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15章 隔日

    陆心怡敲了敲苏文锦的房门,等了一会儿,没听到房间里有声音,犹豫了一下,转身来到一楼餐厅。

    “小陆,这边。”苏文锦对陆心怡招了招手。

    苏文锦拿了一杯牛奶和两片黑面包,“刚刚想找厨师要个煎蛋,语言又不通,现在不会英语,真是成新时代的文盲了。”苏文锦自嘲道。

    陆心怡笑了笑,找餐台的厨师点了两份煎蛋,又特别嘱咐了一下煎成双面的,全熟。

    两人来欧洲已经一周多了,这边酒店的早餐,不叮嘱厨师的话,煎蛋都是单面半生的,苏文锦第一次吃的时候就很不习惯,陆心怡记在心里,每次都要特意叮嘱一下厨师。

    “您起的真早,我刚刚去敲门,以为您还在睡呢。”陆心怡把煎蛋放在苏文锦面前。

    “谢谢了啊。”苏文锦接过陆心怡递来的煎蛋,“昨天真是辛苦你了,晚上休息的还好吧?”

    陆心怡动作一滞,强笑道:“挺好的。”

    苏文锦关心道:“看你好像有点黑眼圈,还以为没休息好,这几天你也够累了,回国后可以休息两天。”

    陆心怡低了低头:“没有,就是床太软了,不太适应,我能跟您一起出国,公司里同事们都很羡慕呢。”

    苏文锦微笑道:“我也想了,以后可以搞一个优秀员工出国旅游的奖励,每年都选几个表现优秀的员工,让他们也出来看一看,增长一下眼界。”

    陆心怡已经镇定了下来,笑道:“要是真的,那可太好了,我办签证和护照的时候刘艳就嫉妒的很,非讹我给她带礼物。”

    苏文锦会心一笑,刘艳的表现一直都不错,最近公司成立了培训部,已经提她做培训部经理,专门负责培训新员工。即使升了职,刘艳还是坚持每周至少去做两天服务员,说只有贴近顾客,才能真正知道顾客需要什么。

    “诶?张晨呢?怎么还没下来?这孩子,昨天还说今天必须要早点走,结果现在还没起。小陆,你先吃,我去他房间看看。”苏文锦看了看表,发现张晨还没下楼吃饭,不由得埋怨道。

    陆心怡心里突突了一下,忙道:“哦,昨天张总喝了不少酒,回到酒店还吐了,可能还没起吧。”

    苏文锦吓了一跳:“啊?还吐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不行,我得去看看。”

    陆心怡看苏文锦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站了起来。

    “妈,你们吃完了?”陆心怡一回头,看到张晨和托马斯正站在自己身后,娇躯一颤,下意识的就像躲开,手里的手包正好扫到桌上的一杯牛奶,咣当一声,牛奶洒了满桌。

    “对、对不起。”陆心怡慌乱的赶忙找东西收拾,服务生看到这边的状况,也拿了毛巾过来帮忙。

    “没事,小陆,你别忙了,让服务生收拾吧。”苏文锦安慰了一句陆心怡,扭头对张晨道:“你这孩子,昨天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托马斯去拿早餐,张晨让他帮自己也带一份,才找了把椅子坐下。

    张晨打了个哈欠,直到现在他也有些头疼:“没想丹麦的酒后劲儿还挺大,没感觉喝太多。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就出发去机场,行李收拾好了吗?”

    苏文锦毕竟心疼儿子,埋怨了两句也就罢了,“你先吃早餐,昨天喝这么多,又吐了,不吃早餐迟早得胃病。小陆,让服务员拿杯牛奶。”

    自从张晨出现,陆心怡心里就一直狂跳,低头不语,听到苏文锦吩咐自己,慌忙的答应了一句,自己起身去给张晨倒了一杯牛奶。

    “谢谢。”张晨从陆心怡手中接过牛奶,两人手指相碰,陆心怡身体微颤,张晨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陆心怡挽了挽头发,强笑道:“我再去拿点吃的。”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

    “小陆今天怎么这么奇怪?”苏文锦也发现陆心怡有点不太对劲,又看了看表,“几点的飞机?我先回去收拾行李。”

    张晨懒洋洋道:“妈,咱们是私人飞机,我定的是十点起飞,时间差不多就行,晚一会儿也没事。”

    苏文锦瞪了张晨一眼:“这是在国外,总不能让外国人笑话咱们华夏人没有时间观念吧。”

    张晨耸了耸肩,现在的华夏人就是这样,在国外一举一动都怕被老外看不起,尤其是不常出国的人更是如此。

    “陆心怡还没回来呢,要不要让她帮你一起收拾?服务生,帮我换一杯脱脂奶,谢谢。”张晨喝了一口奶,发现是全脂的,对服务生招呼了一下。

    苏文锦摇摇头:“在国外别的没学会,就学会穷讲究了,就一个行李箱,哪用得着别人帮忙?小陆也还没怎么吃呢,这些日子她可比我累多了,怎么也要人家吃完早餐。”

    苏文锦上楼收拾行李,托马斯也端着两盘满当当的餐食坐在张晨旁边。

    张晨接过一盘早餐,不由得摇了摇头,几乎都是新鲜的生蔬菜,说是沙拉,也没放沙拉酱,只是浇了一点不知道什么做的调味汁。

    沙拉里能见到的荤腥就是新鲜的三文鱼和切成瓣的煮鸡蛋。

    “昨天Boss你喝了不少啤酒,虽然后来吐了,但还是摄入了超过标准几倍的热量,如果不控制饮食,很快体脂率就会飙升。”托马斯解释了一句。

    张晨叹了口气,这也是他自找的,他让托马斯平时监视自己饮食、督促自己锻炼,总不好食言而肥。

    张晨一边吃一边问托马斯:“我昨天吐了?我看房间里挺干净的啊。”

    托马斯呵呵笑道:“回到房间就吐了,我没办法,只好找陆小姐帮忙过去收拾。”

    陆心怡?张晨手中的叉子停顿了一下,“你是说,昨晚陆心怡在我房间?”

    托马斯一边吃一边点头:“嗯,我们几个男人都不知道怎么办,还好有陆小姐,她来了后,我们才回房间。”

    张晨心里咯噔一下。

    揉捏、滑腻、呻吟、狂暴、抽泣……这隐隐约约的梦境,难道……

    张晨心事重重地吃完早餐,一直到离开餐厅,也没见到陆心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