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28章 尸位素餐(二合一)

第728章 尸位素餐(二合一)

    中环下亚厘毕道,中区政府合署。

    回归后,首任特首童新华并未选择原港督府作为办公地点。一则担心英国人撤退的时候留下窃听器,二则也是因为童新华担心港督府的风水不好。

    听到会议室中七嘴八舌的吵闹声,童新华现在倒是觉得,港督府的风水说不定也没这么不好了。

    否则怎么会自己一上任,就面临这么多的艰难险阻。

    两天时间,香江股市已经从7800点大跌至7100点。然而,比起股市下跌更让童建华忧心的,则是不断下降的外汇储备和愈加紧张的港币流动性。

    因为国际炒家在市场上大肆搜刮港币筹码,为了提升国际炒家的建仓成本,只能提高隔夜拆借利率,而隔夜拆借利率的提升,又造成流动性下降,直接作用于港股。

    两天中,港币的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已从百分之六点五提升到百分之十,而在年初,这个数字才仅仅是2.8%!可想而知,这对于港股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不同意特区直接介入!这会伤害到香江身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根本和未来!”财政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郝冠文大声反对,“FSTB(财政事务及库务局简称)从未有过类似先例!”

    “荒谬!如果联系汇率制崩溃,千亿外汇储备烟消云散,香江哪里还是什么国际金融中心!有谈什么未来!?”任至纲口气严厉的驳斥道。

    “香江外汇储备仍800亿美元,特区政府只需要利率调控,自然可以提升国际炒家的成本,只需要按照此前三次做空危机循例处理即可!我严重怀疑金管局力主采用直接干预措施其背后的目的!”郝冠文气势汹汹道。

    任至纲勃然大怒:“诛心之言!现在我们还有六百亿美元的外储,接下来呢?我们一直都在被动挨打!这八百亿还能支持多久?半年?一年?短短四个月时间,外汇储备已经下降了三百亿!这就是你说的循例处理?背后的目的?你觉得金管局能有什么目的!?我看你的目的是让这些空头把香江当成免费的提款机吧!?”

    郝冠文眼珠滴流乱转,没看自己的直接领导,反而偷偷瞥了一眼政务司司长沈袁平安:“金管局直接入市,伤害的是香江的自由与公平!从长远看,对香江的竞争力无疑是一种难以弥补的伤害。我也不明白,今天的会议,港澳办参与也就罢了,为何会有华安基金?他们以何种身份参与会议?让他们参加,是不是也要让四大家族的人一起参加?这不是伤害公平竞争又是什么?”

    众人把目光均投向另一端的新任港澳办主任何辉与何辉右手边的温航生。

    而除了这两个人,更吸引众人注意的,还是何辉左手边的一名始终面带微笑的年轻人。

    火种源资本、Matrix科技公司创始人,Zack,张晨。

    大家都非常明白,今天开这个会,就是因为在危机发生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向曾新泉提交了一份计划,但由于没有通过内部讨论,这部计划被搁置起来。现在国际炒家来势汹汹,香江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曾新泉再次拿出这套方案,希望能够获得通过,以挽救岌岌可危的香江汇市。

    “咳咳。”何辉咳嗽了两声,面带微笑:“我来回答郝局长的问题,今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旁听的,我是代表京都对香江局势表示关切。杨总再三表过态,只要香江有需要,大陆会全力以赴,倾国之力支援香江。至于华安公司,是因为此前华安曾向金管局和财政司提交过如何抵御这次金融危机的具体方略,但似乎没有得到诸位的赞同。大陆有一句俗话,人多力量大,童先生也是基于这种考虑,主动邀请华安参会,一起出谋划策。”

    童新华此时也不得不表态:“是的,这次召集三司十一局的诸位一起来合署开会,就是为了一同商讨如何应对此次危机。华安作为内地资金的代表性企业,首先提议召开一次商讨会,自然有资格参与此次议题。”

    “童长官此言差矣,华安的资金来源和背景我们都非常清楚,香江是国际金融中心,一直秉承自由汇兑、公平竞争的原则,华安提出的金管局直接救市方案,无异于饮鸩止渴,丝毫没有讨论的必要。”童建华刚刚说完,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个五十多岁妇人便立刻开口反驳,语气虽然温柔,却绵里藏针,咄咄逼人。

    正是刚刚与郝冠文对眼色的政务司司长沈袁平安。

    张晨面带微笑,却心如止水,在几个月前,自己就已经向财政司司长曾新泉提交了一份应对方案,如按此方案实施,根本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如果曾新泉采用了,也就没有张晨从中渔利的机会了。

    当然,他也早就知道即使把答案放在曾新泉面前,他也无法推动下去。

    内耗。

    光是看这几个人的唇枪舌剑,就知道童新华和曾新泉所面临的困难有多么大。

    外有索罗斯德鲁肯米勒朱利安罗伯逊史蒂夫科恩虎视眈眈,内有沈房安生等实权人物在前宗主国的鼓动下不听号令、阳奉阴违,这个特首做得委实憋屈的很。

    此前张晨递交给曾新泉的方案,已经详述了特区政府应采取的策略,提交合署商议时,不出意料的遭到强烈反对,其中反对声音最大的,就是三大巨头之一的政务司司长沈袁平安。

    沈袁平安出身世族,在香江政界名声显赫,回归前就已经是首任华人布政司司长,纵使童新华与沈袁平安在很多问题上观点并不一致,担任特首后,也只能提名沈袁平安继续担任政务司司长的高位。

    “沈太太,如果特区政府不直接入市,面对国际炒家,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击败他们吗?”童新华温和的把球踢给沈袁平安。

