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16章 Jack

    大家都是成年人,前世张晨也不是什么童男子,虽然也谈过几段恋爱,但一直也没有特别固定的女朋友,酒吧夜场没少去,姑娘也没少泡,逢场作戏的事情在所难免。

    只是次ONS而已,其实没什么可放在心上的。

    但今生不同,说句直白点的,今生张晨想要什么女人,都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但越是这样,考虑到要了之后的代价,反而不能像前世一样肆意妄为。

    一方面,今生与自己有牵扯的女人已经实在太多,张晨实在不想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了。如果像酒井法子那样送上门来的权色交易也还罢了,大家各取所需,事后两不相欠,没有任何麻烦和负担。可陆心怡不是啊,这女人现在是老妈公司里面的管理层,也算是给自己打工的。兔子不吃窝边草是有道理的,张晨是真的不想做一只懒兔。

    另一方面,张晨也必须承认,陆心怡当初的背叛还是让他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些成见。

    但现在,自己却和这么麻烦的一个女人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想想就有些头疼。

    张晨倒是不怕这个女人缠上自己,而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负罪感这一关。

    张晨现在已经稍稍想起来一些,昨晚那个女人并没有主动勾引,而是自己迷迷糊糊的把对方当成了汤淼淼。对方确实没怎么反抗,半推半就,但归根究底,还是自己酒后误事。

    如果是对方故意勾引、用意不善,也就罢了,但现在是自己主动的,如果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未免也太孙子了。

    张晨虽不算什么好人,但至少也算心有善念,这种事情还真干不出来。

    上飞机后,飞了四个多小时,苏文锦有些疲倦,张晨便把休息室让给苏文锦,让老妈去里面睡个午觉。看到坐在单人位上对着舷窗外发呆的陆心怡,张晨犹豫了一下,坐到了对面。

    “昨晚……”

    “张总,昨晚你喝醉了,我去你房间收拾了一下,然后看没什么事情,就离开了。”

    张晨硬着头皮刚张开嘴,没想到陆心怡却突然接过张晨的话头,主动把事情撇清。

    张晨一时摸不清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真的想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还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张晨唔了一声,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氛不由得有些尴尬。

    陆心怡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张晨单手拄腮,视线在陆心怡身上转了一圈,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人的相貌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

    陆心怡表面镇定,却心乱如麻。

    她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愿意,昨天完全可以把张晨推开,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心里更清楚,就算自己和张晨有了这样的关系,自己也不应该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望。

    在昨晚,她就告诉自己,过去之后,就忘了这件事,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

    但真的忘得了吗?

    他会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想要攀龙附凤?还是会认为自己不知检点?毕竟自己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但是,或者,也许,有没有可能……哪怕只是万分之一……

    不,没可能的,这种念头最好想都不要想。

    没有期望,也就没有了失望。

    张晨心中叹了口气,从上衣口袋中抽出那支万特佳罗密欧,又掏出一个支票本,刷刷几笔,写了一张支票。

    “这是一张十万的工行现金支票。”张晨把支票推到陆心怡面前,“一周内随时都可以提取或转账。”

    陆心怡的脸一下子变得刷白。

    这是拿我当卖的吗?

    呵呵,自己卖的还真贵啊。十万块,这么多年,自己都没见家里存折上的余额超过一万,一晚的时间,十万块,值了。

    陆心怡心中一片悲凉,是屈辱?是失落?可能都有吧。

    张晨缓缓道:“陆小姐,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虽然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给你一个说法,希望你不要认为这是我对你人格的侮辱。”

    张晨顿了一顿,继续道:“昨晚的事情,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但不管有错误有多么美丽,归根究底,还是一个错误。”

    陆心怡突然抬起头,展颜一笑:“您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张支票我收下了。”

    陆心怡小心的把支票收进自己的手提包,强笑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张晨看到陆心怡收起了支票,不由得松了口气,这件事能这样解决再好不过了。

    他刚刚还有些怕对方突然说出句“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啊?”,要真是这样,他还真不可能不要脸的回一句“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飞机降落在滨城国际机场,已经是京都时间晚上十点,虽然陆心怡有些沉默,但沉浸在回家兴奋中的苏文锦并没有发现对方的异状,只是让吴天再派一辆车送陆心怡回家,便拉着张晨坐上吴天的车回家。

    张曦已经五个月大了,虽然还不会喊妈妈,但看到苏文锦回来也挥舞着小手咯咯咯笑个不停,苏文锦高兴得对着儿子的小脸一通亲。

    现在家里已经搬到了装修好的小洋楼,张晨和奶奶说了会儿话,就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连上调制解调器,开始处理这两天积攒下来的邮件。

    张晨每天能接到至少一两百封邮件,虽然大多都是抄送给他的,真正需要他处理批复的只有几十封,但他一样会一封不拉的全部看完。

    “咦?”张晨突然发现列表中有一封从外部信箱发来的邮件。

    “Jack Ma?”张晨神色古怪。

    “Zack,你好,我是马匀,京都一别,已一年有余,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想起当日君在Flowers酒吧中一席见解,可谓字字珠玑。”

    “余于去岁岁末受外经贸委邀请,赴京都协助创办华夏国际电子商务中心(EDI)。在此期间,闻君在海外屡创佳绩,身为华人却在美获此成功者,唯君一人而已。余耳闻之,心感之,盼能再次与君促膝长谈。”

    “近日里,余潜心于互联网业态研究,深感电子商务乃互联网创业之最佳着陆点,孰能抢占此高地,必能在未来互联网大潮中成就一番事业。如君对此感兴趣,余愿登门拜访,与君共谈。我的电话:010-XXXXXXXX,传呼:XXXXXXXX-XXXX。”

    马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