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704章 阳谋(第二更)

第704章 阳谋(第二更)

    “因为我?”张晨摇摇头,微笑道,“科赫先生,我还没有自大到这种程度。”

    大卫科赫咳嗽了两声:“不好意思,你知道,我和查尔斯都是前列腺癌患者,最近正在做补充化疗,有些不太舒服。”

    科赫家族有前列腺癌的遗传病史,四兄弟中有三个都是前列腺癌患者。他们也为癌症协会和前列腺癌治疗研究机构捐赠了数亿美元,虽然也是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但在客观上也促进了癌症治疗研究的进步。

    张晨礼貌道:“没关系,如果您的身体不舒服,我们可以改天再谈。”

    大卫科赫摆摆手:“只是一些不良药物反应,没什么大不了。”

    紧接着,大卫科赫喘了两口气,笑了笑:“你面临过死亡吗?”

    张晨刚想摇头,却突然想到自己的重生是不是也意味着前世的死亡呢?想到这里,不由得一愣。

    难道科赫兄弟发现自己是重生者了?

    “我面临过,两次,我知道自己患上前列腺癌的时候,是第二次。”大卫科赫自顾自的说道。

    张晨唔了一声,不明白大卫科赫怎么突然开始和自己聊人生,难道是想把遗产留给自己?

    “而第一次,那在1991年。”大卫科赫回忆道,“当时我乘坐一架波音737飞机从俄亥俄飞去旧金山,中途停靠洛杉矶。当在洛杉矶降落时,我偶然向窗外看了一眼,却发现跑道上竟然还有一架小飞机,而我们的飞机正在朝这架飞机撞过去。”

    说到这里,大卫科赫拿着雪茄的手指有些发抖,这段回忆显然是他人生中最恐惧的回忆之一。

    “虽然驾驶员全力减速,但两架飞机还是撞在了一起。爆炸声差一点把我们的耳鼓震破,火光和浓烟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客舱。”

    “好在飞机还是停了下来,我们所有人都朝安全出口挤过去,却发现六个安全出口只有一个可以打开,机舱里更加混乱。而我,由于距离安全出口比较远,还没挤到安全出口,就陷入了窒息。”

    “在当时,我以为我死定了。我向上帝祷告,希望他宽恕我的罪,但我的意识却逐渐模糊,好像进入了一个无边的深渊,丧失了一切感知力,甚至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大卫科赫深深的吸了两口雪茄。

    “感谢上帝,祂应该听到了我的祷告。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在医院中了。”大卫科赫表情中有几分庆幸,也有几分骄傲,“既然神让我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就说明我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

    张晨心里一阵腻歪,他非常讨厌这种自命不凡的使命论。在张晨看来,所谓使命感从来没有真正改变过这个世界和人类,只是给这个世界增添了更多不安定因素。

    而且这个大卫科赫有些神神叨叨的,难怪美国媒体可劲儿黑这对兄弟呢。

    “真是传奇的经历。”张晨敷衍道,“但从信仰上来说,我算是个并不坚定的无神论者,虽然很庆幸您能够获救,但我觉得您更应该感谢那些把您从火场中救出来的消防员们。”

    大卫科赫不以为忤:“也许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会有不一样的认知。但无论如何,从那天起,我就在思考,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

    “我和查尔斯都是约翰伯奇会的成员,也是共济会的成员。”说到这里,大卫科赫看到张晨神色有异,不由得笑了笑,“不要被那些夸大其词的阴谋论骗了,一个组织是否强大,比起组织成员的个体能力,组织的控制力和成员间的紧密程度更加重要。共济会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地,有不同的信仰也代表了不同的利益。各地共济会的联系也称不上紧密,一般会员资格甚至都难以验证。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是一个对成员没有约束力的松散型组织。而一个对成员没有绝对约束力的组织,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精英都是它的成员,这个组织也不可能真的控制世界。相反,一个控制力强、组织成员联系密切的组织,才真正具有统治力。你身为华夏人,应当对这一点非常了解。”

    张晨也不由得失笑,确实,共济会这种地下组织能够存在数百年,也只能是这种松散型的结构。

    大卫科赫话锋一转,“但是,共济会和约翰伯奇会的某些共同理想,我还是非常认同的。我和查尔斯一直都是奥地利学派的坚定支持者,就这一点,我们从来没有任何隐瞒。经过这两次死亡的危机,我更加相信,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和意义,就是最大程度的维持自由权利。而政府,就是自由权利最大的敌人。”

    “我和查尔斯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做了种种尝试,包括资助各种社会研究机构,但坦白说,效果并不好。”

    张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皱眉道:“科赫先生,我对政治没有什么兴趣,更没有什么改变世界的使命感。而且这个话题似乎和Matrix的融资没有什么关系。”

    大卫科赫呵呵一笑:“当然有,就像我刚刚说的,我们投资Matrix,是因为你。”说罢,大卫科赫拿起桌上的电视遥控器,按了一下。

    张晨一下子便认了出来,电视上播放的,正是自己一年多以前在斯坦福的演讲。

    “我和查尔斯开始关注你,就是从你的这段演讲开始。”大卫科赫缓缓开口道,“你在演讲中,提到互联网将拉近世界的距离,减少隔阂和阶级差异。这虽然是理想化的一种推测,但却给了我和查尔斯另外一种灵感。”

    “每一个用户,都是一个点,而正是这些点,构成了互联网,在这个角度上说,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中心,它自成体系。同时,互联网本身,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所有用户都在自发管理。现在大网站虽然有自己的服务器系统,但也许有一天,随着计算机性能的不断提升,每一个用户的电脑都能成为互联网的中心。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正是我和查尔斯所期待的自由社会!”

    张晨听得目瞪口呆,这特么都是什么玩意儿?科赫兄弟也太牛逼了吧?现在互联网才刚刚兴起,他们就已经考虑去中心化了?还好他们不是做IT出身的,否则这时候比特币都搞出来了吧?

    “我和查尔斯投资Matrix,一方面是因为收到你演讲的启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经过专业机构分析,Matrix是现在最有潜力的PC供应商。我们给Matrix投资,可以大大加快Matrix的发展速度,让Matrix研发出更快更好的个人计算机。”大卫科赫一脸的使命召唤。

    “这不是什么阴谋,而是阳谋。一个实现我和查尔斯理想的阳谋。”