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26章 必败(第一更)

第726章 必败(第一更)

    11月17日,星期一,多云,宜出行、旅游、赴任、祭祀、沐浴,余事勿取。

    这似乎是个平平无奇的一天,数百万香江人如同往常一样的紧张忙碌,直到中午,才有短暂的晚餐时间可以休息。而每到这时,中环附近的茶餐厅便挤满了附近的白领上班族,他们可以花费二十至三十港币吃到一份不错的午餐,同时,也可以开展一些短暂的社交。

    “老板娘,你们这家店到底怎么回事?这菜心都烧过火了,搞什么搞?”一名梳着油头穿着宽大西装的白领青年不满的大声抱怨道。

    “要吃就吃,不吃赶快走,没看到还有那么多人等位?”餐厅的服务生已经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有时间搭理他。

    “哇,你们这样做生意的?迟早倒闭。”油头青年悻悻然的骂了几句。

    “好了好了,十二块一碗的云吞面,你还想和麦记比?Tony,早盘怎么样?我听说上个月你们公司亏了七十多万?”一名留着郭富城式中分头的白领青年劝道。

    油头青年Tony叹了口气:“世道不好啊,公司八个操盘手,都是三分之一仓位,居然还会赔掉。前两天发薪,只拿到一千的基本薪资,一分提成都没拿到。唉,别说我了,Lawrence,你们楼卖的怎么样?”

    香江操盘手的基本薪资非常低,甚至很多公司都没有任何基本薪资,反而要操盘手拿出三分之一的钱来给公司配资,Tony的公司能给他发基本薪资,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Lawrence掏出纸巾擦了擦眼镜,同样叹了口气:“一样,我已经整整一周没卖出去一套房子了,新界都已经六万一尺了,哪里那么容易卖?你们还好,是华仁旗下的公司,背靠大树好乘凉,像我们这种小公司,下个月的饭前都没有着落啊。”

    Tony心有戚戚焉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件事,抬头问道:“你说香江房价会不会跌啊?我半年前可是刚刚买了楼,万一跌了,身家性命都套进去了。”

    Lawrence嗤笑道:“跌?怎么可能跌?最多是不涨而已。”

    Tony拍拍胸脯,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旋即又愁眉苦脸道,“下个月的贷款马上就到期了,本来还指望着这个月的抽水能补贴一下,现在看来,又要全家凑钱了。”

    Lawrence好奇问道:“你们炒股票不是可以做空吗?现在世道不好,做空不就好了?”

    Tony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现在大盘变化这么激烈,哪里说得好究竟是涨还是跌?上个月股灾,我们公司很多人都提前判断到了,但还是亏了钱,谁能想到会有人突然盘中拉升呢?一下子就把很多做空的机构爆仓了。”

    Lawrence刚想说话,Tony腰间的BP机嘀嘀的响了起来,Tony拿起一看,“已经一点半了,肥仔罗催我赶快回去。”说着猛扒了几口云吞面。

    回到公司,Tony的经理肥仔罗已经拿着一根木棍站在公司门口,Tony暗叫倒霉,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知不知道已经上班了?”肥仔罗斜眼看着Tony,“手伸出来。”

    Tony赔笑道:“罗sir,不要吧?这里人这么多?留点面子啊。”

    肥仔罗哼了一声,“面子是自己挣得,也不看看你们上一周的业绩!少废话!伸手!”

    Tony不情不愿的伸出右手,肥仔罗拿着木棍狠狠地在Tony掌心中抽了三下,“迟到三分钟,抽三下,下次再迟到,扣你的薪水!”

    Tony呲牙咧嘴的连连点头,前台的可儿看到这一幕捂着嘴扑哧一笑,Tony色与魂授,刚想搭讪,却被肥仔罗狠狠瞪了一眼,赶紧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工位,心中暗暗咒骂,“好你个肥仔罗,你给我等着,莫欺少年穷,迟早有一天要让你跪在我面前舔我的皮鞋。对了,还有可儿,到时候……嘿嘿……”

    “喂,你刚刚是不是在心里骂我?让我莫欺少年穷,还想让我跪在你面前舔你的鞋?”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打断了Tony的YY,Tony抬头一看,肥仔罗正站在自己座位旁边盯着自己。

    刚刚不小心说出口了?没有啊。难道这死肥仔有读心术?Tony赔笑道:“怎么可能呢?罗sir,你这么英明神武,英俊潇傻,卓尔不群,我怎么会在心中骂你呢?”

    听到Tony的恭维,肥仔罗满意的点了点头,敲了敲Tony的工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想什么,你们心里这些小算盘,我都一清二楚!赶紧干活!”

    Tony缩了缩脖子,装模做样的开始看起盘来。

    下午的走势依旧波澜不惊,自从一个月前的股灾之后,整个大盘经过震荡调整,开始进入平稳期,每天都会阴跌几点,目前稳定在7800点左右。

    Tony不咸不淡的做了几笔交易,勉强赚够了手续费,眼看着就到了下午三点,股市即将收盘,Tony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是开完会下班后约可儿看电影好呢?还是去庙街?还是去看电影吧,花费不高,气氛又好……”Tony靠在椅背上,头枕双臂,出神的想着。

    突然,他好像看到大盘的数字猛地跳了一下,原本红色的数字好像更红了。

    Tony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刚刚还稳定在7808点的大盘,现在居然变成了7725点,短短五分钟之内,大盘跌掉了83点!

    扑你老母!

    Tony连忙打开自己操作的那几只股票,不由得头晕眼花,一片红!最少的都亏了5个点。

    肥仔罗的公鸭嗓响彻在办公室,所有人都在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其实每个人都有大概的猜测,这应该是国际炒家对香江的又一次进攻。

    类似这种场面,过去的半年中,已经出现了三次,只不过,都没有这一次这么猛烈罢了。

    包括Tony在内,所有人都一只手接着电话,另外一只手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操作,距离今天的收盘只有不到两分钟了,已经来不及做什么复杂的操作了,唯一的操作就是挂盘卖出。

    国际炒家已经对香江进攻了三次,每次都是持续一周到半个月左右,速战速决,相信这次也不例外,等到局势平稳,在趁低吸纳,未必不能补回损失。

    虽然也可以继续买入以拉平成本,但出于风险考虑,在这种时候,他们这种小基金公司基本不会这么做。

    “完了。”直到收盘,他们手中的货基本没出去多少,时间太少了,跌的也太猛了。

    “有人在伦敦外汇市场抛出三千六百张港币空单?”肥仔罗的声音惊恐之下,变得尖细无比,离他稍近一些的下意识把耳朵捂上。

    “好,我现在就开电视,哪个电视台?卫视中文台?好,好,好。”肥仔罗挂断电话,满头大汗的让可儿把电视打开,把频道切换到已经改名为凤凰卫视的卫视中文台。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在联系汇率制下,香江经济存在严重泡沫,港币已经被高估了很多。”一袭灰色西装的德鲁肯米勒面对英国BBC的记者侃侃而谈。

    “有消息说香江政府有可能会对汇率市场进行干预,财政司司长曾新泉和金管局局长任至纲都表态说香江外汇储备充足,足以应对任何挑战,斯坦利,对此你怎么看?”BBC的财经记者兴致盎然的问道。

    德鲁肯米勒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我不认为香江政府采用干预政策是明智的选择,这会影响香江身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声誉。我也承认,现在香江已经归属华夏管理,香江政府极有可能顶不住华夏方面的压力,采用积极干预政策应对此次危机。但是,”德鲁肯米勒眼神陡然变得尖锐起来。

    “香江必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