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10章 借兵(只求推荐票)

第710章 借兵(只求推荐票)

    张晨从未觉得劝说霍多尔科夫斯基同自己一起做空罗刹有多么难,虽然重生前他并不真正了解这些罗刹寡头,但新闻和网上的八卦总是看过一些的。

    张晨到现在还记得,CCTV播放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入狱的消息时,自己当时的女朋友还满眼桃心的夸霍多尔科夫斯基好帅。

    现在看到真人,妈蛋,比电视上更帅。

    就不知道他进号子里的时候有没有因为这张帅脸捡肥皂?

    张晨脑中充满了恶意……

    霍多尔科夫斯基突然打了个冷战,不由得疑惑的看看四周,桑拿房里还是接近五十度的高温,怎么会感觉这么冷?

    “汗出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我们去补充点能量,安的手艺很棒,没有什么比干蒸后吃上一片热腾腾的苹果派更棒的事情了。”霍多尔科夫斯基站起身,对张晨道。

    “最好还有一杯伏特加。”张晨给霍多尔科夫斯基补充道。

    霍多尔科夫斯基哈哈大笑:“对,最好还有一杯伏特加。”

    两人分头冲了个凉,等张晨穿好衣服回到木屋中,霍多尔科夫斯基已经据案大嚼了。

    “要不要来点鱼子酱?”霍多尔科夫斯基一只手端着一杯伏特加,一只手拿着贝匙,面前的餐碟中盛放着一小堆鱼子酱。

    “非常不错。”张晨剜了一小勺鱼子酱,放入口中,舌抵上膛,滑腻的鱼籽在口中爆开,一股咸腥顺着口腔直通鼻孔,两三秒后,才感受到一股鲜甜在味蕾上绽放出来。

    “可惜现在里海的野生白鲟已经快灭绝了,只怕以后很难吃到这么好的鱼子酱了。我记得小时候,虽然很穷苦,但吃到的鱼子酱不比现在八百美元一公斤的鱼子酱口味差。有时候,难免会想,财富对于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霍多尔科夫斯基感叹道。

    张晨喝了口红菜汤,“世上确实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比如恐龙,但没人因为买不到恐龙而丧失赚钱的兴趣。”

    霍多尔科夫斯基一愣,随后笑道:“好吧,你说的对,我想知道,你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注意,我说的是如何做。”

    张晨吃了两片苹果派,才意犹未尽道:“分两步走,第一步,你刚刚已经说了,可以提前把梅纳捷普银行空心化,现在仍然可以这么做,你至少能从梅纳捷普套出十亿美元。这笔钱不需要存在瑞士银行,我们可以用它来做一些更赚钱的生意。”

    霍多尔科夫斯基目光闪动:“比如呢?”

    张晨若无其事道:“比如投到香江,狙击量子基金。”

    霍多尔科夫斯基哈哈大笑:“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谁都知道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在围攻香江,你是为了给香江解围?我猜测一下,你背后代表了华夏的官方势力?”

    张晨放下刀叉,平静的看着霍多尔科夫斯基:“不管你信不信,我只代表我自己。之所以提议在香江狙击量子基金,是因为不管有没有你我,此役量子基金必败!德鲁肯米勒必败!这种搭顺风车赚钱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而且,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要打败敌人,就要断其粮道。你我都知道,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之所以能够维持这么高的杠杆率,是因为以索罗斯为首的西方资本给他们的支持。而索罗斯能够维持在罗刹的大笔投资,就是因为德鲁肯米勒从东南亚源源不断的给他们输血。只要切断这条输血通道,他们就再难拿出钱来支持丘拜斯和别列佐夫斯基。而那时,我们已经手握大笔罗刹债务空单,两面夹击下,丘拜斯旗下的寡头们必定损失惨重,而我们,却可以得到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我把这个战术称为双头蛇。”张晨冷静道。

    霍多尔科夫斯基冷静的分析着张晨的计划,从理论上说,如果能在香江击败德鲁肯米勒,让国际炒家亏本撤场,为了资金安全,他们也必然会从罗刹撤资。而失去了西方资本支持的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等其他寡头,必然难以维持这么高的杠杆率,资金链必然断裂。到时候,他们也就和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差别了。

    但真的会有这么顺利吗?

    霍多尔科夫斯基眯起眼睛:“上一周德鲁肯米勒在接受BBC的采访中,首次承认是量子基金在做空香江,而且放话说香江必败。德鲁肯米勒曾经成功做空过英国和墨西哥,这次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也是他一手操盘。此人一向低调,如果他没有绝对的把握,又怎么会说这种话?”

    张晨哂笑一声,:“很简单,他错了。”

    霍多尔科夫斯基有些惊疑不定,张晨的态度如此气定神闲,不像是虚张声势,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影响了他的判断?

    “难道华夏政府会亲自下场?”霍多尔科夫斯基目光闪动,试探道。

    张晨微微一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我只能跟你说,香江在7月1日已经回归华夏,香江的事情,就是华夏人自己的事情。”

    霍多尔科夫斯基面色微变,如果华夏政府真的亲自下场,那结果当然会不一样。

    说穿了,汇率战,打的就是国家实力,如果实力强,即使汇率严重不合理,汇率倒挂,一样能打赢。如果实力弱,就不是输赢的问题了,而是任人宰割。

    华夏大陆如果不顾一切支持香江,两地外汇储备加在一起,即使国际游资的力量再强一倍,也落不得什么好处。

    霍多尔科夫斯基考虑良久,举起酒杯:“你想要怎么合作?”

    张晨毫不犹豫道:“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你拿出十亿美元,交给我来操作,我们做一个三个月的过桥,我可以按照标准利率的130%给你结算。”

    霍多尔科夫斯基笑了笑,“第二个呢?”

    “第二个方案,你把十亿美元投给我在开曼的离岸基金,我收取利润百分之二十的分成和管理费后,利润按比例分成,如出现亏损,亏损额超过百分之二十,超出部分由我来担负。”张晨平静的注视着霍多尔科夫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