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25章 “收网”(第二更)

第725章 “收网”(第二更)

    听到德鲁肯米勒的叫喊,满头银发的索罗斯不为所动:“罗刹的经济没有那么危险,这些都是暂时的困境。如果我们选择这个时候撤出罗刹,会有很大损失。”

    德鲁肯米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事实已如此清晰,索罗斯居然还会相信丘拜斯给他描绘的虚假蓝图,罗刹人有什么魔法吗?

    “如果现在不撤出,以后会有更大损失!乔治,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不相信你会这么不明智!”德鲁肯米勒已经快要气疯了,自己在东南亚搞风搅雨,还冒着得罪华夏政府的风险做空香江,辛苦赚来的钱却转手就被索罗斯拿来填罗刹的黑洞。

    原本德鲁肯米勒预计自己负责的基金本年度应能获得百分之两百以上的投资回报,但由于索罗斯在罗刹的投资额过大,近来罗刹的赤字危机所造成的经济负面影响逐渐显现,索罗斯手中的罗刹国债价格一再贬值,综合下来,量子基金的投资回报居然只有百分之三十七。

    投资回报率直接影响到德鲁肯米勒的收入,更影响他身为顶级对冲基金经理的荣誉,种种抱怨也就不足为奇了。

    “苏联曾经是世界上唯一能和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德鲁肯米勒是索罗斯的左膀右臂,索罗斯至少也要向自己的心腹解释几句,“但现在这个超级大国的GDP,却只有美国的二十分之一和东瀛的十分之一,随着罗刹逐渐从苏联解体的困境中走出,这种情况必然会得到改变。我们现在投入罗刹的每一分钱,都会在未来获得数倍的回报。”

    德鲁肯米勒失望的摇摇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乔治,时间呢?我们是一家对冲基金,不是世界银行,我们对罗刹的落后没有责任,也没有五年或十年的时间去等待他们奇迹般的经济复苏,我们需要对投资人负责,而不是那些喝着伏特加的罗刹醉鬼!”

    索罗斯凝视着德鲁肯米勒,突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斯坦利,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到这一点么?不,我当然知道,短期内,甚至一两年之内,我们在罗刹的投资都看不到任何收益,甚至可能会亏损。但我要告诉你,这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投资,也会是我这一生中最成功的投资。”

    德鲁肯米勒楞了一下,他始终不明白索罗斯为什么对罗刹这么情有独钟,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内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索罗斯点上一支雪茄,看着面前这个得意弟子:“你很清楚,这么多年来,我在开放社会基金会上投入了很大精力,而罗刹是开放社会基金会最大的受捐助对象。”

    德鲁肯米勒皱了皱眉,他很清楚索罗斯的政治偏执,但要让量子基金的投资人为索罗斯自己的政治理想买单,他是完全不赞同的。

    索罗斯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你们都认为,我投资开放社会基金会,只是为了推行我的政治理念,对吧?”

    索罗斯笑了笑:“我来到美国已经整整四十年了,刚到美国的时候,我深深为这个开放而自由的国家感到着迷,而我也在这里获得了成功,这对于一个匈牙利出生的犹太人来说,在当时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由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会在美国获得成功,而不是匈牙利,不是英国?”

    索罗斯目光坚定:“开放,只有开放,才是资本成功的必要条件!”

    “资本的流动性决定了,只有一个开放的市场,才是最适合资本生存的市场。美国在当时恰恰提供了这种开放,所以,资本能够在美国获得成功。”

    “但资本的贪婪本性又决定了其对市场的扩张是无止境的,因此,资本需要不断开辟新的开放市场。东瀛、华夏、印度……这些新兴国家都是资本虎视眈眈的对象。然而,由于其国家存在稳定的政体,在开放方面,始终无法满足资本的需求。”

    索罗斯双眼闪过一道精光:“罗刹,罗刹是现在世界范围内,唯一有可能彻底开放的新兴市场。苏联的解体是一个偶然,继任者根本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因此,苏联解体后,罗刹的政治经济陷入了长久的混乱与低迷。在这种情况下,我在罗刹有了大笔的投入,虽然看上去风险很大,但你们都忽略了资本获得完全开放市场后的获益是多么巨大。”

    德鲁肯米勒额角渗出一层冷汗,索罗斯这段话的信息量相当大,虽然索罗斯没有完全说透,但他已经隐约明白索罗斯的目的。

    窃国。

    当然,索罗斯并不是想成为罗刹的统治者,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这么想。

    索罗斯想要做的,是罗刹的控制者。

    现在罗刹的财政赤字相当高,官方公布数据为3.2%,但德鲁肯米勒推辞,实际数字可能会比这个数字高百分之六十左右,达到百分之五的临界点。在这种情况下,索罗斯大量投资罗刹短期债券,能用很少的钱便成为罗刹最大的债权人。

    国民经济是具有相关性的,掌控了罗刹债务的西方对冲基金,相应也就渗透了罗刹经济的各行各业,变相控制了罗刹的国民经济,从而,对罗刹方方面面的政治政策产生影响,从实质上掌控了这个世界国土面积第一大的前超级大国。

    而索罗斯,作为这场经济战争的主帅和先锋,必然能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难怪索罗斯说这是他这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伟大的一次投资。

    德鲁肯米勒心思电转,已经把索罗斯没说出口的部分想的通透。

    这确实是一笔可以获得百倍甚至千倍回报的生意,面对这样的回报,冒再大的风险,也值了。

    更何况,就算索罗斯的计划没有成功,风险也并不是真的这么大。

    正如索罗斯所说的,罗刹经济正处于低谷,一两年之中,这些投资可能会亏损,但放到五年或十年的长度来看,一定能获得可观的收益。

    除非罗刹宣布债务违约。

    德鲁肯米勒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违约?怎么可能?新生的罗刹政府如果宣布违约,就意味着失信于整个资本社会,此后还有谁敢投资他们?

    “我明白了,乔治。”德鲁肯米勒叹了口气,明白索罗斯不可能撤出罗刹,只好打起精神,“既然这样,我们在香江的计划就要提前收网了,否则我们这一年的投资回报率会非常难看,没办法对投资人交代,对明年的融资也会产生不利影响。”

    索罗斯沉吟道:“香江的事情,我还是建议你要慎重行事,虽然前三次我们都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但说不好香江和华夏政府什么时候就会出手,到时候我们会面临很大压力。”

    听了索罗斯的话,德鲁肯米勒傲然一笑:“此前的三次交锋,我已经了解了他们的全部套路,华夏成立的那个华安基金实在不堪一击。而且,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们的具体交割时间。”

    索罗斯点了点头,拍拍德鲁肯米勒的肩膀:“我已经老了,未来还是你们的,你从没让我失望过,相信这次也不会。”

    德鲁肯米勒目光闪动:“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