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11章 情报

    决定说服霍多尔科夫斯基与自己合作这件事,张晨事前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虑。

    想要做空罗刹,光凭张晨自己是不可能的。

    罗刹和高丽不同,高丽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市场,经过几十年的资本主义熏陶,金融政策和法律法规与国际高度接轨,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金融市场。

    在高丽做空,无论你是高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符合游戏规则,没有太大意外的情况下,生意是能做下去的。

    但在罗刹,如果没有一个非常熟悉罗刹情况并且实力较强的合作伙伴,想要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

    后世东三省的投资环境饱受诟病,但比起罗刹来,呵呵,就像古天乐遇到包青天,黑的不是一个级别。

    现在的确有很多西方资本把钱投向罗刹,他们都是被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的巨大胜利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仅仅在七年前,罗刹还是一个威权国家。

    在具有威权传统的国家一旦突然失去威权的枷锁,进入彻底的自由化,最可怕的并不是政府,而是人民、是文化、是社会整体氛围。

    咳咳,就此打住。

    总之,经过缜密分析,张晨才决定与霍多尔科夫斯基做尝试性的接触。

    因为他是最合适的选择。

    首先,这个人选不能太强,但也不能太弱。合作伙伴太强容易沦为附庸,被对方吃掉所有利益,太弱又起不到多大作用。已经成为寡头教父的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就被首先排除。

    其次,要有一定的政治野心而且胆子大,维诺佐夫斯基和斯莫棱斯基这种彻头彻尾的金钱寄生虫也就被排除了。

    第三,心思一定要缜密,做事一定要低调,口风一定要严密。罗刹寡头现在的骄狂人所共知,芬兰奢侈品专卖店中,罗刹人的扫货劲头比后世的国内土豪不知强到那里去了。有的甚至养了规模庞大的私人武装,完全不受地方约束,行事肆无忌惮,与这种人合作,后患无穷。

    第四,与量子基金等美国资本不能有太深的牵扯。

    第五,最重要的,就是要从心底认同西方价值观,不被爱国感情所左右。通俗说,就是要俄奸。

    这五个条件摆在这里,能够符合的也就只剩下霍多尔科夫斯基了。

    张晨也考虑过后世的切尔西老板阿布拉莫维奇,但调查后,张晨发现阿布拉莫维奇就是叶利钦家族的白手套,和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季扬娜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且,阿布同索罗斯还有生意上的往来,交往密切,当然不能选择。

    霍多尔科夫斯基就不同了,霍多尔科夫斯基主要与德国和英国资本方业务往来比较多,被别列佐夫斯基排挤出核心圈,与索罗斯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麦利威瑟都没有什么交往。

    张晨与霍多尔科夫斯基通过隐秘渠道交流了几次后,更加验证了自己的判断,霍多尔科夫斯基现在应该是在找一个资金出口,对张晨的出现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

    两人一拍即合,才有了这次见面。

    张晨所开出的这两个方案,都是行业通行的方案,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第一个方案对于霍多尔科夫斯基来说没什么风险,纯粹就是借一笔钱出去,随后按照LIBOR(伦敦同业拆借利率)上浮百分之三十收费就好了。

    但这基本没有什么收益,而至于第二个方案,则和一般的对冲基金吸纳外部投资的条件没有什么差别,最多只是收费低了点而已。

    霍多尔科夫斯基面带讥嘲:“Zack,你的这两个条件让我无法感觉到你合作的诚意。你的这个计划必须要我在罗刹国内配合才能做到,应该说,我所承担的工作和风险远大于你,但你却拿走了几乎全部好处,你觉得我会接受吗?”

    张晨面不改色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霍多尔科夫斯基伸出三个手指:“第一,我自己的资金,我具有绝对支配权,这笔钱会在我指定的账户群上,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动其中一分钱。第二,我可以拿出十五亿美元,结算后收益按照出资比例分账,这笔钱不需要你来管理,也就没有什么管理费。第三,你必须把香江行动的全套方案拿给我,以便于我们双方做好配合。”

    张晨断然拒绝道:“所有资金必须由我统一调配,你可以派出信得过的人进行监察,但不能干扰操盘团队的操作。这是一场战争,战局千变万化。我们的对手是德鲁肯米勒,如果没有统一调配,必然指挥不灵,顾此失彼,被敌人各个击破。我也不可能把全盘计划都交给你,决战之前,除了操盘团队没有人能知道具体方案,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一旦让对手知道我们的交割日期,我们就是待宰羔羊。我最多只能把管理费再让三个点,百分之十七,剩余利润按出资比例分配。”

    多头空头之间,交割日期是最大的商业机密,一旦让对手知道自己的交割日期,就能用有限的资金做出最有效的狙击。

    霍多尔科夫斯基摇着头,语气充满了遗憾:“很抱歉,我亲爱的朋友。你给出条件伤害了我们珍贵的友情,原本我们可以成为最好的伙伴和家人。但现在……雪天路滑,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随着现场火药味逐渐浓重,托马斯早已提起了十二分警惕,一听这句话,不由得向腰后摸去,但随即,霍多尔科夫斯基身后两名保镖已经举起两把格洛克对准二人。

    张晨微微一笑,把托马斯拦了下来:“放轻松,托马斯,霍多尔科夫斯基先生是一位绅士,不会做伤害合作伙伴的事情。”

    霍多尔科夫斯基对张晨的镇定倒是有些佩服,难怪这种年纪就能成为世界级富豪,光是这份胆识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霍多尔科夫斯基摆了摆手:“你说对了一半,我确实没有必要伤害你们,但我们也不是合作伙伴。”

    张晨气定神闲道:“很快就是了。”

    霍多尔科夫斯基扬眉道:“你同意做出让步?”

    张晨微微一笑:“我们的合作,就是我最大的让步。这件事做不成,我最多只是失去一个赚钱的机会。而你,损失的是更加远大的前程和实现理想的可能。”

    霍多尔科夫斯基脸色阴沉下来,对两个保镖挥了挥手,又向托马斯指了一下:“你们都出去,还有你,也出去。”

    托马斯看看张晨,张晨微微点头,托马斯深吸一口气,跟着两名罗刹壮汉走出屋外。

    “叶利钦在去年十一月的心脏病手术并未完全成功,他已经在暗中部署接班人的问题。”

    张晨平静的声音不亚于一声响雷,霍多尔科夫斯基身躯巨颤。

    “真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不由得站了起来,双手扶案,“消息可靠吗?”

    张晨微笑道:“这个消息应该值十五亿美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