    沈袁平安微微一笑:“童长官,你刚刚说了击败两个字,但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击败?我想我们大家都搞错了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做什么的?特区政府同任何一方都不是对立的,哪怕是所谓的国际炒家,只要投资在香江,符合香江法律,特区政府都应一视同仁的提供服务。香江这次被做空,是因为我们死守联系汇率制不变,导致泡沫增生,这几次的股市大跌,不过是去掉这些虚假的泡沫而已,让市场回归理性。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做任何调控,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原本的香江经济管理机制,危机退去后,香江又将焕发活力,变得比以往更加繁荣。”

    沈袁平安所倡导的,其实还是哈耶克那一套,这套思想在九十年代非常盛行,崇尚市场的自我调节。

    沈袁平安这段话获得了场内不少人的赞同,任至纲和曾新泉相视一眼,都暗自摇了摇头。

    “沈太,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作为香江财政司的负责人,我有义务维持香江的金融秩序。目前,因为国际炒家的兴风作浪,我们已经失去了三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根据金管局计算,我们的临界点是224亿美元,也就是说,一旦外储低于这个水平,我们的公债将无法兑付,特区政府将面临破产危机。而整个香江经济的繁荣,是建立在其金融秩序的稳定性上的,如港币大跌,联系汇率制崩溃,香江身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根基也就失去了,这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

    “另外,我必须提醒你。”曾新泉双眼直视沈袁平安,“沈太作为香江政务司司长,理应把香江七百万人民的福祉作为至高准则。如香江衰落,受损失的不止是香江、是华夏大陆,更是香江七百万普普通通的百姓!”

    沈袁平安眼皮跳了两下,心中恼火,皮笑肉不笑道:“多谢曾司长的提醒,我也必须提醒你,正是为了香江七百万人民的福祉,我作为政务司司长,坚决反对金管局直接入市!金管局没有一分钱是自己的!金管局的钱是全香江人民的!是香江人的医药费,是他们的养老金,是孩子们的教育补贴……你现在只凭这一份不知所谓的计划,就要动用巨资与国际炒家直接开战,入市后,造成的损失谁来负责!?谁又能负责!?”

    现场一片寂静,沈袁平安这几句话直指问题的核心,是啊,这些钱从名义上来说,都是托管在金管局,没有一分钱是政府的,谁来担负这个责任?

    ————————————————————————————————

    童新华满面怒容的走进个人休息室,现在是茶休时间,上半段会议毫无进展,而就在众人开会的时候,港股又跌下去八十多点,眼看7000点大关即将失守。

    “惭愧,实在惭愧。”童新华一脸的抱歉,“京都对香江如此关切,愿意伸出援手,我们却还在窝里斗,何主任、张生、温总,让你们见笑了。”

    何辉一脸凝重的摆摆手:“童先生,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我们还是来想想该怎么办吧。”

    童新华揉了揉脸,叹气道:“如果审议不能通过,金管局直接入市的可能性非常低,这不符合程序,引发的后果我们谁都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何辉抿着嘴唇:“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此前您也和杨总通过电话了,他应该重申了对特区政府的支持,您不要有任何顾虑。”

    童新华咬了咬牙:“好吧!实在不行就下特首令!拼他娘的!”

    下了特首令,童新华就是把责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了,这种事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是不愿做的,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

    一直没说话的张晨突然笑了笑:“童先生,其实不用这么为难,现在矛盾的焦点就在于金管局是否直接进入股市托市上,对不对?只要金管局不进入股市,我提交的那份计划中的其他部分是能够通过审议的,对吧?”

    张晨所提交的计划是一个非常完整的计划,包括金管局需要对金融交易政策做出的新改变等,其中包括完善联系汇率制度的7项技术型措施和保护证券市场稳定的30点措施。

    这些措施中包括股票和股指期货交割期限由 14 天缩短为 2 天,使得抛空头寸必须在 2 天内回补、降低股指期货杠杆作用、对持有 1 万个长期或短期股指期货合同的投资者征收 150%的特别保证金、完善交易报告制度,把需要呈报的持有大量股指期货合同的最低数量由 500 单位降为 250 单位,以便监管机构能够充分了解炒家情况等等……

    童新华愣了一下,想了想:“作为金管局不直接入市的交换条件,应该会获得通过,但实施至少也要一个月的过渡期,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张晨微笑道:“没关系,这样吧,金管局可以不入市,只要对外宣布将从明年一月一日开始实行这些新的交易措施即可。”

    一旁的曾新泉大骇:“这些都是辅助措施,如果不介入股市,把股指托住,不让国际炒家从做空股指上盈利,就没有办法阻止国际炒家继续从香江套现!”

    张晨笑了笑:“没关系,入市的事情,华安来做,你们只需要稳定住同业拆借利率即可。”

    华安?

    童新华原本就是商业巨子,身家比张晨还强了几分,其家族企业东方海外更是盘踞香江数十年,商业经验丰富无比,不可能不知道想要托市需要多少钱。

    至少千亿港币!

    他们也都清楚,华安的成立,本意是想要用大陆资金稳定香江经济,但经过几个月前的股灾事件,华安沉寂了很久,都以为大陆被打怕了,现在张晨再次提出华安托市,他能不能做这个主?

    杨总的确说过很多次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江的经济秩序稳定,但谁又知道这个不惜一切代价究竟是多少代价?底线在哪里?

    童新华不由得把视线投向温航生同何辉。

    温航生点点头,“张晨先生可以全权代表华安。”

    何辉也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童新华:“这是杨总给您的。”

    童新华掏出信看了一眼,“兹授权张晨全权处理华安公司在香江金融风暴中的应对事宜。”

    落款,杨铸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