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22章 入毂

    李佳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和李超人同名,一个是香江首富,而自己,却只能像过街老鼠一般生活在拥挤脏乱的重庆大厦之中。

    李佳城是一名不入流的私人侦探,长期混迹于九龙城。

    私人侦探这个职业远远不像动画和电影中演绎的那么浪漫惊险,李佳城所接到案子,大多都是老公查老婆出轨,或老婆查老公出轨。在此之前,他接到最大的一个案子,也就是帮邻居家的三姑婆找失踪两周的孙女了。

    结果还没等他找到,三姑婆的孙女自己就回来了,原来在外面交友不慎,怀了孕,去打胎了。

    但现在,李佳城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转运了,从七叔那里请来的财神爷看来起作用了。

    就在三天前,李佳城接到了一桩大生意,一桩价值三万港币的大生意。

    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大活——去内地的汉江市,查一个名叫陈金平的底细。

    “这也就是我,换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跟你说这么多。”从机场拉他的出租车司机口沫横飞的道,“你看汉江这马路,天天修,没一天不修的,今天修排水管,明天就修自来水管,刚填完,就又来一拨人给刨开。”

    李佳城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港普:“污水公司和自来水公司协商一下不就好了,可以一起施工的啦。”

    出租车司机嘿然道:“先生是香江人吧?这你就不懂了,一起施工?一起施工上面那群老爷还赚什么钱?这每刨开一次,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妈的,自从换了新市长,汉江就跟大工地一样。我告诉你,这些工程都被他儿子那个同学陈金平包走了。”

    “磊说什么?陈金平?”李佳城心里突突了一下,不敢相信有这种好运气,刚下飞机,叫了个taxi,还没等自己打听,就得到了目标人物的消息。

    会不会是重名啊?

    “对啊,我跟你说,这也就是我,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这陈金平才刚二十出头,就仗着有这层关系,四处拉工程,自己也不做,转手就包出去,那钱赚的,啧啧啧。”出租司机一脸羡慕。

    才刚二十出头?李佳城心中狂跳,不会这么巧吧?

    “先生从香江来这边是做生意还是寻亲啊?”出租车司机热情的问道。

    李佳城提防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出租司机不好意思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包车不包车,先生要是在本地没有亲戚朋友接送,没车既不方便,也不符合先生的身份不是?”

    李佳城恍然,原来如此,心中充满了优越感,大喇喇的道:“包车怎么收费?”

    出租司机笑逐颜开:“不贵,一天八百。”

    李佳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一天八百还不贵?在香江包车都没这么贵,这是拿自己当肥羊宰啊。

    “普雷老母,雷拿我当白痴啊。”李佳城张口就骂,“八百?雷怎么不去抢?”

    出租车司机悻悻然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别骂人啊。还香江人呢,这么点钱都嫌贵。要不然我给你便宜点。”

    李佳城恼火道:“一天一百,多了没有。”

    出租司机还想再争取一下:“两百,怎么也得两百。”

    李佳城哼了一声:“就一百,不要就算了。”

    司机坚持:“一百五?”

    这个价还可以,虽然李佳城知道,如果大陆人自己包车,肯定比这个价格还要便宜的多,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有个地头蛇带路也不错。

    “行吧。”李佳城又有点不放心,“我先包一天,车费事后给。我说不定还会多住几天,要是服务的好,我这几天都包你的车。”

    司机不同意:“那怎么行?你要是中途跑了,我找谁去?至少先付一半,晚上付另一半。”

    李佳城觉得还算合理,也就点头同意。

    “你还没说来干嘛呢?咱们一会儿从酒店出来去哪儿啊?”出租车司机问道。

    李佳城眼珠一转:“我是来寻亲的,在内地,想要找人,去哪里能查到?”

    出租司机一听就乐了:“这还不简单?找街道办啊,让他们查。正好你酒店附近就有一个,一会儿我带你去。”

    李佳城心里美滋滋,真是太顺了,“先不去酒店,去那个什么街道。”

    司机纠正道:“是街道办。”,一脚油门,红色的富康冒着一股浓烟扬长而去。

    “你在车里等我,我一会儿出来。我可记住你的车牌号,要是走了,我就投诉你。”李佳城警告了司机一句,转身进了挂着街道办牌子的一个二层小办公楼中。

    他没看到,在他转身后,司机脸上那诡异的笑容。

    “雷吼,先森,请问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信息。”李佳城的对办公室中唯一坐着的中年人道。

    中年男人眼皮一抬:“不行,你以为街道办你家开的啊?想查就查?”

    李佳城心中暗骂一句,操着不熟练的港普艰难道:“我是香江人,来寻亲的,麻烦帮帮忙。”说着,把写着陈金平基本资料的打印纸和照片递给中年人,里面还夹了一百块钱。

    中年人看到钱,一改刚刚爱答不理的态度:“原来是香江同胞啊,早说啊,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你等会啊。”拿着陈金明给的照片和资料就进了办公室的里间。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中年人一脸堆笑的拿着一个档案袋从里间走出来,态度更显热情:“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李佳城心里激动,从档案袋中抽出档案,看到上面的一寸照片,脱口道:“对,没错。”

    中年人一脸小心翼翼的笑容:“您是陈老板的亲戚?”

    李佳城随口胡说道:“巧合巧合,对了,我想把这个资料复印一份,给我家老人认一下,你们有复印机吗?”

    中年人一脸警觉:“那可不行,这是违规的。”说着从李嘉诚手中拿回档案,“你到底是干嘛的?”

    李佳城差点抽自己一个嘴巴,还是操之过急了,眼珠一转,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一百块钱:“帮帮忙,要不然,我拍张照片也可以。”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贪婪的看了一眼李佳城的钱包,李佳城心中暗叫倒霉,只好又从钱包中掏出两百:“帮帮忙。”

    中年人接过钱,遗憾的咂咂嘴,转身往里间走,档案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我什么都没看见。”

    李佳城心头狂喜,拿出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逃也似的离开了。

    “找到人了吗?咱们下面去哪儿?”出租司机目光一闪,赔笑问道。

    “找到了。”李佳城心中大爽,“帮我找个好点的酒店,最好能……你明白啦。”

    出租司机会心一笑:“没问题,您坐稳了。”

    车开出去不久,刚刚那栋办公楼中走出几个工人,把街道办的牌匾从门口取下,而那个中年人,在门口对一个戴着墨镜的大汉一脸赔笑:“王哥,刚刚演的还行吧?”

    王哥拍拍中年人的肩膀:“华夏欠你一个金鸡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