去,他们的筹码会越来越多。就算我们现在入市,只怕也很难匹敌了。”温航生忧心忡忡道。

    张晨笑了笑:“有句老话,先胖不叫胖,后胖压倒炕,同样,先赚的钱也不是钱,是纸。无论股市跌了多少,只要还没交割,就都是纸面上的财富,没什么大不了的。”

    温航生仍旧眉头紧皱:“可谁又能知道他们的建仓成本和会选择什么时候平仓呢?他们未必会等到最后交割日再进行交割啊。”

    张晨眼皮微跳:“不管他们什么时候交割,本月28日都是当月的交割日,他们必须在这一天把手中十一月的单子交割掉,只要我们在本月能够把股指拉到他们十一月的建仓成本以上,就算胜利。”

    温航生摇头道:“只怕没那么简单,他们大可以转仓到12月,在年底前和我们决一死战。就算我们十一月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12月卷土重来只怕更加艰难。”

    张晨神秘的笑了笑:“不,我们只要打赢11月就好。”

    只要打赢11月?什么意思?温航生正待追问,却看到一名身材高大面带英气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跟班向二人走来,只好作罢。

    温航生知道自己刚来香江,且一直行事低调,来人不会是找自己的,因此向旁边让了让。

    中年男子向温航生礼貌的笑了笑,点头致意后,对张晨道:“你好,请问是张生吗?”

    张晨看这人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含蓄的笑道:“我是,请问您是?”

    中年男子递给张晨一张名片:“不好意思,鄙人是香江岛总区副指挥官、总警司邓靖城,供职于香江警队。”

    张晨恍然大悟,难怪这么眼熟,原来是后世香江警队的“一哥”。

    历任香江警队警务处处长中,邓靖城是最有传奇性的一个,也是最为人所共知的一个。

    因为这哥们曾经当过飞虎队(SDU)的队长……

    可以说,香江电影中,不少和飞虎队以及警察机动部队(PTU)有关的角色都是以他为原型塑造的。

    哦,对了,这哥们儿还当过PTU的督查,是真刀实枪拼杀出来的,难怪身上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现在邓靖城距离警务处长的位置离得还很远,是警队中三十名总警司之一,不过,由于其功勋卓著,能力出众,是警务处助理处长的热门人选。

    张晨心念微动,收起名片:“邓总警司,你好,抱歉,我没有名片。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邓靖城看了看旁边的温航生,温航生知情识趣,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张晨不由得眉头一皱,到底什么事情,还不能让别人听到?

    自己在香江应当没有什么违反法律的行为,就算有,也该是商业罪案调查科或廉政公署来找自己,不应当是邓靖城。

    邓靖城面色严肃:“张先生,有一辆车牌为ET3058的红色法拉利F550登录在您公司名下,不知道这辆车和您有没有关系?”

    张晨心里咯噔一下,“嗯,这是我的车,只不过我经常不在香江,所以把它借给朋友使用,出什么事情了?如果有违章,我会让律师尽快处理。”

    邓靖城摇头道:“没有,只不过,最近我们O记的同事在调查一起案件的同时,发现与这起案件有关的几个嫌疑人对这辆车非常关注,据我们判断,他们应该已经跟踪这辆车近两周的时间。我担心这些人可能会对张先生不利,所以来向您询问一下情况。近来香江多次发生富豪被绑架勒索的事件,我们怀疑您或您的家人可能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